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音乐

  2划:十音
  3划:三通鼓
  5划:北管(小调、小曲、曲仔、北曲、北音。历史渊源。鼎盛流行。低潮遭劫。复兴创新。艺术风格。演出规制。)
  
7划:
佛教音乐
  12划:道教音乐
  13划:鼓吹
(大鼓吹、笼吹、闹厅。概说。源流[五代·三入闽说。明·万历氏说。明·万历氏说。]。演奏特点[乐谱。乐器。曲牌。演奏。]

二划

十音

  “十音”之名,或曰因其使用北嗳、京弦、四胡、双清等10种乐器而得;或曰因其所使用的乐器及所用的曲牌、曲调均拾自南音、戏曲及大量外地音乐,故名之“拾音”,而泉语“拾”“十”谐音,讹为“十音”

  泉州“十音”是南、北管、弦乐、打击乐等多种乐器组成的合奏,起源于笼吹(鼓吹)音乐的“十音吹”,并在流传中吸取外来诸多曲调,逐渐成为独立的地方乐种,是泉州民间音乐活动的主要形式之一。 

  “十音”采用中国工尺谱,用品管(bE宫)演奏。

  以北嗳为主乐。使用的管弦乐器主要有“双箫一嗳”(洞箫、品箫、小唢呐)、“三倒”(三弦、北月琴、双清)、“三竖”(二胡、京弦、瓢弦),以及四胡、椰胡、京胡、北琶、大广弦、壳仔弦;打击乐“五音”为主,加上南音“下四管”的硬鼓(北鼓)、响盏、小叫等小打击乐器。

  曲牌吸收多乐种音乐,乐曲结构大多呈方块,适合舞蹈动作,故泉州民间舞蹈亦大多采用“十音”配乐。曲目丰富多彩,约有400首左右,其中以《跳龙门》、《贵子图》、《上下楼》、《十八板》、《卖花串》、《一枝花》、《雪梅》、《水仙花》、《棉答絮》等民间歌曲和小调最为流行。曲调通俗明快,节奏轻捷热烈,音响高亢挺拔。

  “十音”演奏南音“指尾”也颇为常见,如《对菱花》第三节《鱼沉》、《自来生长》第三节《纱窗外》、《一纸相思》第三节《出庭前》、《金井梧桐》第二节《绣成孤鸾》。以上即所谓“鱼沉、西窗、出庭、绣成,走遍泉州城”之南音界谚言。泉州城内南音各馆阁之间为更便于友好交流(俗称“拜馆”)并约定俗成,自然而然的形成以上四“指尾”为交流曲目。然而不限于此,非“指尾”的乐曲如《走到凉亭》、《汝因势》也不为少见。以上南音“指套”,虽被鼓吹乐原曲照搬,但却改用品管演奏并经常出现加花现象,目的在于提高其音高,增加其音量并丰富其色彩,以适应旷野演奏之需。

  “十音”短小精悍,易学、易唱、易记故深受民间乐队的喜爱。泉州城乡各地均有“十音”社团组织,大多用于自娱或参与迎神赛会、婚丧喜庆等演出。

三划

三通鼓

  流行于德化县杨梅乡的民间文艺习俗,用于游行表演。

  它通常以大鼓、钟、锣、大钹、小钹、唢呐合奏,置大鼓于架上,两人抬杠,鼓架上又置魁星一尊,大镜一面,剑一把,架的四周饰鲜花。

  游行表演时,以蓝白色彩旗一面作前导,旗竿尖端系两条绶带,由两人反穿衣服,头戴凉笠,手执绶带,分列鼓架两边,随鼓乐声三进三退,反复进行,配以唢呐,鼓点由慢到紧,如此反复三次叫“三起擂”

五划

北管

  北管即“北管音乐”,又名“小调、小曲、曲仔、北曲、北音”,是一种丝竹音乐,因音乐多来自省外及惠安以北,流行之地又于泉州市东北部地区——惠安城关、辋川和泉港区涂岭、山腰、南埔、后龙等地,为有别于南管(南音、南弦),取名“北管”“南管”并称为“南弦北管” 

  历史渊源

  北音,原泛指福建以北闽南语系外的北方语系(如上海、江苏、浙江等吴浙语)传来的音乐。

  明末清初,北方民间音乐通过海上运输商贸活动、江淮人南下泉港为官、淮河缺堤难民南移、南下盐兵盐民(山腰盐场现尚有部分江淮籍人氏后裔)等,传入泉州沿海惠北地区(大部属今泉港区)。尔后经民间艺人代代传唱,“南腔北调,优化组合”,逐步形成独特的北管民间音乐。

  台湾中国文化大学音乐系教授、中国文化艺术所音乐硕士王振义所著《台湾的北管》考证,明末荷、郑时期,北管即随泉州移民传入台湾。明·天启四年(1625年)、崇祯元年(1628年)至永历十六年(1661年),福建连年饥荒,难民潮水般涌向台湾。其间郑芝龙出任福建沿海防御提督要职时,有计划地移民台湾。郑成功将荷兰人逐出台湾,泉州一带有无数军民移居台湾,泉州北部地区移居者甚多。故北管亦随难民的移居及郑成功收复台湾后而传入台湾。(参见泉州历史网qzhnet.126.com《泉州人名录·郑芝龙郑成功》)

  研究古音乐的湖北艺术学院杨匡民教授(祖籍厦门市)认为,泉州北管不仅流传到台湾,还流传到日本琉球群岛(泉惠北管研究室《北管音讯》)。1997年1月9日,日本冲绳县(省级)音乐考察团前来泉港考察北管,证实了这一结论。2001年4月27日,日本音乐考察团、日本NHK电视台前来泉港区考察北管音乐,拍摄《琉球乐的艺座源》专题片,同时探究了泉港北管《四大景》的工尺谱和词,认为日本的《四大景》与泉港的《四大景》几乎相似,日本有词无调的《相思病》和泉港有旋律无词的《银纽丝》是同一首歌。

  康熙五十二年(1713年)康熙皇帝60大寿,相传泉州知府曾推荐泉州南音、北管晋京献艺。

  乾隆年间(1736—1795年),泉港峰尾镇诚平村建有东郊馆,后来由北管名师刘永赖在此办馆授徒。

  嘉庆十六年(1811年)台湾梨春园北管建馆,至今还留下大量北管乐谱。黄嘉辉《闽台北管比较研究》)

  后经号称“峰尾三九”的北管名艺人刘阿九刘进九刘扣九等努力,北管盛行于泉港山腰、坝头、安兜等地。光绪八年(1882年),刘阿九受邀参加泉州“送孔子”南弦、北管出游活动,震动听众,泉州府台申报上宪,赐与“佾生”,送如府学就学,并为其取艺名舞庭。一年一度的“送孔子”舞庭均受邀赴会。从此,北管受到地方官吏、文人学士的欣赏推崇。为区别于“南管”,就把这种源于外地的民间乐种称为“北管”

  从光绪八年(1882年)开始,北管作为泉州辖区内另一种民间音乐,每逢节庆,都要参加化妆游行、迎神、装阁等各种活动,乐队前面打着“天子传音”旗号,与“御前清曲”的南音相辉映,并深受地方官吏、文人庶士的青睐。

  鼎盛流行

  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北管鼎盛流行。

  抗战时期,北管在泉港区峰尾、后龙、山腰等镇进入全盛。峰尾、后龙两镇有三十多个教习馆,山腰有二十多个教习馆,惠安县城关有“丽泽”、“金兰”等北管乐社。

  此时,北管还伴随华侨、港澳台同胞远渡重洋,东南亚等地也有“广东会馆”、“福建会馆”等北管乐社。《中国民族民间器乐曲集成·泉州市分卷》载:1941年北管名师郭宗兴在新加坡的定加窑岛曾当过客席乐手。由祖籍山腰镇后沟村庄日春执教的马来施吉隆坡螺阳北管音乐队,1948年曾参加英国女皇加冕庆典的踩街活动(该庆典的剧照现存于泉惠北管研究室)

  泉港峰尾镇西华村郭顺华陈锦元等曾于抗日战争时期一同赴台湾三年传授北管。在台湾,现仍有北管艺人及其乐社的活动,民间北管活动还甚为流行。他们主要集中在台湾民间的祖籍泉州东北部语系人氏。

  低潮遭劫

  文革期间,北管被视为“黑曲”,众多北管资料被没收焚烧,乐队被迫解散,北管一蹶不振,频临绝迹。

  复兴创新

  廿世纪80年代开始改革开放,政府批准成立研究机构和社团,组织音乐工作者抢救、挖掘、整理北管音乐,使北管走向复兴创新阶段,成为福建百花园地一朵奇葩。至今,泉港区峰尾、后龙、山腰、南埔四镇有30多支北管乐队。台湾、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也有北管乐社。

  北管被编入《福建民间音乐简论》、《中国民族民间器乐曲集成·泉州市分卷》,后又编入《中国民间乐曲集成·福建卷》,从而使泉港北管在中国古乐殿堂上占有一席之地。

  在挖掘、整编的基础上,先后创作了合唱、合奏、表演唱、歌舞表演等一批北管新作品。其中有福建省第二届武夷之春音乐会的《绣春光》、《采桑》;1994年、1995年赴国际艺术节和闽台艺术交流的歌舞《天子传音》;福建省第九届音乐舞蹈节器乐合奏《海峡情思》、小组唱《春风吹拂媚洲湾》、二胡齐奏《欢乐的北管之乡》,创新剧种曲仔戏《草桥结拜》,新编北管表演唱《胜赞圭峰十二景》,首创的北管说唱《逛新港》、合奏《油港欢歌》、唱曲《春夏天》、《名花篇》等。

  北管乐团、乐队先后三十多次赴国际级、全国性、省市级艺术节演出获奖。其中有:福建省第二届武夷之春音乐会最佳奖,泉州市民间歌吹漫步邀请赛一等奖,第三届世界福建同乡恳亲大会二等奖,福建省第九届音乐舞蹈节三等奖,泉州市首届海丝文化节一等奖等。1988年8月北管论文《北管韵腔初析》获海峡之声电台优秀作品三等奖。

  近几年,泉港的北管音乐引起国家文化部的关注。2004年4月,泉港北管被国家文化部确定为中国民族民间文化保护工程综合性试点项目之一,2005年8月申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同年12月被文化部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艺术风格

  北管虽是外来形式,但数百年来已深深扎根于泉州泉港地区。北管在长期的演唱、演奏中,与周边的南曲、高甲、芗剧、莆仙戏等音乐融合渗透,并受闽南、莆仙交汇语系的影响、渗透、同化,逐步成为一种有别于发源地的新乐种。

  泉港区域与兴化(莆田、仙游)接壤,原有“兴化曲”(莆仙音乐)流传。 北管在传播过程中,融合了“兴化曲”的一些艺术方法,有闽南、莆仙的柔婉秀丽特点,是一种有别于发源地的乐种。但是,又不象闽南、莆仙音乐,还基本上保留了江淮一带民歌明朗、幽雅的神韵。

  演奏形式有坐唱和走唱两种。因历史原因,北管音乐演奏法颇受外地音乐的影响,如具有江南丝竹之色彩;又如弦乐类多仿效京弦一弓一音的拉奏法,目的显然是追求音响、风格及色彩。

  演出规制

  北管乐队由演唱组和演奏组组成,乐队编制少则七、八人,多则十五、六人。演唱组一般有十三、四岁的男孩、女孩五、六个,演唱时各人手执打击乐器,边唱边打。演奏组至少六、七个人,多者十余人。

  北管音乐采用北谱(中国工尺谱)记谱法。有据可查的北管音乐尚有160余首,内容丰富多彩。如有江淮小调《四大景》、《凤阳花鼓》等,有江南丝竹的《梅花三弄》、《老六板》等;有广东音乐的《行板》、《八板头》等;有闽南十音的《贵子图》、《拾鞋串》等,同时也有北管艺人编创的《二锦板》等。

   北管音乐分“曲”、“谱”两类。

  曲即声乐曲。曲大多数来源于明清以来的江淮小调。北管与泉州其它音乐最大的不同,可能就是北管音乐的演唱采用的是“官话”(土腔北方话),这与北管的传入有着很大的关系。演唱中常出现提高八度的状况,还揉进南音、莆仙音乐的一些行腔特点,使歌声既高亢有力,又悠扬柔婉。曲目内容,以叙事抒情、写景抒情居多,其中有一些古曲。在曲的前奏部分和乐句、乐段结束处,演唱者常是边唱边执打击乐器伴奏;在乐句、乐段、乐曲结束处,常使用衬词“哎哟”,给曲子增添了很多生气。 代表性曲牌有《四大景》、《红绣鞋》、《采桑》、《采莲》、《采茶》、《玉美人》、《纱窗外》、《层剪花》、《出汉关》、《打花鼓》等。

  谱即器乐曲。谱大多数来源于广东音乐、江南丝竹和京剧曲牌。采用“支声变调”演奏法,属江南丝竹乐范畴,其曲调幽雅、古朴、明快,具有江淮一带民间音乐特色,且与莆仙“十音八乐”、泉州“十音”多有相似谱演奏时一般不用锣鼓,只用板或木鱼鼓打强拍。以多首曲牌联缀的形式较为常见,也有以板式变化手法构成的曲式。代表性曲牌有《下山虎》、《拾相思》、《草琴》、《将军令》、《太平歌》、《六串》、《广东串》、《苏州串》、《平板》、《行板》、《三板》、《四板》、《花六板》、《大八板》、《八板头》、《江南大八板》等。

  北管的乐器,沿用江南丝竹乐器,主奏乐器为京胡、笛子;同时参用了闽南的琵琶,嗳仔,莆仙音乐的亻尺胡、小三弦、双清、瓢胡等特色乐器。

七划

佛教音乐

  佛教于西晋·太康年间传入泉州,隋、唐、五代泉州佛教兴盛,至宋、元间,泉州海外交通遍及世界,中外佛教徒往来日渐频繁,所带来的梵呗逐渐本地化,衍化为以闽南语咏唱的泉州特有的佛教音乐,并传诵至今。

  泉州佛教梵呗分赞曲、套曲、支曲三类。赞曲多数为香赞,或为香、花、灯、涂、果、茶、食、宝、珠、衣等十供养赞,以及佛、法、僧三宝等赞。套曲多用于大型法会,如《瑜伽焰口》,由84曲联成套,用于佛生日,超度等。《水陆法会》则分8部分,每部分甚至多至由34曲组成,用于超度水中、陆上亡灵。支曲则由部分特定的命名曲组成。

  泉州梵呗在吟咏过程中,均配以法器演奏。法器有引磐、鼓、木鱼、大小钹、大磐、大钟等。

十二划

道教音乐

  泉州道教音乐源于原始巫觋祭祀乐舞,吸取了本地民歌、木偶戏、佛曲、南曲等有益因素,建立了“歌、舞、乐”为一体的道乐体系,具有强烈的民俗性与观赏性。

   泉州道教科仪音乐,分声乐、器乐两部分。声乐又可分为咏唱、吟唱、念唱等几种。器乐可分弦管乐(丝竹乐)、吹打乐、鼓吹乐等。

  音乐结构可分成单曲及套曲两种。如《孔雀经》套曲,由70多首曲连缀而成。通常使用的器乐曲有《北上小楼》、《伴将台》等30多首,均常见于戏曲音乐与民间器乐曲中。

  使用乐器,除道教所特有的法事乐器帝钟、戌钟、敲钟、手鼓(法事鼓)四种外,大都与民间流行的鼓吹乐、地方戏曲音乐相同。

十三划

鼓吹(大鼓吹、笼吹、闹厅)

  鼓吹又名大鼓吹、笼吹、闹厅。

  因形式隆重,声势辉煌,故名“大鼓吹”

  “笼吹”是民间俗称,该名称始于清代。平时将所用演奏乐器放置收藏于一担红漆缀金、雕龙画凤的木制或细篾皮编织的箱笼里;就座演奏前,并列搭起一个雕花刻柳的木横龙架上,先把乐器挂在箱笼的架上;列队行走演奏时,挑红漆箱笼随队行进;演奏完又把乐器置于笼中,故称“笼吹”

  又因经常在家院厅堂上演奏,民间又称之“八音闹厅”,简称“闹厅”。 

  概说

  鼓吹(笼吹)系较大型器乐曲,按不同的演奏组合形式,可分为大鼓吹、通鼓吹、板鼓吹、鼓钹吹、大十番、八音吹、红甲吹等十几种类型,主乐为大鼓吹。

  泉州鼓吹广泛吸收南北乐之精华,对泉州地区戏曲音乐、宗教音乐有一定影响。它是民间鼓吹乐、吹打乐、弦管乐之综合体,是比较大型的具有代表性的乐种,几乎包括泉州地区主要民间器乐形式。演奏时以吹奏曲牌为主,打击乐配和,风格独特、音调优美。

  鼓吹在泉州各市县城乡民间甚为流行,每逢迎接宾客、迎神赛会、婚丧喜庆等场合,都请大鼓吹乐队临场吹奏,以示隆重;也闻于泉州传统戏剧中。

  1961年,泉州市文化馆组织“笼吹”艺人黄茂捷王庵树黄清泉等演奏,音乐工作者苏舒平黄登辉叶非修等记谱,编印《泉州笼吹》1集。

  1980年,由《泉州民间音乐》编辑室整理记谱,当时尚存30多首。

  源流

  鼓吹原始于古代北方少数民族之音乐,为汉代皇家专用,后来逐渐成为古代封建王朝的宫廷鼓乐,其用途也不断扩大:用于皇帝或大臣出巡,曰出巡鼓吹;用于皇帝宴请群臣,曰黄门鼓吹;用于将帅征战凯旋,曰祝捷鼓吹;用于迎接外国使臣来访,曰迎宾鼓吹。

  泉州鼓吹乐源自北方乐曲无疑,是北方乐曲与本地乡土音乐长期互相融合而成的,清末流传至泉州城乡各地。但其传入泉州的时间和途径,却有三说:

  五代·三王入闽说

  有人认为,鼓吹是唐末五代·王潮王审知王审邽)入闽时自中原带来的。(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王潮王审知王审邽》)

  明·万历氏说

  明·万历间,南安县英都人洪启睿曾任祠祭司郎中,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致仕回乡,将宫廷鼓乐引进到英都(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洪启睿》)。

  明·嘉靖至清·乾隆年间,南安英都氏科第蝉联,仕宦不绝,为了流传荣誉,经常需要鼓乐庆贺,氏家族即建成大鼓吹乐队,将宫廷鼓乐与泉州民间礼乐融为一体。起初仅限于英都氏家族的庆典与赛会之用,随着岁月迁延,逐渐流传扩大至泉州城乡各地。

  这一说法最为确切和流行。

  明·万历氏说

  鼓吹是泉州督府衙门的军中乐。鼓吹艺人都是隶属督府的专门乐工,并且也是同属一个姓家门的族人,这门姓人家祖籍金陵(南京),明·万历年间,随南京一提督调任泉州执乐应差,族人都是世袭官家薪俸的专业乐工。

  至清末,由于宫府乏资,乐工难以维持生计,逐渐流入民间谋生,从此这种官乐鼓吹流传到了民间。

  鼓吹(笼吹)的演奏特点

  乐谱

  鼓吹(笼吹)乐谱有南、北谱之分。南谱即南音工乂谱,北谱即非本地之外来谱(中国工尺谱)。

  乐器

  泉州鼓吹使用的乐器,为南音“下四管”乐器,即南嗳(唢呐)、南琵琶、三弦、二弦、拍板和响盏、小叫、木鱼、双铃、四宝、扁鼓等。以气势恢宏的大嗳为主奏乐器。演奏线乐和细乐时,则使用南鼓(压脚鼓)、嗳仔(小唢呐)、二弦、三弦、箫、笛,以及京胡、二胡、椰胡、管子(鸭母笛)等。

  打击乐有南、北之分。南指大草锣、匡锣、草钹、低音小锣、铜钟、南鼓,北指“五音”

  曲牌

  泉州鼓吹曲牌有文、武曲牌之分,若文、武曲牌兼用之,则称通谱。除传统曲牌外,后又吸收提线木偶的乐曲和民歌小调,更加丰富多彩。

  演奏

  演奏分武乐和文乐两种乐曲;根据不同场合,又分为单曲和套曲,套曲一般由2至5首乐曲连缀而成。

  文乐用小唢呐、品箫、二弦、三弦、二胡等弦乐,并配合响盏、小锣等,按节搭配助声,演奏《太子游》、《状元游》及南音《雁声悲》、《我为你》、《暗想暗猜》等曲牌,轻柔幽雅,节奏舒曼。

  武乐由几支大唢呐合奏,加大锣、大钹,并用大通鼓按节奏擂打,吹奏《将军令》、《得胜令》、《秦王破阵乐》等大曲,唢呐齐鸣,通鼓响声连天,声势激昂威武,高亢激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