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人名录——王延钧 (?~935年)
【自立闽国主后改名王鏻,又作王璘,五代·光州固始(今河南固始县)人,
王审知
次子、王延翰之弟。】

  泉州刺史。
  政变:威武军留后
  威武军节度使、守中书令,封瑯琊王
  进封闽王。
  诛王延禀
  自立为大闽国国主:更名鏻。

    ——谋僭号。
    ——绝向后唐的朝贡。
    ——即皇帝位。

  横征暴敛,多信妖巫。
  吴人攻建州。
  诬杀王仁达。
  立陈金凤为皇后。
  为长子继鹏所弑。

  王延钧,后改名王鏻,又作王璘,五代·光州固始(今属河南)人,王审知次子、王延翰之弟。(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王审知》)

  北宋·薛居正卢多逊等《旧五代史·卷134·僣伪列传1·王延钧》:延钧审知次子。”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7?封爵?福州府?五代?王延钧》:延钧审知次子也。”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五代·刺史·王延钧》:王延钧审邽(?应为“审知”)次子也。”

  清·吴任臣《十国春秋·卷91·闽2·惠宗本纪》:惠宗(《通鉴》作,今从《五代史》及《闽书》。),初名延钧太祖王审知次子也。”

  北宋·薛居正卢多逊等《旧五代史·卷134·僣伪列传1·王延钧》、北宋·欧阳修《新五代史·卷68·闽世家第8》有记,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7?封爵?福州府?五代?王延钧》、清·吴任臣《十国春秋·卷91·闽2·惠宗本纪》、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五代·刺史·王延钧》等有传。

泉州刺史

  后唐·同光三年(925年)十二月,王审知薨,其长子王延翰自称威武留侯。天成元年(或称同光四年,926年)一月,即出弟王延钧为泉州刺史;三月,后唐拜王延翰为威武军节度使;十月,王延翰建国(闽国)称王,而犹禀后唐正朔。

  北宋·欧阳修《新五代史·卷68·闽世家第8》:

  延翰子逸审知长子也。

  同光四年(926年),唐拜延翰节度使。是岁,庄宗遇弑,中国多故,延翰乃取司马迁《史记》‘闽越王无诸传’示其将吏曰:‘闽,自古王国也,吾今不王,何待之有?’于是军府将吏上书劝进。十月,延翰建国称王,而犹禀唐正朔。

  延翰为人长大,美皙如玉,其妻崔氏陋而淫,延翰不能制。……

  审知养子、建州刺史延禀,本姓氏,自审知时与延翰不叶。延翰立,以其弟延钧为泉州刺史,延钧怒。”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17·封爵·福州府·王审邽·次子延钧王审邽应为王审知之误)王审知次子延钧,后唐·天成元年以节度行军司马、检校太傅,权泉州刺史。”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五代·刺史·王延钧》:延翰时为泉州刺史。”

  清·吴任臣《十国春秋·卷91·闽2·嗣王世家》:

  “嗣王名延翰,字子逸太祖王审知长子也。(后唐·同光三年,925年,十二月)太祖既薨,延翰自称威武留侯……

  延翰为人长大,美晳如玉,而好读书,通经史。同光四年(926年)春二月,唐庄宗延翰权知军府事奏,三月辛酉[薛居正等《旧五代史》)作辛亥],授延翰威武军节度使。已而庄宗遇弑,明宗改元天成,夏五月甲戍,加同平章事。

  冬十月,延翰乃取司马迁《史记》闽越王·无诸传示众吏,曰:‘闽自古王国也。吾今不王,何待之有?’于是军府将吏上书劝进。己丑,自称大闽国王,立宫殿,置百官,威仪文物皆拟天子制,群下称之曰‘殿下’。赦境内,追崇考忠懿王王审知昭武王,改延平镇曰永平,而犹秉唐正朔。

  王自是骄淫奢侈,跨城西西湖筑室十余里,号曰水晶宫。每携后庭游宴,从子城复道以出。又残暴蔑弃兄弟,袭位裁逾月(天成元年,926年,一月),即出弟延钧为泉州刺史。而建州刺史延禀者,故太祖王审知养子,素与王不协。”

政变:威武军留后

  天成元年(926年)十二月初八,素与王延翰不协的王审知养子、建州刺史王延禀会同泉州刺史王延钧进兵福州,杀王延翰王延禀自以养子,推王延钧立为威武军留后。(后王延钧称帝闽国后即更名王鏻

  北宋·欧阳修《新五代史·卷68·闽世家第8》:

  “二人(延禀、延钧因谋作乱。(同光四年,即天成元年, 926年)十二月,延禀延钧皆以兵入,执延翰杀之。而延钧立,更名审知次子也。”

  “初,延禀之谋杀延翰也,延禀之兵先至,已执延而杀之,明日兵始至,延禀自以养子,推而立之。

  延禀还建州,饯于郊,延禀临诀谓曰:‘善继先志,毋烦老兄复来!’衔之。”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7?封爵?福州府?五代?王延钧》:“初,延禀既杀延翰而立延钧,将还建州,延钧饯于郊。延禀谓之曰:‘善继先志,毋烦老兄复来。’延钧衔之。”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五代·刺史·王延钧》:“后与延禀执杀延翰自立,更名。”

  清·吴任臣《十国春秋·卷91·闽2·嗣王世家》:

  “时王王延翰多取民间女充后庭,采择不已,延钧上书极谏有隙,而延禀以采择事复书不逊,王益大怒。

  (天成元年,926年)十二月,延禀遂与延钧合兵袭福州。延禀顺流先至,福州指挥使陈陶帅众拒之,兵败,自杀。

  是夜,延禀帅壮士百余人趣西门,梯城而入,执守门者,发库取兵仗。及寝门,王惊匿别室。辛卯旦,延禀执之,暴其罪恶,且称王与妃崔氏共弑先王(《五国故事》云:或言忠懿暴终,博陵之鸩故也。),告谕吏民,斩于紫宸门外。”

  清·吴任臣《十国春秋·卷91·闽2·惠宗本纪》:

  延禀之寇福州也,既弑嗣王王延翰,而延钧是日始至(史(《新五代史》)“闽世家”云:明日兵始至,今从《通鉴》。),延禀开门纳之,自以养子,推延钧为威武留后。

  天成二年(927年)春正月戊辰,延禀还建州,延钧饯于郊,延禀临诀谓延钧曰:‘善继先志,勿烦老兄再下!’延钧衔之,逊谢甚恭而色变。”

威武军节度使、守中书令,封瑯琊王

  后唐·天成二年(927年)五月,后唐拜福建留后、检校太傅、舒州刺史王延钧为检校太师、守中书令、福州大都督府长史,充威武军节度使、琅琊郡王。

  北宋·薛居正卢多逊等《旧五代史·卷38·唐书·明宗纪4》:(后唐·天成二年,927年)五月癸丑,以福建留后、检校太傅、舒州刺史王延钧为检校太师、守中书令,充福建节度使、琅琊郡王。”

  北宋·欧阳修《新五代史·卷68·闽世家第8》:“唐即拜节度使,累加检校太师、中书令。”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7?封爵?福州府?五代?王延钧》:“天成二年,唐即拜节度使,累加检校太师、中书令。”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五代·刺史·王延钧》:“后唐即拜节度使,累加简较(?应为“检校”)太师中书令。”

  清·吴任臣《十国春秋·卷91·闽2·惠宗本纪》:

  (天成二年,927年)夏五月癸丑,唐明宗延钧为本道节度使、守中书令,封瑯琊王。册文曰:

  ‘威武军节度观察留后、起复云麾将军、检校太傅、使持节舒州诸军事、守舒州刺史兼御史大夫、柱国、瑯琊县开国伯、食邑七百户王延钧,拱北华星,图南巨翼,五马之声光首出,八龙之价誉相高。既绾珪符,俄从金革。在原无惠,咸推晋后之贤;当璧有徵,大叶楚人之望。而又心倾皎日,义恶浮云,建溪之誓带如河,闽岭之砺山齐岳。父风宛在,臣节弥坚。是命高建牙璋,洞开玉帐,锡以油幢瑞节,广其绿水红莲。宠冠阿衡,贵同缇骑。尊以师而表敬,实其户而增封。并示贞荣,仍加懿号,勉膺殊渥,永保令终。

  可依前授起复云麾将军、右金吾卫大将军、员外置同正员、检校太师、守中书令、福州大都督府长史,充威武军节度、福建管内观察处置兼三司发运等使,封瑯琊王。’

  冬十一月,贡犀牛、香药、海味等于唐。”

进封闽王

  后唐·天成三年(928年)七月,王延钧王鏻)进封闽王。

  北宋·欧阳修《新五代史·卷68·闽世家第8》:“封闽王。”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7?封爵?福州府?五代?王延钧》:(天成)三年,封闽王。”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五代·刺史·王延钧》:“封闽王。”

  清·吴任臣《十国春秋·卷91·闽2·惠宗本纪》:

  “天成三年(928年)秋七月戊辰,唐遣吏部郎中裴羽、右散骑常侍陆崇进封王为闽王。
冬十二月,度民二万为僧,由是闽地多僧。王弓量田土第为三等,膏腴上等以给僧道(因有寺田之名。),其次以给土著,又其次以给流寓。科取之法,大率效唐两税而加重焉。是时,巨蟒见侯官乌石山,长六七丈,色如黄金,王命运土塞之,镇以佛殿。

  天成四年(929年)冬十月戊戍,进谢恩银器六千五百两、金器一百两、锦绮罗三千匹于唐,并犀牙、玳瑁、真珠、龙脑、笏扇、白氎、红氎、香药等。

  十二月,奉国节度使、知建州王延禀(《册府元龟》又云:王延钧表兄延禀为建州节度使,累官中书令。)执称疾退居里第,请命于唐,以建州授其子继雄。庚子,唐诏继雄为建州刺史。

  长兴元年(930年)春二月,唐改元长兴。夏六月癸巳朔,日有食之。冬十月,王遣使贺唐郊礼毕,白金七千两及蕉牙、香药、金器百两。是时,以太祖王审知元从为拱宸、控鹤二都。(按《五国故事》:威武军,忠懿王之亲兵也,以军额而名之。今又为拱宸、控鹤都,岂即威武军而改邪?)”

王延禀

  后唐·长兴二年(931年),王延钧为防建州刺史王延禀在外自立,准将其召回福州。四月,王延禀叛,进击福州。王延钧击败之,擒延禀;五月斩延禀于市。

  北宋·欧阳修《新五代史·卷68·闽世家第8》:

  “长兴二年(931年)延禀率兵击,攻其西门,使其子继雄转海攻其南门,王仁达拒之。仁达伏甲舟中,伪立白帜请降,继雄信之,登舟,伏兵发,刺杀之,枭其首西门,其兵见之皆溃去。

  延禀见执。诮之曰:‘予不能继先志,果烦老兄复来!’延廪不能对,遂杀之。

  延禀继升守建州,闻败,奔于钱塘。”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7?封爵?福州府?五代?王延钧》:

  “长兴二年,延禀时为奉国节度使,闻延钧有疾,率其子建州刺史继雄,将水军袭福州。延钧遣楼船指挥使王仁达拒之。仁达伪降,继雄喜,登舟慰抚,仁达斩之。

  延禀众溃,追擒之。延钧见之曰:‘果烦老兄复来!’延禀惭不能对,遂杀之。

  乃遣其弟、都教练使延政如建州,慰抚吏民,唐即拜延政为建州刺史。”

  清·吴任臣《十国春秋·卷91·闽2·惠宗本纪》:

  “长兴二年(931年)夏四月,王延禀闻王有疾,以次子继昇知建州留后,帅建州刺史继雄将水军袭福州。

  癸卯,延禀击西门,继雄攻东门,王遣从子、楼船指挥使仁达拒于南台江,仁达伏甲舟中,伪降,继雄登舟抚慰,仁达乘机斩其首,枭于西门。延禀方纵火攻城,见之恸哭,仁达出兵击之,众溃,左右以斛舁延禀走。甲辰,追擒之。

  王见延禀曰:‘果烦老兄再下!’延禀惭不能对。

  王囚之别室,遣使者如建州招抚其党,其党杀使者,奉继昇及弟继伦奔吴越。

  五月,斩延禀于市,复其姓名曰周彦琛,命弟都教练使延政如建州抚慰吏民。”

自立为大闽国国主:更名王鏻

  谋僭号

  长兴二年(931年)六月,王延钧宝皇宫,以道士陈守元为宫主。十二月,陈守元假宝皇之命示意王延钧可为天子。长兴三年(932年)六月,陈守元再次确认,巫者徐彦等亦附会,王延钧始谋称帝。

  北宋·欧阳修《新五代史·卷68·闽世家第8》:

  好鬼神、道家之说,道士陈守元以左道见信,建宝皇宫以居之。

  守元曰:‘宝皇命王少避其位,后当为六十年天子。’欣然逊位,命其子继鹏权主府事。

  既而复位,遣守元宝皇:‘六十年后将安归?’守元宝皇语曰:‘六十年后,当为大罗仙人。’”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7?封爵?福州府?五代?王延钧》:延钧好神仙之术,道士陈守元、巫者徐彦林兴盛韬共诱之,作宝皇宫;极土木之盛。守元延钧曰:‘宝皇命王少避其位,后当为六十年天子。’延钧欣然逊位,命其子继鹏权主府事。既而复位,遣守元问宝皇:‘六十年后将安归?’守元传宝皇语曰:‘当为大罗仙人。’”

  清·吴任臣《十国春秋·卷91·闽2·惠宗本纪》:

  (长兴二年,931年)六月,作宝皇宫,以道士陈守元为宫主。

  先是,福州有王霸坛、炼丹井。坛边皂荚木久枯,一旦忽生枝叶,井中复有白龟浮出,会掘地得石铭,有‘王霸裔孙’之文。王以谓应己,遂于坛侧建宫,极土木之盛,而巫者徐彦朴盛韬守元皆用左道以进。

  秋七月,唐封故闽越王·无诸为富义王,从王请也。

  冬十二月,陈守元称宝皇之命,语王曰:‘王避位受道,当为天子六十年。’丙子,王命长子威武节度副使继鹏权军府事,逊位受箓,道名元锡

  长兴三年(932年)春三月甲辰,王复位。

  夏六月,王酷信神仙之术,谴陈守元宝皇:‘六十年天子后将安归?’守元宝皇语:‘六十年后为大罗仙主。’徐彦等亦附会曰:‘北庙崇顺王常见宝皇,其言与守元同。’王益自负,始谋称帝……(《闽海丛谈》云:闽王·日祈太乙神册,逾年,双鹤徘徊而下,遂谋僭号。)”

  绝向后唐的朝贡

  后唐·长兴三年(932年)六月,王延钧趁上书报告吴越国王钱鏐薨之机,向后唐乞封尚书令,不报,遂断绝向后唐的朝贡。

  北宋·薛居正卢多逊等《旧五代史·卷134·僣伪列传1·王延钧》:“后唐·长兴三年(932年),上言吴越国王钱鏐薨,乞封为吴越王(?),不报。”

  北宋·欧阳修《新五代史·卷68·闽世家第8》:“长兴三年(932年)上书言:‘楚王·马殷、吴越王·钱镠皆为尚书令,今皆已薨,请授臣尚书令。’唐不报,遂绝朝贡。”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五代·刺史·王延钧》:(后唐)长兴三年(932年),上书后唐请得为尚书令,不报,遂绝朝贡。”

  清·吴任臣《十国春秋·卷91·闽2·惠宗本纪》:[长兴三年(932年)六月]上表于唐,言:‘楚王·、吴越王·皆为尚书令,今已薨,请授臣为尚书令。’唐不报,遂绝朝贡。”

  即皇帝位

  后唐·长兴四年(933年),王延钧即皇帝位,更名王鏻,国号闽,改元龙启,立五庙,置百官;然犹称藩于后唐。

  北宋·薛居正卢多逊等《旧五代史·卷134·僣伪列传1·王延钧》:“未几,自称帝,国号大闽,改元龙启,然犹称藩于朝廷。”

  北宋·欧阳修《新五代史·卷68·闽世家第8》:乃即皇帝位,受册于宝皇,以黄龙见真封宅,改元为龙启,国号闽。追谥审知为昭武孝皇帝,庙号‘太祖’,立五庙,置百官,以福州为长乐府。”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7?封爵?福州府?五代?王延钧》:(长兴)四年(933年),有言其封宅龙见者,延钧更命其宅曰‘龙跃官’。遂诣宝皇宫受册,备仪卫入府,即皇帝位,更名,国号闽,改元龙启,追谥审知为‘昭武孝皇帝’,庙号‘太祖’。立五庙,置百官。”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17·封爵·福州府·王审邽·次子延钧王审邽应为王审知之误)“后杀延翰而自立,僭号改元。”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五代·刺史·王延钧》:“未几窃号,改元龙启(933年),国号闽,追谥审知为‘太祖’。”

  清·吴任臣《十国春秋·卷91·闽2·惠宗本纪》:

  “龙启元年(后唐·长兴四年,933年)春正月,黄龙见真封宅,王更命其宅曰‘龙跃宫’。又造东华宫,穷工极丽,宫中供匠作者万人。遂诣宝皇宫受册,备仪卫,入府,即皇帝位,国号大闽,大赦(《五国故事》云:赦书有日行五十里之说,闻者哂之。),改元龙启,更名。(时金陵人馈绫于闽,易其名曰花绢,意避其讳,亦戏之也。)追尊父祖,立五庙,封高盖山为西岳(后吴越得闽地,封支提山为东岳。)。以僚属李敏为左仆射、门下侍郎,子节度副使继鹏为右仆射、中书侍郎、同平章事,以亲吏吴勗为枢密使。

  帝初不欲尽兼尊称闽国皇,翰林学士周维岳进曰:‘陛下欲称国皇,臣亦止称翰林学生。’乃止。

  又即位时,帝既披衮冕,恍惚不能自知,久而方苏,许饭僧三百万、缮经二百万,寻少安。(《五国故事》云:后于诸寺赛所许愿文疏中明其事。)

  是月,唐册礼使裴杰程侃适至海门,遂以为如京使,固求北还,不许。

  帝以国小地僻,常谨事四邻,由是境内差安。

  夏四月,封继鹏为福王,充宝皇宫使。”

横征暴敛,多信妖巫

  王延钧立国后,任用酷吏薛文杰为国计使,又多信妖巫徐彦盛韬,横征暴敛,逼反建州土豪吴光,残杀宗室、勋臣,闽人皆怨。

  北宋·欧阳修《新五代史·卷68·闽世家第8》:

  “而闽地狭,国用不足,以中军使薛文杰为国计使。文杰多察民间阴事,致富人以罪,而籍没其赀以佐用,闽人皆怨。

  又荐妖巫徐彦,曰:‘陛下左右多奸臣,不质诸鬼神,将为乱。’使视鬼于宫中。
文杰与内枢密使吴英有隙,病在告,文杰曰:‘上以公居近密,而屡以疾告,将罢公。’曰:‘奈何?’文杰因教曰:‘即上遣人问公疾,当言头痛而已,无他苦也。’以为然。

  明日,讽使巫视疾,巫言:‘入北庙,见为崇顺王所讯,曰:汝何敢谋反?以金槌击其首。’以语文杰文杰曰:‘未可信也,宜问其疾如何。’遣人问之,曰:‘头痛。’以为然,即以下狱,命文杰劾之,自诬伏,见杀。

  尝主闽兵,得其军士心,军士闻死,皆怒。”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7?封爵?福州府?五代?王延钧》:

  “闽地狭,国用不足,命中军使薛文杰为国计使。文杰性巧佞,以聚敛求媚,亲任之。文杰阴求富民之罪,籍其财。被榜捶者,胸背分受,仍以铜斗火熨之。

  建州土豪吴光入朝,文杰利其财,将治之。怨怒,帅其众且万人叛奔吴。

  文杰又说抑挫诸宗室。其从子继图不胜忿,谋反坐诛,连坐者千余人。

  文杰又言于曰:‘陛下左右多奸臣,非质诸鬼神不能知也。盛韬善视鬼,宜使察之。’文杰恶枢密使吴勖有疾,文杰省之曰:‘主上以公久疾,欲罢公近密。仆言,公但小苦头痛,将愈矣。主上或遣使来问,慎勿以他疾对也。’明日,使言于曰:‘适见北庙崇顺王讯吴勖谋反,以铜钉钉其脑。’以告文杰。曰:‘未可信也,宜遣使问之。’果以头痛对。即收下狱,遣文杰治之。自诬服,并其妻子杀之。由是国人益怒。”

  清·吴任臣《十国春秋·卷91·闽2·惠宗本纪》:

  (龙启元年,933年)五月,福州地震,帝避位修道,命福王·继鹏权总万几。

  初,昭武帝府舍皆庳陋,至是大作宫殿,所费不赀。秋七月戊子,帝复位,以中军使薛文杰为国计使。文杰以聚敛求媚。

  建州土豪吴光入朝,文杰利其财,将求罪治之,怨怒,帅众万人奔吴。

  九月,帝从子继图谋反,伏诛。是月,杀枢密使吴勗

  冬十一月,尊鲁国太夫人黄氏为皇太后。

  十二月,以福州为长乐府(称东都,领福、泉 、建、汀、漳五州。),升永贞镇为永贞县,感德场为宁德县,归化场为德化县,大同场为同安县,桃林场为桃林县,又改侯官县曰闽(闽县),旧长乐县曰侯官。”

吴人攻建州

  龙启二年(934年),吴光请兵于吴,吴?信州刺史蒋延徽引兵会攻建州,王延钧遣兵救之;兵士在途不肯进,请得薛文杰飨食之,王延钧赦之不及;军乃踊跃,败延徽兵。

  北宋·欧阳修《新五代史·卷68·闽世家第8》:

  “是岁(龙启二年,934年),吴人攻建州,遣其将王延宗救之,兵士在道不肯进,曰:‘得文杰乃进。’惜之不与,其子继鹏请与之以纾难,乃以槛车送文杰军中。文杰善数术,自占云:‘过三日可无患。’送者闻之,疾驰二日而至,军士踊跃,磔文杰于市,闽人争以瓦石投之,脔食立尽。明日,使者至,赦之,已不及。

  初,文杰造槛车,以谓古制疏阔,乃更其制,令上下通,中以铁芒内向,动辄触之,既成,首被其毒。”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7?封爵?福州府?五代?王延钧》:

  吴光请兵于吴。吴?信州刺史蒋延徽引兵会攻建州。遣其将王延宗救之。兵士在道不肯进,曰:“不得文杰不能讨贼。”惜之不与。太后及福王·继鹏请与之以纾难,乃以槛车送文杰军中。文杰善术,自占云,过三日可无患。送者闻之,疾驰二日而至。士卒脔食之。明日,使人赦之,已不及。

  初,文杰造槛车,谓古制疏阔,乃更其制,形如木柜,攒以铁芒内向,动辄触之。既成,首被其毒。”

  清·吴任臣《十国春秋·卷91·闽2·惠宗本纪》:

  “是岁(龙启元年,933年)吴光请兵于吴,吴·信州刺史蒋延徽不俟朝命,引兵会攻建州,帝遣使求救于吴越。

  龙启二年(934年)正月上元节,御大酺殿,召弘文馆直学士王倜等观灯,赐宴。

  是月,吴·蒋延徽败我兵于浦城,遂围建州。帝谴上军使张彦柔、从弟骠骑大将军延宗将兵万人救之。延宗军及中途,士卒不进,请薛文杰飨食之。帝亟谴使赦之,不及。延徽攻建州垂克,徐知诰延徽与临川王濛善,恐奉以图兴复,召之归。延徽引兵以北,我兵追击,败之。已而谴使来求成。

  冬十一月,幸泉州,如皇太后母家。诏沿海居民屋瓦悉得粘土。

  是岁,有野麂入东门,帝曰:‘朕土地虽小,不可属东麂也。’时闽语以两浙为东麂,故及之云。(后福州卒归吴越,人谓有先兆。)”

诬杀王仁达

  闽?龙启三年(934年),改元永和。忌从子亲从、都指挥使王仁达,诬以罪族诛。

  北宋·欧阳修《新五代史·卷68·闽世家第8》:

  “龙启三年(934年),改元永和。

  王仁达延禀有功,而典亲兵,心忌之,尝问仁达曰:‘赵高指鹿为马,以愚二世,果有之邪?’

  仁达曰:‘二世愚,故高指鹿为马,非赵高能愚二世也。今陛下聪明,朝廷官不满百,起居动静,陛下皆知之,敢有作威福者,族灭之而已。’

  惭,赐与金帛慰安之。退而谓人曰:‘仁达智略,在吾世可用,不可遗后世患。’卒诬以罪杀之。”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7?封爵?福州府?五代?王延钧》:

  “龙启三年,改元永和。

  王仁达有擒延禀之功,性慷慨,言事无所避,心忌之,尝问仁达曰:‘赵高指鹿为马,以愚二世,果有之耶?’仁达曰:‘秦二世愚,故指鹿为马,非能愚二世也。今陛下聪明,朝廷官不满百,起居动静,陛下皆知之。敢有作威福者,族灭之而已。’

  惭,赐以金帛,退谓人曰:‘仁达智略,在吾世可用,不可遣后世患。’卒诬以罪杀之。”

  清·吴任臣《十国春秋·卷91·闽2·惠宗本纪》:“族诛从子亲从、都指挥使仁达。”

陈金凤为皇后

  王延钧妻早卒,继室金氏贤而不见容,嬖王审知侍婢陈金凤。永和元年(后唐·清泰二年,935年)正月,立陈金凤为皇后,而以其族人守恩匡胜为殿使。十月,因王延钧得风疾,陈金凤又与幸臣归守明、百工院使李可殷私通,国人恶之。

  北宋·欧阳修《新五代史·卷68·闽世家第8》:

  妻早卒,继室金氏贤而不见容。审知金凤,姓陈氏嬖之,遂立以为后。

  初,有嬖吏归守明者,以色见倖,号归郎后得风疾,陈氏归郎奸。又有百工院使李可殷,因归郎以通陈氏命锦工作九龙帐,国人歌曰:‘谁谓九龙帐,惟贮一归郎!’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7?封爵?福州府?五代?王延钧》:

  妻早卒,继室金氏,贤而不见容。审知金凤,姓陈氏,陋而淫,嬖之,遂立为后,而以其族人守恩匡胜为殿使。

  初,有嬖吏归守明者,以色见幸,号‘归郎’。后得风疾,陈氏归郎私通。又有百工院使李可殷,因归郎以通陈氏命锦工作九龙帐。国人歌曰:‘谁谓九龙帐,惟贮一归郎。’”

   清·吴任臣《十国春秋·卷91·闽2·惠宗本纪》:

  “永和元年(后唐·清泰二年,935年)春正月丙申朔,大赦,改元。立淑妃陈氏为皇后。帝两娶氏,皆美而无宠。后本昭武帝侍婢金凤,帝嬖之,以其族人守恩匡胜为殿使。

  二月,设倾筐会于甘露堂。(时甘露堂前茶树二,郁茂婆娑,宫人呼为清人树。春时嫔嫱戏摘新芽,堂中设倾筐会。)

  夏六月,以宫人李春燕赐福王继鹏

  (闽·永和元年,935年)冬十月,帝素得风疾,后(指陈金凤与幸臣归守明、百工院使李可殷私通,国人恶之,莫敢言。”

  王延钧陈金凤建一座长颠倒是非宫,终日相伴嬉戏,朝政交由长子王继鹏(后改名王昶闽康宗)处理。

  王延钧还在福州西湖建造亭、台、楼、榭,湖中设楼船,西湖遂成御花园。王延钧“浮彩舫数百于西湖,每船载宫女二三十人,衣短衣,鼓楫争先,而自乘大龙以观。”

  陈金凤曾作《乐游曲》,使宫女同声歌之。词曰:“龙舟摇曳东复东,采莲湖上红复红。波澹澹,水溶溶,如隔荷花路不通。西湖南湖斗彩,青蒲紫蓼蒲中洲。波渺渺,水悠悠,长奉君王万岁游。”

为长子继鹏所弑

  王延钧次子王继韬王继鹏相恶,怒其所为,欲谋杀之。王继鹏与皇城使李仿合谋,永和元年(935年)杀王延钧王继韬陈金凤归守明李可殷等。王继鹏即位,更名王昶,葬王延钧于今福州市莲花山,谥惠皇帝,庙号太宗

  北宋·薛居正卢多逊等《旧五代史·卷134·僣伪列传1·王延钧》:“清泰元年(934年,?),遇弑。子嗣。”

  北宋·欧阳修《新五代史·卷68·闽世家第8》:

  春燕有色,其子继鹏蒸之,已病,继鹏陈氏以求春燕怏怏与之。其次子继韬怒,谋杀继鹏继鹏惧,与皇城使李仿图之。

  是岁(永和元年,935年)十月,飨军于大酺殿,坐中昏然,言见延禀来,仿以为病已甚,乃令壮士先杀李可殷于家。

  明日晨朝,无恙,问仿可殷何罪,仿惧而出,与继鹏率皇城卫士而入。闻鼓噪声,走匿九龙帐中,卫士刺之不殂,宫人不忍其苦,为绝之。继韬后、归郎皆为仿所杀。
立十年见杀,谥曰‘惠皇帝 ’,庙号‘太宗’。”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27?封爵?福州府?五代?王延钧》:

  李春燕有色,其子继鹏烝之。已病,继鹏陈氏以求春燕怏怏与之。其次子继韬怒,谋杀继鹏继鹏惧。

  先是,继鹏匡胜无礼,而皇城使李仿亦恨可殷谮己。

  疾甚,仿使人杀可殷陈金凤诉之。力疾视朝,诘可殷死状。仿惧而出,俄引步兵鼓噪入宫。匿帐下,乱兵刺杀之。仿继鹏遂杀后及守恩匡胜守明继韬
继鹏即位,更名。谥曰‘惠皇帝 ’,庙号‘太宗’。”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4·政绩志文秩1·五代·刺史·王延钧》:(闽国)永和元年(后唐·清泰二年,935年),为子继鹏所弑,谥惠,庙号太宗。”

  清·吴任臣《十国春秋·卷91·闽2·惠宗本纪》:

  可殷常谮皇城使李倣于帝,而后族人匡胜复无礼于福王·继鹏继鹏又与弟继韬旧相恶,因与密图数人。

  己卯,帝疾甚,继鹏有喜色。以帝必不起,使壮士持白梃杀可殷于家。

  庚辰,帝疾少间,后诉之,帝力疾视朝,诘可殷死状,惧而出,与继鹏率皇城卫士鼓噪入宫。帝闻变,匿九龙帐中,乱兵刺之,不殊,宛转未绝。宫人不忍其苦,为绝之。后、继韬归守明陈守恩匡胜皆为所杀。

  帝立凡十年。

  [氏《五代旧史》本传云在位十二年,氏《九国志》云在位十一年,《闽王列传》、《纪年通谱》皆云在位十年,盖惠宗(后唐)天成元年(926年)自立,是岁丙戍,至(闽)永和元年乙未(935年),正当十年,而《五代旧史》、《九国志》俱误也。

  惠宗改元永和实在唐(后唐)·清泰二年(935年),是岁冬见杀,而《五代旧史》、《九国志》、《运历图》皆无永和之号,又《运历图》书惠宗见杀在(后晋)天福元年丙申(936年),亦误也。]

  谥曰齐肃明孝皇帝,庙号惠宗。(史作谥惠皇帝,庙号太宗。今从《通鉴》。)

  惠宗未殂之先,有赤虹入其室,饮以金盆水,吸之立尽;又芝生于殿门。占者以谓不祥,未几遇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