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安文庙

【 南安学宫、南安孔庙 、 南安县学 、 武荣黉宫 。
丰泽区北峰街道招联社区见龙亭西侧双凤路 (民国前属南安县治丰州) 。 】

  区域变迁 。
  宋代

    ——北宋• 靖康 始建于县治西。
    ——南宋• 绍兴移建今所。

  元代
    ——延祐~至正初 的修葺与重建。
    ——至正中 移建县东,又复于旧所。

  明代
    ——修建(洪武~嘉靖。隆庆修。万历卅一年重修。万历四十四年重修。崇祯三年修。)
    ——名师辈出。

  清代
    ——清初。
    ——康熙五十八年修。
    ——雍正~光绪 。

  原规制。
  近现代

    ——民国。
    ——现代。
    ——启动规划复建。

  附:其他文物
    ——《御制·敬一箴·有序》碑。
    ——《宸翰》碑。
    ——其它碑记。

  南安县文庙,亦称“南安学宫”、“南安孔庙”、“南安县学”、“武荣黉宫”,位于丰泽区北峰街道办事处招联社区见龙亭西侧双凤路(原属民国前南安县治丰州),在郑成功焚青衣处”碑(1956年泉州市文管会立,位旧云泮池旁)旁。(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郑成功》)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18•学校•泉州府•南安县• 儒学》、清·乾隆《泉州府志·卷14·学校》等有载。

区域变迁

  三国·东吴·永安三年(260年),在丰州置东安县;西晋·太康三年(282年),改东安县为晋安县,管辖现在莆田、泉州、厦门、漳州四市地,县治即在今丰州镇。梁·天监(502~519年)中,析(晋安郡)置南安郡,郡治在晋安县(丰州)。隋·开皇九年(589年),南安郡撤消,晋安县改为南安县。唐·武德五年(622年)以县置丰州。唐·嗣圣元年(684年),析泉州(治所在今福州)之南安、莆田、龙溪置武荣州,州治在今南安市丰州镇。圣历二年置武荣州,州治在今南安市丰州镇。景云二年(711年),武荣州改称泉州,州治向东南南移5公里,即今泉州城区。此后,丰州一直是南安县治所在地。(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卫邑城·南安县(丰州)城》)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18•学校•泉州府•南安县•儒学》:“儒学,在城东二里龙溪。”

  南安县文庙所在地招联社区原为招联村,古属南安县三都,在南安县治丰州东门外约3里。1937年,南安县治内迁溪美(今址),但招联村仍属南安丰州。

  1952年,丰州东门外大片地方划归泉州市(县级市)管辖,招联村归属北峰。区域调整后,北峰归丰泽区。(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 《泉州沿革》)

宋代

  文庙最重要的建筑物是大成殿和明伦堂,分别承担祭祀和教学功能,围绕它们再形成各种建筑群。实际上,南安文庙在宋代只是初具规模而已。

  北宋• 靖康始建于县治西

  北宋时,朝廷“兴文教”,先后发起3次兴学运动,各地州、县学相继兴建。南安文庙(县学)是在第3次兴学运动后创办的。始建于北宋·靖康(1126—1127年)间,原在南安县治丰州西门(今燕山自然村)。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18•学校•泉州府•南安县•儒学》:“先是,学建县治西。”

  南宋• 绍兴移建今所

  南宋·绍兴(1131—1162年)中,邑令刘孔修迁址移建于丰州东郭外3里三都黉后村吴亭山之南(今属丰泽区北峰街道办事处招联社区)。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18•学校•泉州府•南安县•儒学》:“宋·绍兴中知县刘孔修移建今所。”

  乾道三年(1167年) ,南安县令鹿何修葺。

  嘉定十七年(1224年),南安县令王彦广在文庙东建云泮桥。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8·桥梁·泉州府·南安县·云泮桥》:“云泮桥(县东),在县学东,宋· 嘉定十七年邑令王彦广建。”

  宝庆元年(1225年),令毛淮再次修葺文庙,并增高之。

  景炎 (1276—1278年)毁于寇。

元代

  文庙真正拥有较为完整的备制是在元代。元初前至元(1271—1284年)中期,朝廷将重兴路、县学视作笼络儒士、化诱风俗、维护统治的一种手段,因而各地积极开展重建、重修、扩建文庙的工作。南安文庙才展露出了它该有的恢宏气势。

  延祐~至正初的修葺与重建

  延祐 (1314—1320年) 间,南安县尹李日晔重建南安文庙。

  泰定 (1324—1328年)间,南安县尹刘孚继修。

  元统二年(1334年),南安县尹刘升火幾(“火幾”合一字)建孔庙殿庑、戟门、棂星门,殿左为遵古堂(传道堂),殿右为明伦堂,朱子祠在明伦堂左。

  至正(1341—1368年)初,约在至正十年(1350年) 前,县尹常瓒新辟泮池。

  至正中移建县东,又复于旧所

  至正十四年(1354年)燬,至正十七年(1357年) 移建于县治之东址;至正廿二年(1362年)又因学宫逼尉司,仍复于旧所。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18•学校•泉州府•南安县•儒学》:“元·至正十四年燬,十七年移庙于县治东,二十二年摄学周异观请还建旧所。”

  至正廿三年(1363年)复修。

  至正廿四年 (1364年)庙毁。隔二、三年后,相继重修庙殿、戟门、明伦堂、两庑。

明代

  入明,明太祖·朱元璋确立“治国以教化为先,教化以学校为本”的文教策略,各地官宦、乡绅对于文教事业十分重视,继续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重建、扩建、修缮府、县学。同时,还在地方设立提学官、提调官、学官三级管理体制,加强府、县学的行政管理,吸引更多名儒参与兴教,提升教学质量。

  修建

  洪武~嘉靖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18•学校•泉州府•南安县•儒学》:“明•知县罗安余庆兹唐爱夏汝砺相继增修。”

  洪武、永乐间(1368—1424年),南安文庙修斋舍,仪门。

  宣德(1426—1435年)间,先后建棂星门、廨舍、拓泮池(引黄龙溪水流经潘山转至鹏溪陡门之水注入泮池,使海水潮汐可通)、射圃,立观德亭于圃中。

  弘治(1488—1505年)间,先后建馔堂、号房,修礼殿、棂星门、明伦堂,移建旧牌楼于庙左右(左曰义路,右曰礼门),复建斋舍。

  嘉庆八年(1529年)大水,邑绅重修朱子祠。

  嘉靖廿八年(1549年),南安知县唐爱移云泮桥于文庙前左侧,筑为长桥。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 8·桥梁·泉州府·南安县·云泮桥》:“明·嘉靖二十八年知县唐爱移 于学前左侧,筑为长桥,其状如龙向黄龙江而出。”

  嘉靖四十四~四十五年(1565~1566年),建敬一亭、启圣祠,凿泮池,筑石桥,立文昌、台甲2台,建应奎、毓秀2坊。

  此时的南安文庙堪称规模庞大、气势雄阔。后又设四门先生专祠在文庙东,奉祀唐·四门博士欧阳詹;设朱子祠在明伦堂左,奉祀大儒朱熹;设名宦祠在文庙东,奉祀历代知县、教谕、训导。(参见泉州历史网 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欧阳詹朱熹》)

  隆庆修

  隆庆二年(1568年),泉州府同知丁一中于云泮桥南建石亭以象龙首,名曰“见龙亭”钦定四库全书 《福建通志·卷8·桥梁·泉州府·南安县·云泮桥》:“隆庆二年,同知丁一中于桥南建石亭以象龙首,名曰见龙亭。”(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丁一中》)

  隆庆(1567—1572年)间,南安知县邱凌霄鸠材敦匠修葺文庙,傅夏器为撰立《南安修儒学记》碑。碑文记 经此一修,“瞻依之地,聚讲之堂,焕然新矣”;还记邱凌霄而后顺势训诲、开导南安儒生事。该碑现存泉州市南建筑博物馆内,风化极为严重,所幸其碑文在历史文献中有记录。(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傅夏器》)

  万历卅一年重修

  万历卅一年(1603年)重修,欧阳模为撰立《南安县重修儒学记》碑。

  欧阳模,字宏甫,号八山,明·南安人;泉州卫指挥佥事欧阳深长子。嘉靖己未(1559年)进士,官至广西按察司训使。(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欧阳模欧阳深》)

  欧阳模《南安县重修儒学记》碑文述及南安文庙地理情况、重修筹备过程和意义。有曰:

  “南安县庙学,在邑治城外迄东二三里许。

  其地自翠屏山右转,经田麓数里,突一峰,为文庙、学宫肇基。清源、双阳、九峰诸山环其后,金溪、黄龙江水绕其前,湍流、□山、镇市抱其东南。学大门外,疆亩沟洫井然流注其间,海潮长入于内汛。”

  “盖孕灵之胜区,蜚英之名宅也 。”

  然而,由于 临水,南安文庙常遭水患。“值岁大浸,江水前溢,垣墙辄圮。隆庆三年(1569年)重修,至是复圮。前大尹、江陵应凤[万历廿八年至卅一年(1600—1603年)任南安知县]请于当道,未竟。”

  后,浙江海盐人陆鳌来来泉任“郡侯别驾”(知府的佐官),见南安文庙垣墙坍圮,重新向上提出申请,终获拨款重修。“不数月,颓废者起,圮坏者完,丹青黝垩牢固”,“望之焕然”

  “夫成毁,物之因;修举,政之务。然此其小者,非关废兴之大也。国家设学校以养士大夫,道化之昭垂,将与日月并耀,天壤比隆。此岂徒规制弘备,士所为游泳服习其间;亦其岂徒词章声华取世资,彬彬先后谓兴起哉?盖幼学壮行,家修而廷献。”

  欧阳模还引用《周易·蛊》“君子以振民育德”,以此告诫儒士们。

  虽然碑文未载撰立时间,但有“维时新父母、吴郡国维以名进士来令吾邑”句,应在万历卅一年(1603年)。

  万历四十四年重修

  万历四十二年甲寅 (1614年)秋地大震十余次,风雨殊常,城雉民房坠毁甚多,地裂数次,学宫仪门、戟门震坏。万历四十二年甲寅(1614年)季冬南安知县赵时用(直隶海阳人)重修,全部工程于万历四十四年丙辰(1616年)季春竣工,历时1年多。傅履阶为撰立《南安县重修儒学记》。

  傅履阶,字则及,明·南安人,万历十四年(1586年)丙戌科进士,民国《南安县志》载他“以民部郎出为楚雄知府”,致仕后“见重乡评”

  傅履阶《南安县重修儒学记》有曰:

  “武荣黉宫(南安文庙),在邑治外三里许……顾其地平夷旷衍,八面来风,仍向迩黄龙□江,受海潮间值暴雨往飑,东西川倾注,海涛逆涌,宫墙之外汇为巨壑,恒慓焉崩圮是虞。甲寅秋,风雨殊常,黉舍崩圮,视往昔特甚。”

  赵时用接任南安知县后,立意重修文庙,“惟时民困灾害,百废宜襄,程费浩繁,良筹难展。” 于是“倡以捐俸”,“协成胜事”

  当时赵时用先修文庙,再修明伦堂,接着修斋房、廊庑。“衰者正,朽者易,缺者补。继整启圣祠、贤宦祠,诸凡师弟子起居、藏修、游息之所,蔇茨丹垩,靡不艰完。”还重建文明阁于庙右,塑魁星像于其上。

  这次重修“始于甲寅季冬朔日,落成于丙辰季春望日”

  傅履阶对知县赵时用的所作所为大加赞赏,碑文称:“今侯方膺万□,迁宰首闽,誉望日隆,要津浚陟,皆侯分内事。异日者,丰侯鼎彝之勋,而追其奋迹之地,必曰南安始基之也。则兹七尺贞珉,与召伯之棠并永矣。”

  崇祯三年修

  崇祯三年(1630年),修明伦堂和庙殿。

  名师辈出

  据民国《南安县志·职官志》称:

  明时,南安县学设“儒学署”,为地方官学的行政机构。

  整个大明王朝276年间,南安县学共有教谕46人、训导77人。这些人中不少是名师宿儒,如包原明郭器彭显烈陈恩区鹤鸣龚士镖等。

  在这一期间,南安文教出现“百里之间,弦诵相闻”盛景,读书风气浓郁。

清代

  清朝在基本沿袭明朝教育制度的前提下,施行笼络与钳制兼施的文教政策。清代的几次文字狱,对各地府、县学打击颇大,儒生的思想受到严重禁锢,自由讲学、辩论的风气大不如前朝。

  清初

  顺治元年(1644年),兵寇损坏文庙,毁明伦堂。顺治十四年(1657年)重修。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18学校•泉州府•南安县•儒学》:

  “国朝·顺治间知县祖泽茂、康熙间知县刘翊刘佑重修。

  泮额取进名数视晋江县。

  学田原额山塘六十四亩二分零,实征租银一十六两六钱六分。康熙二十一年总督姚启圣捐置田一十三亩五分零 ,雍正九年诸生陈士□捐充修理文庙田七亩二分零。”

  康熙三年 (1664年)大水,文庙倾圮,庙前石坊复圮。从康熙六年(1667年)起依次重修。

  康熙五十八年修

  康熙五十八年(1719年)六月复修竣工,吴观域为撰立《重修南安学记》碑。

  吴观域,清·浙江钱塘人,赐进士出身。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出任南安县令。

  吴观域《重修南安学记》碑有曰:

  吴观域上任头三天,即前往拜谒南安孔庙(南安文庙),见“堂庑倾圮,撩垣残缺……未几水溢,飘摇殆尽”,遂起修葺之意。

  为筹集修缮资金,吴观域带头捐资,缙绅潘盛、博士黄廷琮自荐出任助理,“邑中绅衿共事者纷纷焉”,最后吴观域陈霞翥陈大任二人担任董事,负责修缮事宜。

  这次重修耗时7个多月,大功告成。当时修缮后的南安文庙,碑文认为“赫赫其庙,肃肃其宫,门墙峻整,祠宇郁葱 。”“虽未增美于前,亦不废坠于后。庶几此邦人履其庭,登其堂,慨然叹古先王之遗泽常存,大圣人之流风如接。家喻孝弟,户怀仁让,循循人伦之中,求其不忝为人,则深合千百世崇祀 孔子 大善,而于今天子崇文敦行之意举无负矣。 ”

  碑文还曰:“夫社稷,土谷之神也;孔子,人伦之表也。人伦不能一日而废,土谷尤不能一日而废。人伦一日而废,土谷则无以为生;一日而废人伦,则无以为人。无以为生,犹可言也;无以为人,不可言也。故天下万世崇祀焉,以报成人之德……”

  雍正~光绪

  雍正十一年(1733年)移建文昌祠、重建文明阁。

  雍正十二年(1734年)复修县学 。

  嘉庆八年(1803年)大水,邑绅重修。

  咸丰(1851—1861年)间,尚有南安官桥旅菲华侨蔡启昌(字资深,即南安氏古民居建筑群主人)捐资修建南安文庙、书院的记录。(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古民居·氏古民居》)

  总之,从康熙六年(1667年)起,历经雍正、乾隆、道光、咸丰、光绪等朝,先后重修了南安文庙的戟门、棂星门、大殿、两庑、启圣祠、文昌阁、奎星阁、名宦祠、乡贤祠、朱子祠、崇圣祠、四门先生祠、石坊等。另据民国《南安县志》载,清代南安文庙曾有2名来自建安(今建瓯)的教谕十分著名:一是解元潘金卣,一是举人陈翰墨

  光绪(1875—1908年)中,废科举兴学堂,自此 南安县学宫(文庙)渐废。

原规制

  从上述修建情况,可知南安文庙原规模浩大,历史格局比较完整,号为闽省之最。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18•学校•泉州府•南安县•儒学》:

  “左为文庙及两庑,右明伦堂,翼以两斋。

  门外有二坊,曰义路、礼门。又有应奎毓秀坊、文昌阁、见龙亭,石刻‘源头活水’四字在泮池上。”

  南安文庙还有其特色:

  门口广场铺有8大格石板,隐喻丰州城内外有8铺,分别为城内4铺(东门富春铺、西门礼乐铺、南门武荣铺、北门长寿铺),城外4铺(城东招贤铺、城西社坛铺、城南秦州铺、城北桃园铺);并有46格的拱桥(俗称“稳龟桥”),象征南安全县共有46都;曾有1尊孔子座像高耸于魁星阁旁,是福建最大的1尊孔子塑像 。

  南安学宫石栅栏外,植有3棵高约20多米、腰围需5人合抱的木棉大树(有人称“攀枝花”树)。常于早春二三月开花,其花硕大,颜色殷红,怒放枝头,绚丽无比。其盛开时节,正逢每年童生考校之时,人称“童生树”,并以花开多寡,占卜考生成绩优劣,据传经常与考校情况巧合,颇为灵验。这几棵高可参天的大树,于廿世纪五六十年代陆续砍伐殆尽。

近现代

  民国

  民国二年(1913年),重修文庙,增建明伦堂东西房,并葺云泮桥。

  民国四年(1915年)修茸两庑;时尚存棂星门、主殿、明伦堂、文昌阁、教谕署、泮池、云泮桥等建筑,左近还有朱子祠、名宦祠、启圣公祠、欧阳四门先生(欧阳詹)祠,及历代修建碑记等。(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朱熹欧阳詹》)

  1937年南安县治内迁溪美后,南安文庙失去保护,建筑物坍塌,文物四散。

  现代

  1952年,庙殿因驻军军火爆炸酿成火灾,蔓延廊庑,惟前门及部分残垣仅存。

  后学宫所在地划归泉州市(县级市)北峰乡辖,学宫诸建筑物陆续倾记,碑石散失;原址多为附近村民占用,并相继改建为民居。

  至廿世纪60年代,仅存残败不堪的魁星阁1座,以及1956年泉州市人民政府在旧泮池旁所立“郑成功焚青衣处”石碑1座。现魁星阁重修一新。(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郑成功》)

  启动规划复建

  南安文庙现遗址四周被围墙围起,1米多高的石墙将文庙与民居分隔开来,只有1个小缺口可进入,目前占地面积仅存3亩左右。

  现各建筑物大部分已废,仅留存戟门、西庑、贞烈节孝祠等。

  文庙建筑基址大部分保留。残破的旧屋前有1片空地,被开垦为菜地,菜地所在位置就是以前的大成殿。大成殿早年毁于大火。遗址内有1处保存较为完整的丹陛,雕刻清晰可见。在大成殿中殿前,遗留着15个直径近1米的“石墩”,即以前大殿的柱础。剩余的房屋,有1小排为原先的考棚,但不久前因暴雨而屋顶坍塌。残存的屋内,到处都是散落的木灯笼、石柱、条石,有些还有雕刻。在残旧的房屋中,尚存整体盘龙浮雕龙柱、屋顶斗拱等古雕件;屋顶的斗拱规模较大,有10多列,层次分明。

  尚存10方明、清时期重修碑记。其中在原考棚的南侧屋内(因几年前的1场大雨,坍塌了一部分),有3块3米多高的石碑刻嵌入墙体,虽有风化,字迹尚能分辨:中为《南安县重修儒学记》,明·万历四十四年丙辰(1616年)傅履阶撰立;左为《重修南安学记》,侧宽度1米左右,清·康熙五十八年(1719年)吴观域立;右为《南安县重修儒学记》,明·欧阳模撰立。(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欧阳模》)

  2019年,南安市成立南安文庙复建领导小组,与丰泽区协同合作,启动征迁复建工作。

附:其他文物

  《御制·敬一箴·有序》碑

  目前在泉州市南建筑博物馆内,收藏着1通南安文庙“御制·敬一箴·有序”碑。

  《敬一箴》是明世宗·朱厚熜于嘉靖五年(1526年)亲自撰写的劝诫文章,后来颁行天下,立石于全国学宫内。此碑论述的主要是“敬”“一”这两个字。“敬”“恭敬”,指对儒教理学的恭敬;“一”“纯一”,指守卫内心天理这个“一”“箴”即箴言,是一种以规劝告诫为主的文体。“有序”指带有序文。

  南安文庙的《御制·敬一箴·有序》碑立于明·嘉靖十一年(1532年),正面字迹部分模糊难辨,背面文字载述立碑官吏名称与立碑时间。其内容与各地县学的相一致。

  《宸翰》碑

  现存南安文庙“宸翰”碑4通:2通存南建筑博物馆,2通存立于南安文庙旧址东侧招联小学校内。均风化严重,无法辨认其完整内容。

  “宸翰”指皇帝亲笔手诏。嘉靖皇帝为教化天下,稳固政权,以身作则激励天下士子学人,曾将自己所注解的程子“视箴”“听箴”“言箴”“动箴”以及“宋儒氏心箴”以统一格式颁行天下,立石于各地学宫里,碑额皆有“宸翰”字样。所以说,学宫内如安置“宸翰”碑,应有5通,南安文庙“宸翰” 碑可能还有 1 通佚失了。

  其它碑记

  另有《侯重建万魁亭记》、《南安邑侯公老父母去思碑》2通碑记,在南安文庙附近民居中被发现。这2通碑记分别曾是南安文庙附属建筑万魁亭、名宦祠的碑刻。

  实际上,据《南安县志》载,文庙屡废屡兴,或庙址迁建,或庙殿毁废,或毁于流寇,或漂于洪水,或圯于地震,历代一再修葺、扩建、重建,大都由历任知县、邑绅或教谕、学录、训导主持营建,每于修建功竣,即勒石立碑,纪其事,说其难,表其功。据民国四年(1915年)《南安县志·艺文卷》载,有明•嘉靖四十四至四十五年(1505~1506年)、清•康熙八年(1669年)、雍正十一年(1733年)、雍正十二年(1734年)修县学,明•崇祯三年(1630年)修明伦堂,清•雍正十一年(1733年)移建文昌祠、重建文明阁等碑记7方;综合《丰州集稿》所载,历代共计有修建碑记15方,今多无存。

  但在《南安县志》中,还是留存不少与南安文庙相关的“碑记”、“启”等文,如洪科捷《重新南安文庙记》、《重建文明阁》、刘佑《南安县重修学宫碑记》、黄养蒙 《重修南安县庙学记》、周学健《重修南安县学记》、洪世泽《募建学宫东畔小山并构亭浚浦启》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