民间音乐

  3划:
  三通鼓

  4划:
  什音
(拾音,十音。沿革。乐器。演奏特点。曲牌、曲目。)
  
7划:

  佛教音乐

  8划:
  闹厅
[源流。传承。演奏形式。三大乐段(开头。中间。收尾。)。表现的内容。]
  11划:
  笼吹[鼓吹,大鼓吹,闹厅”。析名。概说。源流(五代·三王入闽说。明·万历洪氏说。明·万历黄氏说。)。演奏特点(乐谱。乐器。曲牌。演奏。)]

  12划:道教音乐

三划

三通鼓

  流行于德化县杨梅乡的民间文艺习俗,用于游行表演。

  它通常以大鼓、钟、锣、大钹、小钹、唢呐合奏,置大鼓于架上,两人抬杠,鼓架上又置魁星一尊,大镜一面,剑一把,架的四周饰鲜花。

  游行表演时,以蓝白色彩旗一面作前导,旗竿尖端系两条绶带,由两人反穿衣服,头戴凉笠,手执绶带,分列鼓架两边,随鼓乐声三进三退,反复进行,配以唢呐,鼓点由慢到紧,如此反复三次叫“三起擂”

四划

什音

  泉州什音,又作“拾音”、“十音”。在台湾,则称之为“闽南什音”“福佬什音”

  “什”、“拾”、“十”同音同义,因其乐曲主要使用北嗳、京弦、四胡、双清等10种乐器所奏,故名。或曰,“拾”“拾取”之义,什音所使用的乐器及所用的曲牌、曲调均拾自南音、戏曲及大量外地音乐,故名“拾音”,而“拾”又与“什”、“十”谐音讹用。

  “什音”是泉州民间音乐活动的主要形式之一,流行于鲤城、晋江、南安、石狮,是清一色男性乐队的吹打乐。“泉州什音(石狮市)”2005年10月列为第一批福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

  沿革

  泉州“什音”是单纯的器乐曲,是南管、北管、弦乐、打击乐等多种乐器组成的合奏,起源于笼吹(鼓吹)音乐的“十音吹”,并在流传中吸取外来诸多曲调,逐渐成为独立的地方乐种。(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文艺·南音、北管》、《泉州文艺·民间音乐·鼓吹》)

  泉州什音属于清朝遗留乐种。·乾隆《泉州府志》曰:“乐之部有马上吹、有步吹、有五音锣鼓、陈鼓乐、仪仗……”后来发展成“泉州十音”

  至于“什音”何时成为独立的乐种,已不可考。目前仅知:

  石狮宝盖镇塘边村人蔡世斗蔡种排父子两人,早年先后到温州谋生,因对音乐的兴趣,加入当地什音组织;清·咸丰二年(1852年)回乡后,组织起本村第一支什音队,并经常到周边地区参加一些民俗活动,促使各地什音队伍快速兴起。现仅石狮市曲艺社就有70多名成员。

  清末,晋江县浦西乡人(今丰泽区灯星社区)庄守仁,传授什音演奏技艺给儿子庄泗海,并常与几个爱好者吹、拉、弹、打聚在一起玩乐。因什音曲牌音乐优美,很快被人们所接受和喜爱,并常被邀请参加一些民俗活动。庄守仁卒后,庄泗海潜心研究什音演奏技艺,收集什音曲谱,把泉州什音传承下来。1976年,庄泗海还在村里执教灯星“什音”班。

  因“什音”短小精悍,易学,易唱,易记,故深受民间乐队的喜爱。泉州城乡各地均有“什音”社团组织,大多用于自娱或参与迎神赛会、婚丧喜庆等演出。

  在闽南戏曲打城戏、歌仔戏、高甲戏等剧种中,什音的演奏元素也被吸收。什音的曲牌会变成这些戏曲中的吹打乐,以增加热闹气氛。(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文艺·打城戏、高甲戏》)

  由于“什音”曲牌吸收多乐种音乐,乐曲结构大多呈方块,适合舞蹈动作,故泉州民间舞蹈亦大多采用“ 什音”配乐。

  乐器

  “什音”使用的乐器,最多时达30多种,有吹奏类、打击类、弹拉类。

  丰泽灯星“什音”的乐器,吹奏类主要是北嗳(小唢呐)、笛子,打击类主要是鼓、锣、钹、小叫,弹拉类则是板胡、什碎胡、二胡、大广胡、二弦、大广弦、月琴、梅花琴、北琴、京弦、北三弦等。

  石狮市“什音”的乐器主要有“双萧一嗳”(洞箫、品萧、小唢呐)、“三倒”(三弦、北月琴、双清)“三竖”(二胡、京弦、瓢弦),以及四胡、椰胡、京胡、北瑟、大广弦、壳仔弦,打击乐以 “五音”为主,加上南音“下四管”的硬鼓(北鼓)、响盏、小叫等小打击乐器。

  演奏特点

  “什音”是器乐,没有唱,只有乐器演奏;既可边走边奏,也可在人家、寺庙、舞台、广场坐着定位演奏。

  “什音”采用“工尺谱”,用品管(bE宫)演奏,北嗳(嗳仔,小唢呐)为主奏乐器。

  定弦以北嗳为准,共有7管,但多数时只用4管,即5-2、6-3、1-5、2-6,一般用G调。演奏时,以鼓指挥,先打击乐五音闹台,然后北嗳(小唢呐)引头,箫(笛子)、喉管(鸭母哒)衬托,随后三弦、月琴、双清等弹拨乐,及瓢弦、壳仔弦、京胡、板胡、二胡及四胡等弦乐,配合主旋律加花演奏,形成“支声复调”,加上打击乐的渲染,独具一格。

  “什音”曲调通俗明快,节奏轻捷热烈、流畅舒展,音响高亢奔放,虽不繁杂华丽,却有单纯、简约、质朴之美。同一个曲牌,还可通过速度、强弱的变化,表达不同的情感和效果。

  曲牌、曲目

  “什音”曲牌、曲目种类繁多,内容丰富,涉及四季景色、花鸟动物、人物和社会生活的描写与情感表现等方方面面,据不完全统计,就有500多种。代表性曲牌、曲目,有《跳龙门》、《贵子图》、《富贵图》、《上下楼》、《十八板》、《傀儡点》、《梳妆串》、《排梓》、《算命》、《山顶鱼》、《水底鸟》、《北元宵》、《割仙草》、《兰花串》、《卖花串》、《梅花串》、《一枝花》、《雪梅》、《水仙花》、《棉答絮》、《上小楼》、《八仙过海》等。

  “什音”演奏南音“指尾”也颇为常见。泉州城内南音各馆阁之间为便于“拜馆”交流,约定俗成,自然而然的形成以《对菱花》第三节《鱼沉》、《自来生长》第三节《纱窗外》、《一纸相思》第三节《出庭前》、《金井梧桐》第二节《绣成孤鸾》为“指尾”的交流曲目。南音界有谚云:“鱼沉、西窗、出庭、绣成,走遍泉州城。”这4则 “指尾” ,也成了 “ 什 音” 演奏的常规曲目。

  此外,“什音”演奏非“指尾”的南音乐曲,如《走到凉亭》、《汝因势》等,也不为少见。

  以上南音“指套”,虽被“什音”鼓吹乐原曲照搬,但却改用品管演奏并经常出现加花现象,以提高其音高,增加其音量并丰富其色彩,适应旷野演奏之需。

七划

佛教音乐

  佛教于西晋·太康年间传入泉州,隋、唐、五代泉州佛教兴盛,至宋、元间,泉州海外交通遍及世界,中外佛教徒往来日渐频繁,所带来的梵呗逐渐本地化,衍化为以闽南语咏唱的泉州特有的佛教音乐,并传诵至今。

  泉州佛教梵呗分赞曲、套曲、支曲三类。赞曲多数为香赞,或为香、花、灯、涂、果、茶、食、宝、珠、衣等十供养赞,以及佛、法、僧三宝等赞。套曲多用于大型法会,如《瑜伽焰口》,由84曲联成套,用于佛生日,超度等。《水陆法会》则分8部分,每部分甚至多至由34曲组成,用于超度水中、陆上亡灵。支曲则由部分特定的命名曲组成。

  泉州梵呗在吟咏过程中,均配以法器演奏。法器有引磐、鼓、木鱼、大小钹、大磐、大钟等。

八划

闹厅

  闹厅,热闹厅堂之意,是具有地方特色的民间音乐,在永春全县广为流传,特别是在文化较为发达的平原乡镇更为盛行,如桃城、五里街、蓬壶、达埔、石鼓、东平、岵山、湖洋等。

  源流

  永春是“闹厅”的发祥地,其渊源虽至今尚无明确专著和论定,但经查阅清•乾隆《永春州志》、民国《永春县志》、民间古抄本《盛世元音》等资料,以及广泛深入的社会调查,可初步认为:“闹厅”的前身是呐钹鼓吹,后与南管(南音)结合,形成吹、奏交替的民间音乐。

  唐、宋以来,永春宗教发达,庙宇祠堂兴建甚多,每逢庆祀,皆有音乐助乐。

  清初,泉州南音已相当成熟鼎盛。清·林霁秋《泉南指谱重编》载,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康熙帝六十寿典,时任朝廷大学士的泉州安溪湖头人李光地征求故里知音妙手,得晋江吴志陈宁,南安傅廷,惠安洪松,安溪李仪五人进京,合奏于御苑。帝大悦,赐以纶音曰“御前清曲,五少芳贤”。但另据林炳清《盛世元音•郎君序》(1929年手抄本)述,“五少”进京是在康熙五十年(1711年),他们是晋江李义伯王商光叶时谒,同安陈云行,永春黄回应,封“五贤人”。不管如何,当时永春的南音已有相当发展,则是肯定的。(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李光地》、《泉州音乐•南音•清:弦管春深•御前清曲》)

  有清一代,每年农历八月十五是永春的“郎君会”,南音乐师、乐手常与民间(主要是宗教界)乐师、鼓乐手会萃于乐馆或祖宇,各自演奏南音“八音”和鼓乐“闹厅”,以艺会友,互搓技艺。

  到清末、民国年间,便将鼓乐“闹厅”与南音“八音”的精华结合起来,组编新的“闹厅”,延续至今。

  传承

  1960年,永春创作“闹厅”曲艺节目《井边会》,参加晋江地区(现泉州市)首届音乐会荣获演出奖。

  1986年、1988年在泉州举行的南音大会唱,和1987年厦门举行的南音大会唱中,永春代表队“闹厅”参加演出,被定为会唱的开头或结尾的节目。2005年6月,在泉州市举行的民间音乐邀请赛中,永春县南音社荣获一等奖。

  现代永春县从事“闹厅”演出的艺人大体分为3种,一种是道场的“师公和尚”,一种是南音社成员,第三种是城乡南音艺人,这些人遍布全县各个角落。据调查,“闹厅”在永春县全县22个乡镇 236个村(社区)普遍流传,熟悉或能够参加演奏的艺人约 500人,年龄大部分均在40岁以上,40岁以下的较少。由于从业时间长,技艺精通,曲调熟记,除非参加大场合的演奏需要事先排练外,平时只要人员到齐,一拍即合,演奏自如。

  “闹厅”的传承,绝大多数属于师徒教传,少数家族传承,南音世家、道士世家都会代代传接;近几年永春县南音社也举办了多期青少年青少年南音培训班,培训了100多名学员。

  随着社会文化交流和人口、民间艺人流动,闽南各地和有南音的地方都有所流传,常见于普度或做法事时。“闹厅”也传播至东南亚一些国家和地区,在道场上使用“闹厅”音乐。1983年,菲律宾南音社团“郎君社”莅临永春互磋南音技艺,曾在人民会场与永春弦友同台演出“闹厅”音乐。

  演奏形式

  “闹厅”从头到尾没有演唱,是以打击乐、吹奏乐、管弦乐相互交替进行的合奏音乐。打击乐器的主奏乐器是南鼓、锣、钹子,伴奏乐器有小锣、铜钟、响盏、木鱼、碰铃;吹奏乐的主奏乐器是嗳子、洞箫、笛子;管弦乐的主奏乐器是南琶、二弦,伴奏乐器是三弦、二胡、大胡、板胡等,还可加入北琶。乐队的排列方式为“八”字形,俗称“喇叭口”

  “闹厅”乐队没有固定编制,乐手人数无硬性规定,一般在15人左右,但不能少于10人。如演奏人员多时,随时可增加乐器;如人员不足,往往1人要轮换使用2种器乐,如吹大簧就要兼吹嗳子,掌“大蒂”的要兼掌“大钗”;但大簧不能少于2支,有数人吹最好,声音更为宏亮。

  “闹厅”所演奏的音乐,都离不开南音的曲牌,如《三千两金》、《四时景》、《马上官人》等。吹奏中,大簧通常吹奏《百家春》、《太子游》、《状元游》、《北朝天子》、《雷贞台》等奔放愉快的“大吹谱”;嗳子在承上启下引奏通常用《龙溪歌》(又名《王公头》)等曲牌。管弦乐主要是演奏南音中流行的《鱼沉》、《出庭》、《西窗》、《绣成》等别号“四大碟”(四指谱)的抒情指谱,也有从48套指谱中选择两三段曲牌演奏。此外,现代还吸取了陕北民歌《翻身道情》、《丰收锣鼓》等热情奔放鼓乐,融进《闹厅》音乐之中,使之更富有现代气息。

  音乐形态。由于弦乐定调以嗳子五空“品管”、“小工”(即 E“ 2 6 ”)为准,所以“闹厅”从头到尾通常都采用 E调式。节奏由慢到快,由快到慢,然后再由慢到快。通常用“漫头”、“叠拍”、“慢三寮”、“紧三寮”,节奏快慢根据选择的指谱和曲牌而定。

  “闹厅”是视听音乐,全程没有语言交流,使用的打击乐器和管弦乐器达20多种,其节奏的快慢、音量的大小,都看司鼓的指挥。鼓师所用之鼓是南鼓,高60厘米,直径50 厘米,搭有鼓架。在“闹厅”音乐的开头乐段,鼓点密密麻麻,声势浩大,气氛热烈;中间乐段,司鼓师用左脚盘在鼓面上,根据音乐旋律来回转动,发出的鼓声与管弦乐的节奏和谐融合,简直就象定音鼓,鼓声和风细雨,时而掩旗息鼓,时而欢雀跳跃,最后又逐渐恢复慷慨激昂的气氛。

  另外,它开头的打击吹奏、中间的弹奏、以至后面的合奏,都事先规定曲牌和指谱,同时各环节的衔接均有嗳子的引领。

  三大乐段

  “闹厅”音乐结构相当严谨,由三大乐段组成,俗称“龙头凤尾麒麟身”:开头是宏亮激昂的吹打乐,中间是宛转悠扬的管弦乐,结尾是各种乐器齐鸣的合奏乐,首尾呼应。三大乐段中均有独奏和合奏的过程(第二乐段一般为合奏),各乐段衔接前均由嗳子独奏引接,各个转折部分使用打击乐按不同“锣鼓经”连缀。

  开头

  即“狂欢乐段”,艺人称“三擂九催”

  使用音响宏亮的大簧、大苏钟、沙锣、铜钟、大蒂、大钗等。管乐、打击乐齐驱并进,从“慢头”(即三寮)或“大蒂头”起奏,插一小段锣鼓,接奏一般(引谱头),随接一曲含有吉祥意义的“大吹谱”,如“百家春”、“太子游”、“状元游”、“北朝天子”等曲牌,节奏从转,又插一小段由慢到快的锣鼓,再奏一曲的“大吹谱”

  这段乐曲气氛热烈,势如排山倒海、浪涌潮腾,犹如万家歌舞、欢歌雷动的狂欢场面,激荡人心。

  中间

  即“抒情乐段”

  开头乐段后,紧接着用“嗳子谱”承上启下,常用曲牌是《尤溪歌》(又名《王公头》)。使用乐器有嗳子、管弦乐和南鼓、决子、小叫、木鱼、响盏、双铃、拍板、四宝等。

  弹奏乐通常选择南音中的指谱“四大碟”,即《鱼沉》、《纱窗》、《出庭》、《绣成》等节。2003年,又从南音指谱中挑选出《马上官人》、《朱郎卜返》、《绵答絮》等片段融入“闹厅”,使这段音乐更加丰富,更有气色。

  中段音乐一般掌握在十余分钟。通过钢柔相济、张弛相间、明朗而典雅的音乐,与首段音乐形成显明的对比,令人思绪万千。

  收尾

  即“激情乐段”

  使用与首段同样乐器,大簧吹奏迭拍较短的“大吹谱”如《雷台贞》、《银柳丝》等,俗称“战鼓尾”。这些曲牌与前面不再重复,但与首段相呼应,进一步突出主题,把音乐推向高潮,然后截然而止,令人回味。

   表现的内容

  在古代,“闹厅”绝大多数是死亡道场的活动,没有在吉祥道场(如神佛生日、观灯做照、香会迎神、报恩做敬、追思公德)演奏的。

  其主要作用有二:①人死后,要请和尚或道士“开光”、“做公德”、“做敬”,恐鬼神来抢焚烧的“金银纸钱”,以“闹厅”方式防止鬼神抢夺;因此,“闹厅”演奏时间均选择在晚上或初更,因为为死人“开光”、“做公德”“库钱”是在晚上。②人死后,家属亲友非常悲哀,精神秃衰,通过“闹厅”慰籍亲人,寄托哀思。

  现代,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也把“闹厅”引进吉祥场面,营造热烈昂扬气氛,鼓舞斗志,舒展性情。

  “闹厅”的演奏地点,通常选择在庙宇的中殿、祠堂祖厝的大厅、剧院的舞台、民屋的厅堂,这些场所宽敞,方便庞大的演奏队伍活动,也可容纳更多人观赏。

十一划

笼吹

  笼吹,又称“鼓吹”、“大鼓吹”、“闹厅”

  “泉州笼吹(泉州)”,2007年8月列为福建省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析名

  “笼吹”是民间俗称,该名称始于清代。平时将所用演奏乐器放置收藏于一担红漆缀金、雕龙画凤的木制或细篾皮编织的箱笼里;就座演奏前,并列搭起一个雕花刻柳的木横龙架上,先把乐器挂在箱笼的架上;列队行走演奏时,挑红漆箱笼随队行进;演奏完又把乐器置于笼中,故称“笼吹”

  因形式隆重,声势辉煌,故名“大鼓吹”,简称“鼓吹”

  又因经常在家院厅堂上演奏,民间又称之“八音闹厅”,简称“闹厅”

  概说

  笼吹系较大型器乐曲,按不同的演奏组合形式,可分为大鼓吹、通鼓吹、板鼓吹、鼓钹吹、大十番、八音吹、红甲吹等十几种类型,主乐为大鼓吹。

  泉州鼓吹广泛吸收南北乐之精华,对泉州地区戏曲音乐、宗教音乐有一定影响。它是民间鼓吹乐、吹打乐、弦管乐之综合体,是比较大型的具有代表性的乐种,几乎包括泉州地区主要民间器乐形式。演奏时以吹奏曲牌为主,打击乐配和,风格独特、音调优美。

  鼓吹在泉州各市县城乡民间甚为流行,每逢迎接宾客、迎神赛会、婚丧喜庆等场合,都请大鼓吹乐队临场吹奏,以示隆重;也闻于泉州传统戏剧中。

  1961年,泉州市文化馆组织“笼吹”艺人黄茂捷王庵树黄清泉等演奏,音乐工作者苏舒平黄登辉叶非修等记谱,编印《泉州笼吹》1集。

  1980年,由《泉州民间音乐》编辑室整理记谱,当时尚存30多首。

  源流

  鼓吹原始于古代北方少数民族之音乐,为汉代皇家专用,后来逐渐成为古代封建王朝的宫廷鼓乐,其用途也不断扩大:用于皇帝或大臣出巡,曰出巡鼓吹;用于皇帝宴请群臣,曰黄门鼓吹;用于将帅征战凯旋,曰祝捷鼓吹;用于迎接外国使臣来访,曰迎宾鼓吹。

  泉州鼓吹乐源自北方乐曲无疑,是北方乐曲与本地乡土音乐长期互相融合而成的,清末流传至泉州城乡各地。但其传入泉州的时间和途径,却有三说:

  五代·三王入闽说

  有人认为,鼓吹是唐末五代·三王潮王审知王审邽)入闽时自中原带来的。(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王潮王审知王审邽》)

  明·万历氏说

  明·万历间,南安县英都人洪启睿曾任祠祭司郎中,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致仕回乡,将宫廷鼓乐引进到英都(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洪启睿》)。

  明·嘉靖至清·乾隆年间,南安英都氏科第蝉联,仕宦不绝,为了流传荣誉,经常需要鼓乐庆贺,洪氏家族即建成大鼓吹乐队,将宫廷鼓乐与泉州民间礼乐融为一体。起初仅限于英都洪氏家族的庆典与赛会之用,随着岁月迁延,逐渐流传扩大至泉州城乡各地。

  这一说法最为确切和流行。

  明·万历氏说

  鼓吹是泉州督府衙门的军中乐。鼓吹艺人都是隶属督府的专门乐工,并且也是同属一个姓家门的族人,这门姓人家祖籍金陵(南京),明·万历年间,随南京一提督调任泉州执乐应差,族人都是世袭官家薪俸的专业乐工。

  至清末,由于宫府乏资,乐工难以维持生计,逐渐流入民间谋生,从此这种官乐鼓吹流传到了民间。

  演奏特点

  乐谱

  鼓吹(笼吹)乐谱有南、北谱之分。南谱即南音工乂谱,北谱即非本地之外来谱(中国工尺谱)。

  乐器

  泉州鼓吹使用的乐器,为南音“下四管”乐器,即南嗳(唢呐)、南琵琶、三弦、二弦、拍板和响盏、小叫、木鱼、双铃、四宝、扁鼓等。以气势恢宏的大嗳为主奏乐器。演奏线乐和细乐时,则使用南鼓(压脚鼓)、嗳仔(小唢呐)、二弦、三弦、箫、笛,以及京胡、二胡、椰胡、管子(鸭母笛)等。

  打击乐有南、北之分。南指大草锣、匡锣、草钹、低音小锣、铜钟、南鼓,北指“五音”

  曲牌

  泉州鼓吹曲牌有文、武曲牌之分,若文、武曲牌兼用之,则称通谱。除传统曲牌外,后又吸收提线木偶的乐曲和民歌小调,更加丰富多彩。

  演奏

  演奏分武乐和文乐两种乐曲;根据不同场合,又分为单曲和套曲,套曲一般由2至5首乐曲连缀而成。

  文乐用小唢呐、品箫、二弦、三弦、二胡等弦乐,并配合响盏、小锣等,按节搭配助声,演奏《太子游》、《状元游》及南音《雁声悲》、《我为你》、《暗想暗猜》等曲牌,轻柔幽雅,节奏舒曼。

  武乐由几支大唢呐合奏,加大锣、大钹,并用大通鼓按节奏擂打,吹奏《将军令》、《得胜令》、《秦王破阵乐》等大曲,唢呐齐鸣,通鼓响声连天,声势激昂威武,高亢激越。

十二划

道教音乐

  泉州道教音乐源于原始巫觋祭祀乐舞,吸取了本地民歌、木偶戏、佛曲、南曲等有益因素,建立了“歌、舞、乐”为一体的道乐体系,具有强烈的民俗性与观赏性。

   泉州道教科仪音乐,分声乐、器乐两部分。声乐又可分为咏唱、吟唱、念唱等几种。器乐可分弦管乐(丝竹乐)、吹打乐、鼓吹乐等。

  音乐结构可分成单曲及套曲两种。如《孔雀经》套曲,由70多首曲连缀而成。通常使用的器乐曲有《北上小楼》、《伴将台》等30多首,均常见于戏曲音乐与民间器乐曲中。

  使用乐器,除道教所特有的法事乐器帝钟、戌钟、敲钟、手鼓(法事鼓)四种外,大都与民间流行的鼓吹乐、地方戏曲音乐相同。

十三划

鼓吹(大鼓吹、笼吹、闹厅)

  鼓吹又名大鼓吹、笼吹、闹厅。

  因形式隆重,声势辉煌,故名“大鼓吹”

  “笼吹”是民间俗称,该名称始于清代。平时将所用演奏乐器放置收藏于一担红漆缀金、雕龙画凤的木制或细篾皮编织的箱笼里;就座演奏前,并列搭起一个雕花刻柳的木横龙架上,先把乐器挂在箱笼的架上;列队行走演奏时,挑红漆箱笼随队行进;演奏完又把乐器置于笼中,故称“笼吹”

  又因经常在家院厅堂上演奏,民间又称之“八音闹厅”,简称“闹厅”。 

  概说

  鼓吹(笼吹)系较大型器乐曲,按不同的演奏组合形式,可分为大鼓吹、通鼓吹、板鼓吹、鼓钹吹、大十番、八音吹、红甲吹等十几种类型,主乐为大鼓吹。

  泉州鼓吹广泛吸收南北乐之精华,对泉州地区戏曲音乐、宗教音乐有一定影响。它是民间鼓吹乐、吹打乐、弦管乐之综合体,是比较大型的具有代表性的乐种,几乎包括泉州地区主要民间器乐形式。演奏时以吹奏曲牌为主,打击乐配和,风格独特、音调优美。

  鼓吹在泉州各市县城乡民间甚为流行,每逢迎接宾客、迎神赛会、婚丧喜庆等场合,都请大鼓吹乐队临场吹奏,以示隆重;也闻于泉州传统戏剧中。

  1961年,泉州市文化馆组织“笼吹”艺人黄茂捷王庵树黄清泉等演奏,音乐工作者苏舒平黄登辉叶非修等记谱,编印《泉州笼吹》1集。

  1980年,由《泉州民间音乐》编辑室整理记谱,当时尚存30多首。

  源流

  鼓吹原始于古代北方少数民族之音乐,为汉代皇家专用,后来逐渐成为古代封建王朝的宫廷鼓乐,其用途也不断扩大:用于皇帝或大臣出巡,曰出巡鼓吹;用于皇帝宴请群臣,曰黄门鼓吹;用于将帅征战凯旋,曰祝捷鼓吹;用于迎接外国使臣来访,曰迎宾鼓吹。

  泉州鼓吹乐源自北方乐曲无疑,是北方乐曲与本地乡土音乐长期互相融合而成的,清末流传至泉州城乡各地。但其传入泉州的时间和途径,却有三说:

  五代·三王入闽说

  有人认为,鼓吹是唐末五代·王潮王审知王审邽)入闽时自中原带来的。(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王潮王审知王审邽》)

  明·万历氏说

  明·万历间,南安县英都人洪启睿曾任祠祭司郎中,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致仕回乡,将宫廷鼓乐引进到英都(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洪启睿》)。

  明·嘉靖至清·乾隆年间,南安英都氏科第蝉联,仕宦不绝,为了流传荣誉,经常需要鼓乐庆贺,氏家族即建成大鼓吹乐队,将宫廷鼓乐与泉州民间礼乐融为一体。起初仅限于英都氏家族的庆典与赛会之用,随着岁月迁延,逐渐流传扩大至泉州城乡各地。

  这一说法最为确切和流行。

  明·万历氏说

  鼓吹是泉州督府衙门的军中乐。鼓吹艺人都是隶属督府的专门乐工,并且也是同属一个姓家门的族人,这门姓人家祖籍金陵(南京),明·万历年间,随南京一提督调任泉州执乐应差,族人都是世袭官家薪俸的专业乐工。

  至清末,由于宫府乏资,乐工难以维持生计,逐渐流入民间谋生,从此这种官乐鼓吹流传到了民间。

  鼓吹(笼吹)的演奏特点

  乐谱

  鼓吹(笼吹)乐谱有南、北谱之分。南谱即南音工乂谱,北谱即非本地之外来谱(中国工尺谱)。

  乐器

  泉州鼓吹使用的乐器,为南音“下四管”乐器,即南嗳(唢呐)、南琵琶、三弦、二弦、拍板和响盏、小叫、木鱼、双铃、四宝、扁鼓等。以气势恢宏的大嗳为主奏乐器。演奏线乐和细乐时,则使用南鼓(压脚鼓)、嗳仔(小唢呐)、二弦、三弦、箫、笛,以及京胡、二胡、椰胡、管子(鸭母笛)等。

  打击乐有南、北之分。南指大草锣、匡锣、草钹、低音小锣、铜钟、南鼓,北指“五音”

  曲牌

  泉州鼓吹曲牌有文、武曲牌之分,若文、武曲牌兼用之,则称通谱。除传统曲牌外,后又吸收提线木偶的乐曲和民歌小调,更加丰富多彩。

  演奏

  演奏分武乐和文乐两种乐曲;根据不同场合,又分为单曲和套曲,套曲一般由2至5首乐曲连缀而成。

  文乐用小唢呐、品箫、二弦、三弦、二胡等弦乐,并配合响盏、小锣等,按节搭配助声,演奏《太子游》、《状元游》及南音《雁声悲》、《我为你》、《暗想暗猜》等曲牌,轻柔幽雅,节奏舒曼。

  武乐由几支大唢呐合奏,加大锣、大钹,并用大通鼓按节奏擂打,吹奏《将军令》、《得胜令》、《秦王破阵乐》等大曲,唢呐齐鸣,通鼓响声连天,声势激昂威武,高亢激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