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日山(中卷)

  东峰(姜相峰,麒麟山,东台。)
    ——姜相峰。
    ——姜相台(概说。诗词。)
    ——聚秀阁(东峰姜相台后平地上)。
    ——东峰道场。
    ——姜相峰祠(东台)。
    ——登台庙。
    ——廓然亭(姜相峰西侧半山处。概说。诗词。)
    ——姜相坟[姜公辅墓,唐丞相姜公辅墓。姜相峰东南麓。唐·永贞元年秦系为营葬。南宋·淳熙十三年重修。明·弘治初两修(概述。弘治四年傅凯《唐相姜公墓碑记》)。清·乾隆十五年修。现代。墓制。诗。]
    ——无名木(东峰南麓)。
  西峰(高士峰、西台。)
    ——概说(九日山之西。诗咏。)
    ——石佛岩(北宋·乾德三年陈洪进建造。明·万历卅年重修。清·康熙卅三年重修。规制。碑记。)
    ——百级石(石佛岩外)。
    ——钓台(石佛岩之前)。
    ——秦君亭(隐君亭。西峰石佛岩下。唐·天宝末秦系结庐于此。五代·后周·显德三年陈洪进始建亭。北宋诗词。南宋诗词。明·万历廿一年重修(南安县令蒋如京重修。郑维岳《重修秦君亭记》)。明诗。清·嘉庆廿年重建。近现代。景物。)
    ——无等岩(秦君亭址下岩前)。
    ——孔希岛墓(“无等岩”之下)。
    ——“九日山”三个大字崖刻。
    ——翻经石(“一眺石”前)。
    ——一眺石(在“翻经石”左近)。
    ——碧玉峡(应在西峰“一眺石”与“无等岩”之间的峭岩陡坡处。)
  白云坞(东峰、西峰、北峰三峰怀抱的低洼处)
    ——白云井、白云堂。
    ——仙人桥(菩萨泉上方不远、白云坞入口处的九日山东、西两峰交界处。))
  上山岩道
    ——菩萨泉(菩提泉,菩萨坑。上山岩路北侧,东西两峰相交山峡间。)
    ——琴泉轩(“白云坞”下“菩萨泉”边一带。)。
    ——思古堂(怀古堂。半山里许道上。)
    ——小清凉石(应在旧日上九日山路边)
  玉立石(八戒石。九日山西北山脊。)
  乱峰轩。
  晋朝松。
  二贤祠、三贤祠、四贤祠

    ——二贤祠(姜、秦二公祠。南宋·绍兴廿一年赵令衿始建于延福寺之东,自为《记》。南宋·乾道王十朋迁西峰石佛之下。)
    ——三贤祠。
    ——四贤祠。

东峰(姜相峰、东台)

  东峰,或曰“东台”,又因形如麒麟,俗名“麒麟山”;以“姜相峰”名著。

  相峰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地理·山川·泉州府·南安县·九日山》:“姜相峰,在九日山之东。唐丞相姜公辅贬为州别驾,卒葬于此,因名。”(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姜公辅》)

  民国《南安县志·卷2·舆地志2·山·九日山》:“姜公辅所居在九日山左。公辅唐德宗相,谪官来泉居此。”

  北宋·吕造《题姜相峰》:(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泉州人名录·吕造》)

  “陪銮先请诛贼臣,鸾台继入持洪钧。文石抗辞忤万乘,武泥谪官来七闽。
  旧台可认蔚罗薄,余基犹占苍岭新。林际红浆摘嘉果,岩中绿粉封疏筠。
  烟松翻红徒偃盖,雨苔叠碧空成茵。回首唐风不足振,可怜满腹藏经纶。”

  南宋·王十朋《姜相峰》(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83·词翰·泉州府·题咏》收录):(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王十朋》)

  “相国忠如宋广平,危言流落晋江城。天资自直无心卖,何处青山亦得名。”自注:明皇宋璟德宗相,皆有卖直取名之语,故云。”

  南宋·绍兴八年(1138年),莆田人黄公度龚茂良这两位同乡、同榜,又同时到泉州府任职(为泉州推官,为南安主簿),绍兴十二年壬戍(1142年)秋,又同时离任。离任前夕他们又相约同游九日山,凭吊先贤姜公辅,并合题绝句1首,刻于姜相峰绝顶“姜相峰”题刻西侧岩壁上。(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公度龚茂良》)

  民国《南安县志·卷48·艺文志4·诗歌·宋诗》:

   “《题姜相峰(五绝)》(黄公度):

  ‘抱琴历高岑,拂石就晚阴。空山对摇落,怀哉千古心。’”
  【注:
  ①“抱琴”:喻两人结成知音。
  ②“晚阴”:夕阳在西峰石佛那边徐徐降落。
  ③“摇落”:秋风摇落凋残的叶片,悄悄而下。
  ④“怀哉千古心”:倾慕和感慨先贤姜公辅。】

  民国《南安县志·卷48·艺文志4·诗歌·明诗》:

  “《题姜相峰七律》(临川人黄济,邑令):黄济,明·临川人,弘治进士。弘治三年(1489年)知南安县。】

  ‘龙颜曾犯进规箴,一寸忠贞百炼金。流落闽山终白首,匡扶唐祚有丹心。
  幽潜表揭名卿笔,苔藓摩挲过客吟。千古高山人仰止,乘闲我亦乐追寻。’”

  民国《南安县志·卷48·艺文4·诗歌·清诗》:

  “《题姜相峰次王梅溪王十朋韵(七绝)二首》(陈桂洲):

  ‘政赖公佐太平,何缘谠论窜山城。荒坟遗庙寒烟里,千古高峰喜得名。 ’

  ‘事轶当年尽不平,公去后国倾城。虽然隐逸南邦老,万古峰传宰相名。’”

  清·泉州庄为珙(字石夫《九日山怀别驾》

  “谪向闽山志未平,一抔净土蛰忠贞。秋风也解孤臣苦,吹上松林作恨声。”

  相台

  概说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3·宫室·泉州府·南安县·姜相台》:“姜相台,在九日山姜相峰之下。旧有石台,唐相姜公辅尝登览于此,因名。”

  民国《南安县志·卷6·营建志3·亭阁台楼堂室堤·姜相台》:“姜相台,在九日山姜相峰之下,以石为台。唐丞相姜公辅常登览于此。”

   民国《南安县志·卷2·舆地志2·山·九日山》:“《闽书》:山故有三十六奇……一曰‘姜相台’。”

  “姜相台”在东峰,是姜公辅结庐隐居处。台系一坦平巨岩,可坐10余人。当年公辅闲坐眺览,傲啸山水,与西峰秦系偕隐13年。北宋·庆历四年(1044年),翰林学士、泉州同安县书法家苏绅在麒麟山石磴上题刻相峰”3字斗大隶书,后人即称东峰为相峰”,平台为相台”。(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苏绅》)

  民国《南安县志·卷2·舆地志2·山·九日山》:“庆历四年,苏绅大书‘姜相峰’三字于石。峰顶有磴(“磴”:石头台阶),可坐十数人。宋人有《相台诗》。公辅殁,遂葬焉。”

  民国《南安县志·卷47·艺文志3·表疏策启跋考等·金石》:“‘姜相峰’镌石,唐·姜公辅德宗,谪官来泉,居九日山左。庆历四年,苏绅大书‘姜相峰’三字于石崖。”

  诗词

  民国《南安县志·卷48·艺文志4·诗歌·宋诗》:

   “《登相台(七律)二首》(吴栻

  ‘满林红叶坠纷纷,耆老犹言别驾坟。旧府光华关右月,故乡萧索海南云。
酒杯湖上同方伯,茶灶岩边共隐君。二百余年真一梦,绕墙荒陇半耕耘。’

  ‘苑门北出祸匆匆,叩马何人独记公。葬厚欲裁宁诈直,谋南能利信真忠。
刚名腊后乔林雪,废迹秋来败叶风。华表千年相对鹤,长看碑锁旧亭中。’”

  【按:吴栻,字顾道,北宋·瓯宁人(今福建建瓯),从周仆学,熙宁六年(1073年)进士。徽宗·崇宁二年(1103年)和高丽修好,派给事中吴栻和户部侍郎刘逵出使高丽。回国后,任开封知府,擢工部、户部侍郎,后调宛邱知府。大观元年(1107年)后,历任苏州、陈州、河中及成都府知府,后调京任兵部侍郎,又调龙图阁大学士,再帅成都。徽宗称其为官“清勤循良”。再调中山府知府时去世。】

  “《题相台(七古)》(邑人吕造,进士):

  ‘陪銮先请诛贼臣,鸾台继入持洪钧。文石抗辞忤万乘,武泥谪官来七闽。
旧台可认翠萝薄,余基犹占苍岑新。林际红浆摘嘉果,岩中绿粉封疏筠。
烟松翻黄徒偃盖,雨苔叠碧空成茵。搔首唐风不足振,可怜满腹藏经纶。’”

  “《吊相旧隐室(七古)》(郭正):

  ‘青山为主身为客,主人借客青山宅。白云自在千里飞,长松不换三冬碧。
藤枯谁与写作龙,龟老何年化为石。落花流水发源深,鸣雁过江悲晚色。
家无妻子心无累,顶冒寒霜踵藏息。月明舞影聊尽欢,一点尘寰不留迹。
倘来轩冕真可嗟,朝为公卿暮逋谪。屈原贾谊尔为谁,问君何似青山客!’”

  明·黄克晦《题姜相台》:(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克晦》)

  相登临处,青山客落晖。故人今不见,来日去如飞。
  一径迷芳草,孤坟隔翠微。欲知消百感,惟有醉时归。”

  聚秀阁

  聚秀阁,位于东峰相台后平地上,系唐代姜公辅隐东峰时筑室旧处。

  北宋·熙宁八年(1075年),沙县城西人陈偁首知泉州,曾在该处近旁构筑“读书山房”,令其第3子陈瓘在此潜心攻读。(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陈偁陈瓘》)

  元丰(1078—1085年)间,始建“聚秀阁”。元·至顺三年(1332年)火,至元元年(1335年)僧宗应重兴,至正十四年(1354年)又火,废。

  民国《南安县志·卷6·营建志3·亭阁台楼堂室堤·聚秀阁》:

  “聚秀阁,在延福寺秦君亭之左。

  宋·元丰(1078—1085年)间建。壁有蔡忠惠蔡襄忠惠祈雨诗真迹及曾楚公曾会卒赠楚国公)题跋。

  元·至顺三年(1332年)火,至元乙亥(至元元年,1335年)宗应重兴,至正甲午(至正十四年,1354年)又火。今废。”

  民国《南安县志·卷2·舆地志2·山·九日山》:“《闽书》:山故有三十六奇……一曰‘聚秀阁’。”

  东峰道场

  南宋初,道士在“聚秀阁”设醮禳灾,又称“东峰道场”

  民国 《南安县志·卷2·舆地志2·山·九日山》:“《闽书》:山故有三十六奇……一曰‘东峰道场’。”

  朱熹曾两度登临此地:

  一是绍兴廿六年(1156年),朱熹任同安主簿时,登临“东峰道场”场讲学。

  二是绍熙元年(1190年),朱熹赴漳州任途中重游九日山东峰故地,作《奉酬九日东峰道人公见赠之作》“几年回首梦云关,此日重来两鬓斑。点检梁间新岁月,招呼台上旧溪山。三生漫说终无据,万法由来本自闲。一笑支郎又相恼,新诗不落语言间。”并于东峰西侧主持建造“思古堂”,题“仰高”堂额,此外还在西峰大书“九日山”山名,惜其真迹后世湮没,无迹可寻。(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朱熹》)

  南宋·乾道四年(1168年)起知泉州的王十朋,留有《聚秀阁》诗,曰:“清源山远水流长,九日溪山更异常。高阁摩云聚秀气,禅僧秀气聚中藏。”(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王十朋》)

  姜相峰祠

  除“聚秀阁”外,当时东台应该还有为纪念姜公辅相峰祠”

  民国《南安县志·卷48·艺文志4·诗歌·宋诗》:

  “《题相峰前祠(七律)》(王十朋):

  ‘姓名端合上麒麟,当世那知相是真。遗冢尚余封马鬛,孤忠曾记犯龙鳞。
三巴流落知音士,九日追陪辟世人。精爽不迷祠宇后,俨然犹肃旧冠巾。’”

  “《题姜相峰前祠和韵七律(傅伯寿,佥书枢密):(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傅伯寿》)

  ‘草间荒冢没麒麟,古寺何人为写真?华表不归空怨鹤,长松半落欲生鳞。
  艰难曾籍
(“籍”:疑为“藉”之误)扶危力,鲠介原非卖直人。安得正元同正观,怀思忠愤一沾巾。’”

   “《又题七绝》(傅伯寿自得子)

  ‘早岁声名起日南,暮年病骨卧烟岚。死生有地皆天命,不用人间更疾谗。’”

  登台庙

  明·嘉靖(1522—1566年)间,九日山下、南安丰州人(时丰州为南安县治所在地)黄养蒙相峰祠”旧址建“登台庙”,祀金娘娘。(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养蒙》)

  民国《南安县志·卷6·营建志3·亭阁台楼堂室堤·东台》:“东台,在九日山。是处为黄养蒙读书处。后祀‘护国注生夫人’,颇著灵感,故诸胜多倾,独东台修葺如前。”

  黄养蒙黄澄之子。黄澄于嘉靖二年(1523年)及第,历刑部员外郎、广东按察使佥事等。他仿效陈偁“九日山书室”于东台“姜相峰祠”旧址,供其子黄养蒙攻读之用。黄养蒙于嘉靖廿年(1541年)举进士,官至南太常少卿、光禄寺卿、北户部侍郎,后因疾致仕。黄养蒙曾作《九日山书室》,追忆他在九日山上读书的时光:“曾楹茅屋九山曲,时望金溪小径通。堆叶扫云寻老子,烹茶读《易》梦周公……”

  乡人传说,黄养蒙在朝为官时,曾受内宫金娘娘眷顾。黄养蒙致仕回到丰州后,念及金娘娘的恩情,把“九日山书室”修建为庙宇,塑金娘娘像奉祀。黄养蒙还向朝廷奏文请封,嘉靖帝遂敕封金娘娘“保婴护幼、护国注生夫人”称号。其实,嘉靖帝在位时先后册封皇后3名、嫔妃60多名,这金娘娘究竟是谁,无从知晓。

  清末民初,乡民又将苏夫人苏六娘苏夫人姑,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儒道释寺庙·苏夫人姑庙·紫帽山苏夫人姑庙》)从祀登台庙中,并列庙堂,合称“东台妈”,尊为妇幼保护神。

  登台庙2007年重修,庙门一侧高挂着黄养蒙读书处”匾额。又于登台庙旁重建一座名为“东峰道场”的道观。

  廓然亭

  概说

  “廓然亭”位于相峰西侧半山处,大约在“无名木”后,“姜相台”西的半山处。亭边有古松,是诗人词客雅集吟咏的胜地。

  北宋·元丰(1078—1085年)间无可禅师建。元代废。(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宗教·佛教·其他名僧·无可》)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3·宫室·泉州府·南安县·廓然亭》:“廓然亭,在九日山之麓。”

  民国《南安县志·卷6·营建志3·亭阁台楼堂室堤·廓然亭》:

  “廓然亭,在九日山之前。

  宋·元丰间,天台无可禅师来董,佛徒因建小亭于山前。俯视群木之巅,一水萦环,千山献状,旁观远睐(“睐”:看),了无窒碍(“窒碍”:阻碍),其廓然(“廓然”:空旷寂静的样子)乎!因以是名。

  朱文公朱熹留题其上。(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朱熹》)

  今废址犹存。”

  民国《南安县志·卷2·舆地志2·山·九日山》:“《闽书》:山故有三十六奇……一曰‘廓然亭’。亭在山半,宋·元丰间天台师建。朱文公朱熹有诗。”

  诗词

  南宋·朱熹于绍兴廿六年(1156年)首游九日山时,曾咏《题廊然亭》(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3·宫室·泉州府·南安县·廓然亭》收录)以记游:“逗留访隐古祠旁,眼底樛松老更苍。山得吾侪应改观,坐无恶客自生凉。”

  朱熹后来又作《廓然亭》诗。

  民国《南安县志·卷48·艺文志4·诗歌·宋诗》:

   “《廓然亭(五古)》(朱熹):

  ‘昨游九日山,散发岩上石。仰看天宇近,俯叹尘境窄。
  归来今几时?梦想挂苍壁。闻公结茅地,恍复记畴昔。
  年随流水逝,事与浮云失。了知廓然处,都不从外得。
  遥怜植杖翁,鹤骨双眼碧。永啸月明中,秋风桂花白。’”

  南宋·绍兴卅年(1160年),梁克家(字叔子)中状元。梁克家回乡后,隆兴元年(1163年)即将上京任官,陈知柔(字休斋)在“廓然亭”为他送行,相互赋诗留念。(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梁克家陈知柔》)

  民国《南安县志·卷48·艺文志4·诗歌·宋诗》:

  “《送状元题廓然亭并序(七绝)》(陈知柔):

  隆兴改元,人日饯送梁叔子状元于九日山,诘朝烹茗廓然亭上,遽庵索题壁,偶书绝句。

  廓然亭上少迟留,万壑风烟眼底收。饮罢征车已催发,都人待看上瀛洲。’

  《次陈休斋韵(七绝)》(晋江人梁克家,状元,丞相):

  ‘已行更为玉泉留,好景烦公杰句收。紫帽峰前双鹭下,几多清兴满沧洲。’

  《题廓然亭(七律)》(梁克家):

  ‘危亭缥缈斗星傍,俯槛连云挂碧苍。航快远随飞鸟下,树浓阴覆酒樽凉。
  胡床坐久景方见,诗句评多味最长。况有青山对挥麈,每逢高论赏仇香。’”

  南宋·赵时焕《九日山廓然亭送客》

  “频年因送客,携酒访山灵。归去成何事,重来愧此亭。
  天宽野水白,松润石崖青。倚杖思今古,寒鸥落远汀。”

  民国《南安县志·卷48·艺文志4·诗歌·元诗》:

  “《次朱文公朱熹廓然亭韵(五古)》(河南人李倜 员桥):[“李倜”:元·至大(1308—1311年)间泉州总管]

  ‘清晨出西郊,危径甃滑石。徐登九日山,眼观天地窄。
  沧溟渺无涯,云林森削壁。徙移极遐观,感今怀往昔。
  而我遂幽寻,尘事忽如失。颀然隐君子,未审果何得。
  摩崖古题名,半含苍藓碧。日夕促归鞍,青山云乱白。’”

  民国《南安县志·卷48·艺文志4·诗歌·明诗》:

  “廓然亭和朱文公韵(五古)》(东莞人陈恩,举人,训导):

  ‘清源迤逦西,两峰叠其石。法门六六开,眇视蓬山窄。
  天风知客过,为扫尘埃壁。转盼神游间,风致宛如昔。
  廓然徙倚处,物我浑忘失。刍豢乃同然,古人先我得。
  缅怀不可招,长啸仰空碧。说与此山灵,双眼分青白。’”

  “《戊申仲秋九日山次朱文公朱熹廓然亭诗韵(五古)》(江陵人刘三杰 讷庵,邑令):

  ‘我生不恋俗,雅志在泉石。咏此廓然亭,敢曰海天窄。
  长啸对层峦,延萝倚翠壁。相、隐君,酬唱感往昔。
  激烈吊忠贞,积愁忽若失。适与赏心遇,玄风岂外得。
  远溪抱星汉,曲窦通海碧。群木杪如荠,云散乱峰白。’”

  姜相坟

  姜相坟,又称姜公辅墓”、“唐丞相姜公辅墓”,位于姜相峰东南麓,系姜公辅坟墓。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9·丘墓·泉州府·南安县·姜公辅墓》:姜公辅墓,在县西九日山下。”

  民国《南安县志·卷6·营建志3·墓·唐·唐丞相姜公辅墓》:“唐丞相姜公辅墓,在九日山麓。”

  “唐丞相姜公辅墓(南安市)”,列为泉州市文物保护单位。

  唐·永贞元年秦系为营葬

  唐·永贞元年(805年)姜公辅猝死,妻室子女远在爱州日南(今越南河内南部),秦系为其营葬。(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姜公辅》)

  民国《南安县志·卷6·营建志3·墓·唐·唐丞相姜公辅墓》:隐君系为营葬。”

  南宋·淳熙十三年重修

  南宋·淳熙十三年(1186年)福建路转运判官兼知泉州林枅命南安摄吏黄汝嘉重修。墓后岩壁上有隶书记事石刻。

  民国《南安县志·卷6·营建志3·墓·唐·唐丞相姜公辅墓》:“宋淳熙丙午年,邑令黄汝嘉奉郡守命葺墓,为八分书一百十字勒于石。”

  民国《南安县志·卷47·艺文志3·表疏策启跋考等·金石·“相坟”勒石》:

  “‘相坟’勒石,在九日山麓后。有巨石壁立,勒宋·淳熙(1174—1189年)时记一百十字(下边记文只有105字),为八分书, 瘦劲可爱。记己(“己”:疑为衍文)亦谨严。

  其文曰:

  ‘秘书莆阳公治泉之明年秋七月望,命有司给公钱三万,指授南安掾吏黄汝嘉曰:‘唐·直臣相墓,岁久荒圮,不足昭遗烈,其葺之。毋侈故度,毋役齐民,环植以所宜木,俾来起敬焉。’

  汝嘉奉命惟谨,越二十有三日报成。

  时淳熙丙午(淳熙十三年,1186年)秋七月戊申朏(“朏”:阴历初三的代称)谨识。摄尉钱塘朱孝谨书。’

   噫!贤者莅政,留意表章,遗烈如此,甘棠且思之,况其冢乎?”

  明·弘治初两修

  【概述】


  明·弘治(1488—1505年)初泉州郡守李哲修;弘治四年(1491年),别驾再修,傅凯为立碑记。(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n《泉州人名录·李哲罗憓傅凯》)

  民国《南安县志·卷6·营建志3·墓·唐·唐丞相姜公辅墓》:“明·弘治间郡守李哲修重葺,别驾罗忄惠再修,属傅凯为立碑记。”

  【傅凯,字时举,号敬斋,明·南安县溪南锦田人(今鲤城区新门外江南镇锦田村)。成化十四年(1478年)进士,历户部主事、郎中,谢政归。】

  【弘治四年傅凯唐相公墓碑记

  清·康熙《南安县志·第17卷·艺文志之2·记》收录“唐相公墓碑记(明·傅凯,进士,主事)”,民国《南安县志·卷46·艺文志2·记》亦以“唐相公墓碑记(明·傅凯)”收录,文稍异。曰:

  “树直节于当时,流芳名于后世,此大丈夫事也。夫臣之于君,谟明弼谐(谋略美善,辅佐和谐),相与都俞吁咈于一堂之上,而共成乎德业。初不(“见”民国志作“相见”)其所谓直,此(民国志无“此”字)固其所愿也。不幸君有过,在所当谏;谏之不听,而谴怒随之,黜罪随之。遂使君有拒谏之失,而臣有直谏之名,此岂其所欲哉?然与其(“与其”,民国志作“视夫”)贪位固宠,依阿而(民国志无“而”字)不言,宁覆公餗(“餗”:鼎中食物)而不失吾私图,则妇寺(“妇寺”:指宫中妃嫔和太监)之所为耳,恶足为人臣,恶足为大丈夫乎?

  故(“故”民国志作“故为直臣者”)肝可裂而口不可缄,首可碎而志不可夺,岭海之瘴(“岭海之瘴”民国志作“岭海烟瘴”)可犯而此疏(“疏”民国志作“谏疏”)不可以不陈。是(民国志无“是”字)其身之利害而有所不暇计,名于我何有(“名于我何有”民国志作“而名何有焉”)?然书之简册(“简册”民国志作“简策”),播之天下,而(民国志无“是”字)传之后世,其名自有不可得而掩者。若不知乎此人,不重乎此人(“若不知乎此人,不重乎此人”民国志作“士大夫而不知乎若人,不重若人”),则是无人心矣。此唐相公墓之所以修而碑所以立也。

  稽之史传,公爱州日南人。德宗时为翰林学士,预知朱泚之将叛,谏诛之而不听;(此处民国志多一“知”字)泾卒之将乱,复谏取之以从行而不听;及德宗欲驻凤翔,又谏以张镒之不可倚;及在奉天,又谏以羽卫不可不严。后皆果如其言。除公谏议大夫、同平章事。既而德宗欲厚葬唐安公主,公(民国志无“公”字)谏宜从俭约以济军兴,德宗遽怒其卖直以求名(“求名”民国志作“沽名”),虽有陆宣公陆贽之解不能释,遂罢为庶子。未几,又贬为泉州别驾。当时卢杞朱泚之忠贞,而致乘舆播迁,宗社几覆,德宗曾不之咎。公何负于国家?而一黜不可复还;德宗何如君,是固不足尤,而直道不容于时,可慨也。

  公至泉,日(民国志无“日”字)与隐君秦系往返于南安九日山,遂终于此。君为葬之此山之麓,即今相之峰、君之亭,屹然砥柱并立;而故丘断垄,颓然于寒烟荒草之间,几莫能识者。

  别驾、桐庐以乡进士来治郡几五载,廉介公勤,崇儒尚道,雅慕公之直节。弘治辛亥(弘治四年,1491年)冬出按南邑,属余为访公之丘垄,将修之而使公在立石以示后。乃谋郡守侯、通判侯、节推侯,同心协力,命工修葺,卜日具牲醴以奠,属予书于右。

  呜呼!天地有正气,人心有正理。正气不容以一日息,正理不容以一日泯。使公在使公在当时,若卢杞之奸,则虽蒙一时之荣宠(民国志作“虽一时荣宠”),至今人将唾骂之不已;其枯骨之(民国志无“之”字)在地,尚有欲发而暴之者,况望其垂吊哉?惟其直节不回,可以质天地而无愧,此其所以虽屈于一时,而起敬于千载之下者,尚未艾(“艾”民国志作“有艾”),公其可以小丈夫比哉?睹高山而仰止,启后人之具瞻,侯亦可谓知所重而无愧于公之为人,故皆可书也。

  因系之词曰:

  ‘天地交而万物通,时有直臣而不显其功;
  天地不交而万物不通,时有直臣而独无所容。
  公之在唐,忧社稷之将危而费出之无穷;
(“费出之无穷”民国志作“幽忧抑郁之无穷”)
封章朝上,而(民国志无“而”字)匹马夕出(民国志作“走”字)乎闽山之中。
  忠言逆耳,王臣匪躬,公盖似之
(民国志无“公盖似之”4字),古今(“古今”民国志作“自昔迄今”)孰不仰相之高峰!
  满林红叶,孤冢昽曚
(同“朦胧”)。不有我侯,孰起其崇?
  镌石以记实,盖将使后人知异世而同风。’”

  清·乾隆十五年修

  清·乾隆十五年庚午(1750年),因葬者迫逼,累累相属,姜公辅裔孙姜宏泰告官,即予清理左右近逼者,并环立石柱为界保护,稍复旧观。

  民国《南安县志·卷6·营建志3·墓·唐·唐丞相姜公辅墓》:

  “代远,逼葬者多。清·乾隆十五年,公裔孙宏泰鸣于官,清其左右逼者,环立石柱为界。

  古今题咏见《艺文志》。”

  民国《南安县志·卷47·艺文志3·表疏策启跋考等·金石·“相坟”勒石》:

  “代远年湮,葬者迫逼,累累相属。名臣故邱,夷于齐民,行道者辄心恻焉。

  乾隆庚午年,其裔孙宏泰鸣于官,清其左右逼者,环立石柱为界,稍复旧观。然石上记仍藓翳漫漶,几不可读也。”

  现代

  后又渐荒废。

  新中国成立后,因开山为田,墓被湮。

  后于今址挖出“唐·相国忠肃 公封茔”墓碑,重新堆坟,但似非原处。

  墓制

  墓制原比较宏大,后渐毁圮。

  现代重修后的相坟占地约140平方米,居中竖立原石墓碑,碑高1.53米,宽1.34米,阴刻碗粗楷书“唐·相国忠肃 公封茔”9个大字。墓前分列原物两尊石介士,其下卧伏石狮、石马、石羊各1对,并立1对圆顶角柱。

  墓前不远有井1口,名“相公泉”,今尚存。

  诗词

  北宋·吴栻相墓》:

  “满林红叶坠纷纷,耆老犹言别驾坟。旧府光华关右日,故乡萧索海南云。
  酒杯湖上同方伯,茶灶岩边共隐君。二百余年真一梦,绕墙荒陇半耕耘。”

  (按: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9·丘墓·泉州府·南安县·姜公辅墓》收录前4句。)

  民国《南安县志·卷48·艺文志4·诗歌·宋诗》:

   “《谒相坟次经略韵(七律)》(陈知柔(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陈知柔》)

  ‘欲将兴废问洪钧,来谒孤坟独怆神。千载高风余凛凛,一池秋水自磷磷。
  门前帆影来天际,林杪钟声落海滨。此道寥寥今复振,不应渔水是东邻。’”

  “《谒相坟有感(七律)》(邓祚):[邓祚,南宋·建炎进士,绍兴十三年(1160年)任泉州太守。]

  ‘布衣崛起秉洪钧,料事当年若有神。三尺孤坟封马鬛,一时直道犯龙鳞。
  从容未见回天力,流落空闻弃海滨。赖有高人处士,不妨筑室作居邻。’”

  民国《南安县志·卷48·艺文志4·诗歌·明诗》:

  “《题相坟(七律)》(冯澄):

  ‘相国何年掩夜 ,年年风雨过清明。夕阳送断麒麟影,古木啼残杜宇声。
  卖直得讥原是直,售名遭贬不求名。翻成别驾孤坟起,碑碣峨峨对郡城。’”

  “题相坟次韵(七律)(邑人黄玑,举人,知县)(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 黄玑》)

  ‘长安万户锁柴扃,车驾蒙尘昼晦冥。曾托股肱登凤阁,肯于风雨断鸡声。
  建中若用扶危策,相国何由赢得名。莫恨忠魂闽海泊,宣公不起忠州城。’”

  【按:
  ①“次韵”冯澄《题姜相坟》韵。
  ②“股肱”:自胯至膝曰股,自肩至肘谓肱。《左传》:“君之卿佐,是谓股肱。”
  ③“凤阁”:即中书省,掌国之政事。
  ④“建中”:唐·德宗年号(780~783年)。
  ⑤“扶危策”:指相预知朱温将叛,谏诛之等事。
  ⑥“宣公”:春秋时宋宣公卒,传位其弟,即襄公,成为春秋五霸之一;襄公卒,又传位于宣公与夷
  ⑦“忠州”:今重庆忠县。】

   南宋·傅伯成相墓》:(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傅伯成》)

  “三尺孤坟古,秋风草自衰。凄凉埋玉地,想见叛麟时。”

  南宋·泉州太守王十朋诗曰:(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王十朋》)

  “姓名端合上麒麟,当世哪知相是真。遗冢尚余封马鬣,孤忠曾记犯龙鳞。
  三巴流落知音士,九日迢遥避世人。精爽不迷祠宇后,俨然唐室旧冠巾。”

  元·释大圭《梦观集·次韵王季鸿游九日山(并序)》(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宗教·佛教·元·名僧·大圭》):

  季鸿 君携友游九日山,过相墓,感秦隐君秦系能为卜葬事,不暴于世,吊以诗。余未识其人,爱其诗,亦次其韵。

  有客车马同,新秋在云巘。幽寻意方惬,周览涕欲泫。
  碧草满地生,白石抱空转。下有丞相坟,奈此牛羊践。
  隐君昔深遯,芳木足幽搴。维时谅多艰,此地憩重趼。
  日长聃书尽,岁暮越山远。初月闻啸歌,归云同息偃。
  鹤足喜松高,鱼心畏池浅。有怀莫与同,尚古一何缅。
  公实英材,悟主片言善。位及台鼎崇,职与谏垣选。
  骨鲠方左迁,时运盖多舛。澹泊两相求,绸缪永云展。
  吁嗟日南英,梁栋先摧剪。微尔收白骨,当时委苍藓。
  逸事传海陬,史氏阙光显。千载有若人,游影始相勉。
  往古凛高踪,来今戒驽蹇。友道日以媮,殷勤何由遣。”

  明·冯澄《题姜相坟》:

  “相国何年掩夜扃,年年风雨过清明。夕阳送断麒麟影,古木啼残杜宇声。
  卖直得识原是直,售名遭贬不求名。翻成别驾孤坟起,碑碣峨峨对郡城。”

  【注:
  ①冯澄,广东南海人,明·弘治(1488—1505年)中任南安训导。
  ②“麒麟”:九日山东峰俗称麒麟山,因相坟在此山,喻相。
  ③“杜宇”:传说为周朝末年蜀地君主望帝的名字,他后来传位退隐,不幸国亡身死,死后魂化杜鹃鸟,暮春啼苦,至口中流血,其声哀怨凄悲。
  ④“卖直”、“售名”:装作正直大臣以博取名誉。唐德宗欲厚葬不幸死亡的爱女唐安公主姜公辅直谏劝阻而得罪德宗,要求辞职,德宗便以“卖直售名”为借口,将其降为太子左庶子,后又贬泉州别驾。】

  无名木

  无名木,位于东峰南麓。据云,宋代此处有奇木1株,高可参天,盘根错节,枝叶茂密,因不识其名而以“无名木”名之,属“九日山三十六奇”之一。

  “无名木”明初尚存,常性题九日山诗刻中有“清风声动无名木”句。“无名木”今无存,据说在清代(或说明代)老树凋萎枯亡。

  《闽书》载,“宋时木也,莫识其名”

  民国《南安县志·卷2·舆地志2·山·九日山》:“《闽书》:山故有三十六奇……一曰‘无名木’。宋时木也,而莫识其名。王龟龄王十朋龟龄有诗。元·施德镌‘无名木’三字于石。”

  摩崖石刻“无名木”3字,在东峰南麓西侧小岩上,南向,隶书,字径约20厘米。

  民国《南安县志·卷48·艺文志4·诗歌·宋诗》:

  “《无名木(七绝)》(王十朋):(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王十朋》)

  ‘一木苍然老更奇,肯将名与世人知。我来不具知名眼,深愧平生未学诗。’”

  南宋·王十朋《无名木》还有1首:

  “堂下有奇木,灵根植何时?非无栋梁用,所叹识者稀。匠石不可待,山中聊自怡。”

  民国《南安县志·卷48·艺文志4·诗歌·宋诗》:

  “《无名木(五古)》(自得傅宗教):

  ‘峨峨九日峰,下有千年木。正异岁寒姿,命受兹也独。
  十围铁干古,百尺虬髯矗。不以姓名显,肯为封爵辱。
  畏名如畏虎,终焉托岩伏。何当大厦求,一枝亦自足。’”

  (此诗《全宋诗》有收录。“傅宗教”:南宋·傅自得子,官至龙图阁学士。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傅自得》)

  民国《南安县志·卷48·艺文志4·诗歌·明诗》:

  “《题无名木用王梅溪王十朋公旧韵(七绝)》(郡人苏濬,进士,提学):(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苏浚》)

  ‘有木无名名更奇,托根幽壑避人知。许由逃迹唐虞世,不入姓名书与诗。 ’

   《又题,用删定旧韵(五古)》(苏濬):

  ‘木存无人识,木凋不记时。灵根藏九地,所贵知我希。肯自比凡卉,争逐春风飞。’”

西峰(高士峰、西台)

  九日山西峰,又称西台;唐·秦系隐于此,后人又因号之“高士峰”而名著。(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秦系》)

  概说

  九日山之西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地理·山川·泉州府·南安县·九日山》:“高士峰,在九日山之西,唐·秦系隐于此。上有石,篆刻曰‘高士峰’。”

  民国《南安县志·卷2·舆地志2·山·九日山》:秦系所居在九日山右。唐德宗时校书郎,来隐于此,后东去秣陵。邑人为立亭曰‘秦君亭’,号其峰曰‘高士’。石刻篆书‘高士峰’三字,苍劲古质,苏才翁笔也。”

  民国《南安县志·卷47·艺文志3·表疏策启跋考等·金石》:“‘高士峰’石刻,唐·秦系德宗校书郞,谪官隐于九日山右。后东去秣陵,邑人为立亭曰‘秦君亭’,号峰曰‘高士峰’。苏才翁篆书‘高士峰’三字刻于石,苍劲古质。”

  诗咏

  【宋诗】

  北宋·刘涛《吊隐君》:(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刘涛》)

  “唐时贤士今何在?晋代青松独此存。往事悠悠何处问,金鸡山色又黄昏。”

  北宋·陈瓘《题高士峰》:陈瓘,熙宁(1068—1077年)间泉州知府陈偁之子,慕秦系高隐,于西峰秦君亭畔筑读书山房。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陈偁陈瓘》)

  “世梗贤路塞,达人识穷通。搀枪天宝后,美士如驱蓬。
  聘君当如此,卷迹云霞中。翩翩稻梁外,不学低飞鸿。
  音尘万事远,轩冕一笑空。垂纶钓沧海,超然谢樊笼。
  清吟写真乐,孤标激颓风。能令千载下,叹息诗人穷。
  登临忽终日,俯仰寻高踪。山麓一回習元
(“習元”合一字),松盖青童童。”

  北宋·吴栻《题高士峰》

  “芸阁酬书谢建封,生涯潇洒一枝筇。曾为剡隐云横水,更作闽游月满峰。
  子美藩篱清可造,长卿城郭巧能攻。拂琴无复尘埃想,落落霜风一晋松。”

  (注:
  ①“子美”:杜甫子美,唐代著名诗人。
  ②“长卿”:刘长卿文房,唐代著名诗人。)

  【元诗】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地理·山川·泉州府·南安县·九日山》收录元·张光道“高士峰”诗:“元·张光道诗:‘淡淡梨花寂寞春,一声啼鸟隔花闻。高峰影射金鸡月,渤海晴横碧峤云。’”

  九日山西峰东南坡半山处岩崖下,有元·至正十年庚寅(1350年)泉州监郡亻契玉立所题诗刻。(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亻契玉立》)

  其自序云:“至正庚寅重九来登是山。昔有廓然亭、四贤祠,岁久荒芜,惟高士峰、秦君亭独存,而廓然亭复扁。豁然览眺,徘徊感慨而赋。”

  诗云:

  “攀云晓上廓然巅,半岭回峦景豁然。花县屯烟山谷里,金钲跃浪海门边。
  四贤感慨祠空寂,九日登临菊自妍。萍水偶逢须一笑,醉忘佳节是何年。”

  【明诗】

  明·洪武四年(1371年)春二月廿四日,泉州府通判郝中随知府常性等人“郊谒宪官,故登九日山”。(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郝中》)

  郝中赋诗1首,刻于九日山西峰东麓石刻群下部左侧:

  “磨空楼阁倚空山,京口仙人去不还。春色满林三岛外,清岩横岱九霄间。
  钓龙井古苍松老,憩鹤台荒丹灶闲。回首夕阳烟霭外,秦君亭上任关关。”

  明·黄克晦《中秋再游九日山》夜宿高士峰:(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克晦》)

  “高亭秋气夜萧萧,下界人家鼓角遥。何处山光如九日,一年月色在今宵。
  风吹桂露沾衣湿,潮送溪云挠树摇。潦倒不知东外白,金溪声下锦溪桥。”

  【按:
  ①“再游”:本诗写于《泛舟游九日山分韵》之后,故曰“再游”。
  ②“下界”:凡间。】

  明·黄克晦《九日山西峰》:

  “昔贤容小隐,岩壑尚余光。沙嘴衔渔艇,松荫冷佛堂。
  开樽山鸟啭,移席野花香。词赋诚何物?登高兴自长!”

  民国《南安县志·卷48·艺文志4·诗歌·明诗》:

  “《高士峰(七律)》(邑人傅凯,进士,郎中):傅凯,字时举,号敬斋,南安人,成化十四年(1478年)进士。详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傅凯》)

  ‘世事将非此避名,先生踪迹有高亭。一庭芳草埋丹灶,千载清风耸翠屏。
  浩荡乾坤浮海岛,优游鸥鹭满沙汀。登临自觉无穷思,富贵都轻水上萍。’”

  
【按:
  ①“高亭”:指“秦君亭”。
  ②“丹灶”:赤色泥土垒砌的炉灶,喻高士居所。】

  明·黄澄《题高士峰》:黄澄:嘉靖二年(1523年)进士)

  “潮落汀沙净,风高木叶干。振衣云不碍,坐石鸟相看。
  白发明江水,青樽对钓竿。结庐人已去,药灶火犹丹。”

  明·戴一俊《高士峰》:戴一俊:惠安人,嘉靖卅二年(1553年)进士。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戴一俊》)

  “早赋归来栖碧山,岩头风景谢人寰。岚光映牖青霄落,松影摇阶翠岫环。
  幽鸟忽来音自好,行人坐看意俱寒。樵人故讶苏门隐,清啸风鸣不可攀。”

  【清诗】

  民国《南安县志·卷48·艺文4·诗歌·清诗》:

  “《登九日山(七律)》(刘佑):

  ‘偶缘公事出郊坰,遂造君处士亭。故馆于今余草蔓,伊人已久付沉冥。
  金溪曲抱梵宫静,倒影平临乱岫青。老我惭无公绪节,回车忽忽入荒厅。’”

  “《次邑侯登九日山高士峰原韵(七律)》(苏铎

  ‘不缘牒控向前坰,咫尺何从到此亭。吊古尚烦蒐志乘(时有修志之命),凭高正好问苍冥。
  可怜九日栖迟废,犹自三冬草树青。傥有公余能载酒,重来幸莫厌荒厅。’”

  石佛岩

  北宋·乾德三年陈洪进建造

  西峰绝顶有座石亭,亭里有1尊天然岩石琢成的阿弥陀大石佛,是九日山36奇景之一,称“石佛岩”

  弥陀佛坐像为北宋·郡守陈洪进为禳压火灾,于乾德三年(965年)令工匠顺天然巨岩之形雕琢而成,是泉州较早的石刻造像艺术珍品之一。佛像跌坐莲花座,袒胸盘足,双手托放膝上,衣褶深密,气势雄伟,宛然唐风;雕像通高7.50米,其中佛像高6.70米,肩宽1.86米;须弥座高0.80米,与佛像一体凿成。今佛像面部风化严重,眼、鼻、双耳已剥落。(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陈洪进》)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地理·山川·泉州府·南安县·九日山》:“石佛岩。在高土峰之巅,陈洪进镌佛像于大石上,建庵以覆之。”

  民国《南安县志·卷2·舆地志2·山·九日山》:“《闽书》:山故有三十六奇……一曰‘石佛岩’。陈洪进(“因”:顺着)山石镌佛焉,故名。朱文公朱熹有《题石佛岩诗》。”(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朱熹》)

  民国《南安县志·卷47·艺文志3·表疏策启跋考等·金石》:“石佛岩镌像,邑乡火患,陈洪进因九日山大石镌佛像。”

  民国《南安县志·卷48·艺文志4·诗歌·宋诗》:

   “《题石佛岩(七绝)》(朱熹):

  ‘卧草埋云不记秋,忽然成殿坐岩幽。纷纷香火来求福,不悟前生是石头。’”

   “《登石佛岩(七绝)》(刘涛 普公):

  ‘唐时贤士今何在?晋代青松此独存。往事悠悠何处问?金鸡山色又黄昏。’”

  明·万历卅年重修

  明·万历卅年壬寅(1602年),泉州知府程达重修,洪启睿为记。
  【按:
  ①程达:清江进士,明·万历廿九年(1601年)任泉州知府。
  ②洪启睿:字尔介,号讱原,明·南安县英都人(今南安市英都镇良山村),万历廿年(1592年)进士。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程达洪启睿》】

  民国《南安县志·卷46·艺文志2·记》:

   “《重修九日山石佛亭碑记》(明·洪启睿):

   山川之钟为灵秀,吏治之酿为升平,盖有数存焉。而其间剥奇标胜,盖两相待而相成哉。邹峄之山,吕梁之水,非必瑰异绝伦,一经孔子孟子芳迹,而名与天壤共传,山川以人重也。颂申甫者,必曰嵩、岳;溯道脉者,必曰濂、洛,人以山川重也。

  南安襟带溪山,拱护郡会。迤城而西为‘九日山’,山之麓为‘延福禅寺’,岁时祝寿在焉。沿山崖而上,危石陡立,古迹、奇树,种种可观。徐行百步为‘一眺石’,石之上因巨石为佛像,竖亭覆之。若曰奠国盘石之安,庶几吏兹土者得以享盛平而供职哉。

  唐、宋诸贤,潜迹其间者,不可胜纪。如郡守王梅溪王十朋梅溪、同安主簿朱晦庵朱熹晦庵,郡邑所尸祝(“尸祝”:崇拜)者。二公注心民瘼(“民瘼”:民众疾苦),而尤雅意名胜。尝登九日,临金溪以观风采谣,而寄高踪于不朽,其遗韵余咏,班班志乘中可镜也。(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王十朋朱熹》)

  岁久湮没,屋宇鞠为丘墟,佛像至不蔽风雨。

  岁壬寅(万历卅年,1602年),郡守洪川程达以公暇登临其地。时署邑篆者,槜李 公也。而言曰:‘兹山之麓,非祝圣寺乎?以东非邑治与郡城乎?无论佛像露立,祝厘不称,而名侯硕彦之所托宿,良守高贤之所题咏,岂可任其湮没而弗传乎?’

  公承公意,召工计直(“计直”:核计预算),属邑丞(“董”:监理)其事。名人相得盖彰,盖未易更仆数也。

  一代名臣则相公姜公辅学士,以其用舍,系国安危。千秋高士则隐君秦系,贞不绝俗,和不离分,皆百世士也。(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姜公辅秦系》)

  瞻山额则欧阳四门(唐·四门助教欧阳詹之笔,讽墨妙则蔡端明蔡襄端明王梅溪王十朋梅溪之题。或文起七闽,或望系苍生,皆非偶然者。刘禹谟刘昌言禹谟之才名,实继欧阳欧阳詹龙图柯述官终直龙图阁学士)之德政,跻乎墨妙。状元(状元梁克家之流,南安翁亦隐君之侣。陈了翁,宋朝司直;李文节,南渡遗老(“李文节,南渡遗老”:此句应有误。李文节李廷机文节,“南渡遗老”为李邴(谥“文敏”,改“文肃”),故此句应为“李文肃,南渡遗老”)。皆与兹山若有宿契。(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欧阳詹蔡襄王十朋刘昌言柯述梁克家李廷机李邴》)

  至若考亭朱熹考亭休斋陈知柔休斋,以明德卜邻,傅自得襆被来访,泛舟唱和,亦一时盛事。吕朴乡吕大奎朴乡,宋之真儒;马伯庸马祖常伯庸,元之巨宿。英流相继,嗣音弗绝。厥后松凋櫅析,山之胜稍替矣。然学士登临抒怀自若也。若黄莲峰黄河清莲峰傅锦泉傅夏器世称锦田先生洪朝选黄仪庭黄凤翔仪庭李文节李廷机文节黄克缵王遵岩王慎中遵岩郑海亭郑普海亭吕天池吕图南天池颜桃陵颜廷榘,后世尊称桃陵先生何镜山何乔远镜山洪讱原洪启睿讱原郑孩如郑维岳别号孩如诸先生,有德有言,名重乡国,一觞一咏,辉映山门。所云山川觏人重,人觏山川重,讵不信然?至于远寄之篇,与夫大圭善珍惠济可廷方外之作,均足以增辉璧府,广胜梵林。(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朱熹陈知柔傅自得吕大奎马祖常黄河清傅夏器黄凤翔李廷机黄克缵王慎中郑普吕图南颜廷榘何乔远何乔远洪启睿郑维岳》、《泉州宗教·佛教·元·名僧·大圭》)

  山旧无志,明季廷谏黄季弢黄文炤季弢先生捃摭而成之。兵燹以来,仅存此本,小有缺略,无可校正。余惧其湮没也,欲公诸同好,以广其传,非徒以山川名胜之美,亦以备南邑僚属先后襄赞之功。(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文炤》、《泉南著述·泉州镇志、专志·九日山志》)

  缙绅士民莫不乐其成,而子来趋之。经始未几,而后堂、前庑焕乎一新。高士、相诸峰蟠结蜿蜒,若断若续。南临溪流,则舆梁往来,舟楫上下,不知含和饮泽者凡几万家。归憩亭下,则清风明月,洒然神旷。

  公执爵言曰:‘亭始基,其国人属耳目焉,请所以名是亭者。’

  余答曰:‘亭直耳目哉。爰清爰静,汉始以宁;无思无营,泰阶乃平。盍匾其额曰‘三空广胜’?’

  噫!夫人知胜之所以广,广则知亭之所由建,与翁所以建亭之意矣。于是乎次其岁月而为之记。”

  民国《南安县志·卷48·艺文志4·诗歌·明诗》:

  “《题石佛岩(五律)》(黄河清):(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河清》)

  ‘佛国开奇像,居然压万形。身前原一石,幻后忆三生。
  禹鼎龙还啸,铜驼迹亦灵。乾坤能不朽,腐骨更惺惺。’”

  (按:“铜驼”:汉铸铜驼2座置于洛阳宫门外。西晋·索靖知天下将乱,指铜驼叹曰:“会见汝在荆棘中耳!”后应验。遂以“荆棘铜驼”来比喻形容国土沦陷后的乱世荒凉。)

  清·康熙卅三年重修

  清·康熙卅三年(1694年)南安知县李延基重修,现存。

  规制

  佛像原有木构屋宇遮护,但屡建屡毁,后易石室。

  今石室为清·康熙卅三年(1694年)南安知县李延基重修,屋顶分两层,上层作八角尖顶式,下层作四柱廊式,门额为卷形,李延基题勒“洞天别现”,俗称“石佛亭”。该亭形似1座有盖的炭炉,石佛能压火,又俗称“荫炭亭”

  佚名题石佛亭石刻楹联:

  “石室照清江,万壑烟霞,尽是慈云慧日;崇岩凌碧汉,一天星斗,无非宝炬昙花。”

  “烁烁金身,只现自然色相;巍巍象教,总归不二法门。”

  碑记

  石佛岩西侧有碑记三:

  ①《泉郡守信吾 公生祠记》碑,明·嘉靖(1522—1566年)间为“神明郡守”程秀民而立。(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程秀民》)

  ②《重修九日山石佛亭碑记》,清·康熙(1662—1722年)间立。碑长方圭首,高2.4米,宽0.8米,厚0.1米,阴刻楷书,直写,字径约3厘米。记重修石佛亭始末。文中概括了九日山自唐至明的兴衰变迁情况,对研究九日山历史有较大参考价值。字迹部分已严重剥蚀。

  ③1958年南安县人委会立的《修复石佛亭碑记》。

  石佛岩东侧下方有碑记一:

  《南邑父母德政去思碑》,是明·万历四十四年丙辰(1616年)南安人为知县赵时用立。碑长方形圭首,高2.6米,宽0.95米,厚0.12米,阴刻楷书,直写24行,行60字,字径约3×4厘米。文为原云南楚雄知府傅履阶撰,记万历四十一至四十三年(1613~1615年)南安知县赵时用政绩和评赞。

  百级石

  石佛岩外有石阶百级,原为唐、宋所垒,阶石层递,蜿蜒曲折,古称“百级石”,现登山石阶已非旧物。

   民国《南安县志·卷2·舆地志2·山·九日山》:“《闽书》:山故有三十六奇……一曰百级石,由此级达石佛岩。”

  钓台

  唐时,“金溪”直逼九日山下,涨潮时水位更高。石佛岩之前山下有“钓台”,累石为之。秦系隐居九日山时自号“东海钓客”,常在此垂钓,故名。其诗作有云:“苍黄倒藜杖,亻区偻覩银钩。”(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水利·晋江·附:金溪·钓台》)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3·宫室·泉州府·南安县·钓台》:“钓台,在九日山‘石佛岩’之前。累石为台,下瞰‘黄龙溪’(应为“金溪”),故名。”(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水利·晋江·附黄龙江》)

  民国《南安县志·卷6·营建志3·亭阁台楼堂室堤·钓台》:“钓台,在石佛岩顶。累石为之。秦系自号‘东海钓客’,故以此名之。”

  民国《南安县志·卷2·舆地志2·山·九日山》:“《闽书》:山故有三十六奇……一曰‘钓台’。”

  北宋·吴栻[瓯宁人(今福建建瓯)]钓台》:

  “一水自东流,萧萧霜木秋。笑谈轻万乘,身世老扁舟。
  薄俗迷方饵,高人悟直钩。至今驯不散,沙上晚来鸥。”

  民国《南安县志·卷48·艺文志4·诗歌·宋诗》:

  “《钓台(七绝)》(傅伯寿):傅伯寿,南宋人。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傅伯寿》)

  ‘倚空绝壁势雄豪,招引山风接海涛。不假他人立名字,台何似此台高。’”

  后溪岸前移,距九日山脚已达百米,难觅当年“钓台”旧迹。

  秦君亭(隐君亭)

  秦君亭,又称“隐君亭”,旧址在西峰石佛岩下,苏才翁“高士峰”石刻右后侧,为宋“九日山三十六奇”之一。

  民国《南安县志·卷6·营建志3·亭阁台楼堂室堤·秦君亭》:“秦君亭,在九日山之上。”

  民国《南安县志·卷2·舆地志2·山·九日山》:“《闽书》:山故有三十六奇……一曰‘秦君亭’。”

  唐·天宝末秦系结庐于此

  唐·天宝(755~756年)末,会稽名士秦系避乱入闽,结庐于此。穴石为砚,注《道德经》,自号“东海钓客”(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秦系》)。后人思之,立“君亭”,又称“隐君亭”。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3·宫室·泉州府·南安县·秦君亭》:“秦君亭,在九日山上。唐·秦系隐居于此,因名。”

  民国《南安县志·卷6·营建志3·亭阁台楼堂室堤·秦君亭》:“唐·天宝末,秦系结庐于此。”

  五代·后周·显德三年陈洪进始建亭

  五代·后周·显德三年(956年),节度使陈洪进即秦系庐旧基建亭,并立秦系像于亭中。(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陈洪进》)

  民国《南安县志·卷6·营建志3·亭阁台楼堂室堤·秦君亭》:“东海忠顺王即其旧基为亭。”

  北宋诗词

  民国《南安县志·48·艺文志4·诗歌·宋诗》:

  “《题秦君亭(七律)二首》(吴栻):[吴栻,北宋·瓯宁人(今福建建瓯)]

  ‘芸阁仇书谢建封,生涯潇洒一枝筇。曾为剡隐云横水,更作闽游月满峰。
子美藩篱清可造,长卿城郭巧能攻。拂琴无复尘埃想,落落霜风一晋松。’

  ‘秋月春风丽句亭,先生天上少微星。满炉松影随香碧,一砚苔痕带雨青。
(唐相姜公辅笑中应斗酒,无等禅师谈外只函经。何人为我携毡蜡,来洗苍碑墨数厅。’”

  “《游秦君亭探得风字五古》(陈瓘,谥忠肃):(“陈瓘”:陈偁之子,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陈瓘陈偁》)

  ‘世梗贤路塞,达人识穷通。欃枪(“欃枪”:彗星,古人认为是凶星,也用来比喻邪恶势力)天宝后,美士如飘蓬。
  聘君当此时,卷迹云霞中。翩翩稻粱外,不学低飞鸿。
  音尘万事远,轩冕一笑空。垂纶钓沧海,超然谢樊笼。
  清吟写真乐
,孤标激颓风。能令千载下,叹息诗人穷。(“真乐”: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83·词翰·泉州府·题咏》作“其乐”)
  登临忽终日,俯仰寻高踪。山麓一回玩,松盖青童童。’”

  (此诗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83·词翰·泉州府·题咏》、清·乾隆《泉州府志·山川》等亦有收录)

  南宋诗词

  南宋·淳祐十二年(1252年),赵竹屋又修。

  民国《南安县志·48·艺文志4·诗歌·宋诗》:

  “《咏秦君亭(五绝)》(傅宗教,龙图学士):

  ‘隐君在何许?遗迹此山阿。春风闭门处,回首空烟萝。’”
  (此诗《全宋诗》有录。傅宗教傅自得子,官至龙图阁学士。(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傅自得》)

  “《题隐君祠七律》(邓祚,经略):

   ‘因遨游过此有感,漫赋二首(实只1首)题诸壁。

   九日山前避世喧,纫莲踝足卧荒村。轴书漫道登芸阁,抗志终期老荜门。
  顽石自堪供研灶,老松相与卧乾坤。幽怀傥为微官屈,安得高名万古存。’”

  “《题隐君祠次经略韵(七律)》(陈知柔):(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陈知柔》)

  ‘入境初无车马喧,卜居元得近姜村。山围古寺苔生砌,花落前汀潮打门。
  已许揭身如日月,不妨为客老乾坤。清诗海内流传去,亭下空余石砚存。’”

  “题隐君祠次经略韵七律(王十朋?龟龄梅溪):(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王十朋》)

  ‘去剡游闽避世喧,清风寥邈典型存。峰前鸟宿无名树,祠下僧敲有月门。
  高尚端如上九蛊,含章更类六三坤。偏师胜后无敌手,正要公来与共论。’”

  “《题隐君亭(五律)》(陈炎子):[南宋·淳佑十二年壬子(1252年)仲夏朔(五月初一),福州陈炎子来游九日山作]

  ‘隐君在何许?把酒唤英灵。已矣成千古,悠然见一亭。
  雨淋碑自墨,岁寒柏长青。大笑下山去,潮平月满汀。’”

  “《题秦君亭(七绝)》(张思):(“张思”:事迹不详)

  ‘蝉蜕真为一世豪,双蜗逐逐笑吾曹。君已去亭犹在,着向山头更觉高。’”

  宋·刘涛《题九日山秦君亭》

  “唐时贤士今何在?晋代青松独此存。往事悠悠何处问,金鸡山色又黄昏。”

  南宋·王十朋《咏九日山秦君亭》

  “山中高隐欲逃名,不谓名随隐处成。凿石一泓诗数首,也曾攻破五言城。”“
  
[注]君:秦系。攻破五言城:秦系刘长卿友善,以诗相赠答,刘长卿用五言长诗难之,秦系用偏师攻之,传为一段佳话。

  南宋·淳佑壬子(1252年)浴佛日(阴历四月初八),宗室赵时焕(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赵时焕》)与赵崇皦游九日山,于西峰东坡巨岩勒下《题秦君亭》唱和诗。

  赵时焕诗曰:

  “频年因送客,携酒访山灵。归去成何事,重来愧此亭。
  天宽野水白,松润石崖青。倚杖思今古,寒鸥落远汀。”

  赵崇皦诗曰:

  “苍松藏野寺,山以隐君灵。仰千年事,孤高九日亭。
  抗尘头渐白,吊古眼犹青。有客耽幽讨,吟情起鹤汀。”

  南宋·淳佑十二年壬子(1252年)仲夏朔(五月初一),福州陈炎子登游九日山,览秦君亭,见赵时焕赵崇皦唱和诗刻,遂和诗勒石于二赵诗刻左上方崖壁间留纪:

  “隐君在何许?把酒唤英灵。已矣成千古,悠然见一亭。
  雨淋碑自墨,岁老柏长青。大笑下山去,潮平月满汀。”

  南宋·藏叟(不详)有诗曰:

  “石灶断苔纹,摩挲吊隐君。风吹游子袂,月照古人坟。
  
旧事残碑在,荒祠流水分。永怀山忽暝,黄叶坠秋云。”

  明·万历廿一年重修

  【南安县令蒋如京重修】

  入明,秦君亭复废。

  明·万历廿一年癸巳(1593年),南安县令蒋如京(号宏溪)重修。郑维岳为记。(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郑维岳》)

   民国《南安县志·卷6·营建志3·亭阁台楼堂室堤·秦君亭》:

  “万历年间重新盖造,今废。

  古今题咏见《艺文志》。”

  郑维岳《重修君亭记》】

  清·康熙《南安县志·第17卷·艺文志之2·记》收录“《重修君亭记》(明·郑维岳,经魁,同知)”,民国《南安县志·卷46·艺文志2·记》亦以“《重修君亭记》(明·郑维岳)”收录,文字稍异。曰:

  “名山胜景,阅游人多矣,然出于良牧、贤君子之迹,则地乃以人重,貌名不废,如(民国志无“如”字)柳子厚柳宗元之西山,欧阳欧阳修之醉翁亭是也。夫是特以施之玩赏间,而人犹名之至今,矧其兴感甚巨,不在烟霞泉石以娱目畅志者也。

  武荣(南安古称“武荣”)邑治(时在丰州)之西有九日山,其下为‘延福寺’,祝圣坛在焉。对峙为‘报亲寺’,金溪横其中,旧有桥为‘金溪桥’。桥久毁,屹然中流棋而布者,故址也。

  九日山之上,一名‘高士峰’。由‘延福寺’面(“面”民国志作“之”)阴,蹑数百级而上为‘秦君亭’。亭西迤逦数武,折北十余级而上,为‘石佛岩’。岩前为‘一眺石’,有二古榕笼其上。自亭经岩前至‘一眺石’,地坦平(民国志作“地皆坦平”),皆(民国志无“皆”字)跨山之顶,前无遮塞。凡远近诸峰,大小溪流,无不俯伏拱揖,纡萦屈曲,以逞技献巧于前,洵奇观也。自古名贤多游咏刻石者。

  ‘高士’,即君也。君名,字公绪,会稽人也(民国志无此“也”字),征辟不就,避难剡川,徙隐于此。后人声(“声”民国志作“馨”字)慕其贤,以名峰而为亭。亭已圮,残甓断墉,隐(“隐”民国志作“既”)没丰草。

  弘溪(民国志作“宏溪”)侯者莅武荣之四年,四方既辑,百废具举。尝移县之谯楼,改为门(民国志无“改为门”3字)。新南堞楼(民国志作“更新南堞”)。开(“开”民国志作“拓”)县治左右二街,拱合于(民国志无“于”字)内门,而于后(“后”民国志作“署后”)积土为山,以负屏之。已而修学,修仓,修‘延福寺’,暨(民国志无“暨”字)修‘报亲寺’。

  ‘延福寺’既修,而祝圣有所,侯便道从寅僚,扪藤踏苔,遂(民国志无“遂”字)至‘秦君亭’,慨然想慕其(此句民国志作“慨然兴慕”),求所谓(“谓”民国志作“为”)‘穴石为砚,注《老子》’,相与道大历(766—779年)、建中(780—783年)兼训奏荐仓曹参军故事,谓:‘有名贤遗迹,郁不章乎(“郁不章乎”民国志作“湮郁不章”),吾之过也。’择日鸠工,咄嗟(“咄嗟”:片刻之间,指时间短)而成。

  侯于兹,凡兴十役矣。自莅政以来,廑身(“廑身”:勤劳己身)为民,无少休暇;凡廪禄(“廪禄”:俸禄)赎锾(“赎锾”:赎罪的钱)之赢,不以赈饥,则以兴坠,绝不入私囊。

  亭成,复集寅僚陟游,俯(“俯”民国志作“俯瞰”)大江,民(“民”民国志作“叹民”)往来病涉,见桥故址屹然,问兴废所由。故老盛称兹桥乃泉州天关之砂(民国志无“之砂”2字),西障一路,昔人相传有金鸡之谶(“谶”:将来能应验的预言、预兆),其关系甚大。毁后,经许(民国志无“许”字)多良牧营度,竟以动费不赀,计无所出而止。侯乃起而曰:‘在昔以一叟平太行、王屋,而汉阴无龙断(“龙断”民国志作“垄断”),诸事可已与否耳(此句民国志作“顾事可以兴与否耳”),何难一桥乎?’于是,不旬日而畚锸(“畚锸”:挖运泥土的器具,引申为土建之事)动矣。伟哉!百年缺功,乃待今侯,虽天运有数然,兆于兹亭也。(“虽天运……兹亭也”民国志作“盖天数适然兆于兹亭也”)

  郑维岳曰:‘谢康乐(“谢康乐”:南朝·宋·谢灵运,曾袭封“康乐公”,是诗人、佛学家、旅行家)岂不胜游(“胜游”民国志作“壮游”)乎?疲民自快,民亦病之。若夫西山(“西山”:指“柳宗元”)、醉翁(“醉翁”:指“欧阳修”)二君子者,皆以功泽及民,时一眷焉,以节其戴星之劳,民则忻忻然愿之。然亭之建也,亦自为游观地。乃若建不以游观,而以景行仰止,以景仰之游,兴感大慈,垂规百世,尤其胜者也。由二君子观之,游能使地重,矧兹关系且十此者乎!是乌可以不记?’

  侯姓,名如京,别号弘溪(“别号弘溪”民国志作“号宏溪”),直隶武进人。

  亭之建,为万历癸巳年(万历廿一年,1593年)仲冬朔日。”

  明诗

  明·正德十三年(1518年)六月十四日,黄河清郭车堂(“车堂”合一字)、方彦3人联袂登九日山,“秦君亭”西侧岩上有3人联吟诗3首勒摩崖。(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河清郭车堂(“车堂”合一字)、方彦》)

  明·黄克晦《泛舟游九日山分韵(之一)君亭:

  “何处访君,扪萝入鸟群。山行常带雨,石坐不离云。
  樵径林间得,渔歌水上闻。何时还筑室,重注五千文。”

  【注:
  ①“分韵”:旧时作诗方式之一,作诗时先规定若干字为韵,各人分拈韵字,依韵作诗。
  ②“扪萝”:摩挲藤萝。
  ③“樵径”:樵夫行走的小路。
  ④“五千”:概言其多。】

  民国《南安县志·卷48·艺文志4·诗歌·明诗》:

  “《秦君亭(五律)》(邑人黄澄,进士,佥事):

  ‘潮落汀沙净,风高木叶干。振衣云不碍,坐石鸟相看。
  白发明江水,青尊对钓竿。结庐人已去,药灶火犹丹。’”

  “《秦君亭(五古)》(邑人黄鼎象,举人,通判):

  ‘千里入闽客,选胜九日山。灶冷缁衣裂,梦虚白日寒。
  今无聘书贵,所贵在怡颜。回望会稽道,兰水总漫漫。’”

  清·嘉庆廿年重建

  清·康熙(1662—1722年)间,鄢陵进士刘佑知南安县,有《题君亭》诗:

  “偶缘公事出郊垧,遂造君处士亭。故馆于今余蔓草,伊人已久付沉冥。
  金溪曲抱梵宫静,倒影平临乱岫清。老我惭无公绪节,回车忽忽入琴厅。”

  清·嘉庆廿年(1815年),秦系裔孙秦时中知南安,重建是亭,并撰立《重修秦君亭记》碑纪事于亭东“高士峰”石刻之前,叙秦系在九日山行迹及修亭始末。碑长方形圭首,高1.94米,宽0.675米,厚0.12米,碑题横写阴刻楷书,文阴刻楷书直写,字径约3厘米。(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秦时中》)

  近现代

  民国《南安县志·卷6·营建志3·亭阁台楼堂室堤·西台》:“西台,为隐君栖隐之处。旧迹已废。光绪(1875—1908年)吕守经重修,奉祀佛祖,迥异旧观。”

  民国初圮废。

  1990年乡贤港商吕振万捐资,九日山祈风石刻保管所于旧址重建新亭,并立碑以志。

  景物

  民国《南安县志·卷6·营建志3·亭阁台楼堂室堤·秦君亭》:“今篆字、石砚等物犹存。”

  秦系遗物】

  秦系长隐西峰时,遗物有“石灶”、“石盆”、“石碾”、“石砚”,或作“石龟”、“石碾”、“石盆”、“石砚”,或作“石龟”、“石炉”、“石碾”、“石砚”,亦为九日山36奇中的4石。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地理·山川·泉州府·南安县·九日山》:“石灶、石盆、石碾、石砚四石,皆在‘秦君亭’侧。相传唐·隐士秦系遗物也。”

  民国《南安县志·卷2·舆地志2·山·九日山》:“《闽书》:山故有三十六奇……一曰石龟,一曰石碾,一曰石盆,一曰石砚,皆在‘秦君亭’侧,隐君遗物也。”

  民国《南安县志·卷2·舆地志2·山·九日山》:“亭(秦君亭)旁因石为炉、碾、盆、砚,故迹俱在。”

  民国《南安县志·卷47·艺文志3·表疏策启跋考等·金石》:“石龟、石炉、石碾、石砚,皆秦系旧物,在九日山。”

  今多散失。尚存一石,长120厘米,宽80厘米,深30厘米,疑为古“石盆”;石盆北面,另有直径15厘米的圆孔1个,深8厘米,应为“石砚”

  【醉席】

  “醉席”当指“秦君亭”址两侧的小草坪。其处有盘石1片,称“醉石”

  《闽书》载:“在高士峰顶,有一地区,其草如茵,可以醉客;一作‘醉席’。”

  民国《南安县志·卷2·舆地志2·山·九日山》:“《闽书》:山故有三十六奇……一曰‘醉席’,在高士峰,有地一区,其草如茵,可以醉客。”

  民国《南安县志·卷48·艺文志4·诗歌·宋诗》:

  “《醉席(七绝)》(张思):(“张思”:南宋人,事迹不详)

  ‘席地为茵寄此生,洼樽独酌有余清。兼衣和月卧不醒,江上数峰云自横。’”

  无等

  无等岩系一大岩石,在西峰秦君亭址下岩前。岩上部向南突出,岩下凹成一个天然洞穴,高与人等。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地理·山川·泉州府·南安县·九日山》:“无等岩。高丈许,镌‘泉南佛国’四大字,唐僧无等建庵其侧,趺座四十年。庵今废。”

  民国《南安县志·卷2·舆地志2·山·九日山》:“《闽书》:山故有三十六奇……一曰‘无等岩’。石高丈余,上刻‘泉南佛国’四字。无等,唐时禅师也。”

  民国《南安县志·卷47·艺文志3·表疏策启跋考等·金石》:“无等岩刻石,九日山有石高丈许,唐·无等禅师因刻‘泉南佛国’四字于其上。”

  唐代,出家于会稽(今属浙江绍兴)的高僧无等禅师来泉州,挂锡南安九日山下“延福寺”无等游九日山诸胜后,于此岩石下筑一石室,隐居修炼四十四年。无等享年99岁,卒后,人们雕无等禅师石像于洞中以祀,岩称无等岩”,洞称无等洞”。(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宗教·佛教·唐·其他名僧·无等》)

  唐·大中间(847—859年)泉州刺史卢同白《九日山无等岩》(此诗系赠九日山无等禅师):

  “九日峰前八十秋,禅庵遥枕晋江流。师心应共山无动,笑指云霞早晚休。”

  唐·天佑(905—907年)间周朴诗曰:(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周朴》)

  “建造(指“建造寺”,今“延福寺”)上方藤影里,高僧往往似天台。不知名树檐前长,曾问道人岩下来。”

  无等洞”即当年无等禅师筑石室处。现存石门斗1方,长3尺余,宽尺余,上凿莲花瓣,及门轮孔二,系无等禅师石室斗石。洞内有石雕坐像1尊,佛像趺坐岩石上,双手叠放于膝间,规制略小于人,形制古朴,似为宋刻,系为纪念无等禅师而雕立。惜头部久已被敲失,今仅存躯干部高0.60米,宽0.35米。

  无等岩”顶大石上有佛塔1座,称“佛岩塔”,是无等禅师纪念塔,通高约2.5米。底座方形,边长1.2米左右,高0.8米,作2层,花岗岩条石砌筑。塔身4层,自下而上作覆盆、圆鼓、仰莲、圆柱状;圆鼓南面楷书阴刻“佛岩塔”3字,字径10厘米见方。塔刹有六角形挑檐翘角,其上作圆台状,2层。该塔形制古朴,当为唐、宋间物,但已倾圮过半。现存的塔刹、塔身与基座雕制不一,基座应为后人重修的。

  北宋·瓯宁人(今福建建瓯)吴栻题有《佛岩塔诗,曰:

  “洒落岩题宴寂高,旋添香火挂青袍。霜头不惧九侯剑,雪臂应□二祖刀。
  月照瓦棺服虎兕,风吹石室啸猿猱。檐前旧雨天花处,循想眉间两白毫。”

  岩上“泉南佛国”4字石刻,起首写着(元)至正十年”(1350年),但无落款。据说原4字为无等禅师所题,后磨灭无存,元代偰玉立补题于上。(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偰玉立》)

  无等岩”前原有“砌石庭”,因年代久远,已荡然无存。

  孔希岛

  “无等岩”之下有孔希岛墓,墓已成平地,唯在“泉南佛国”前平地上,有明·万历十四年丙戌(1586年)立的《孔希岛之墓碑记》。(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孔希岛》)

  《泉州府志》:孔希岛墓,在‘如此江山'四字之下。”

  民国《南安县志·卷2·舆地志2·山·九日山》:“又有明·希岛坟在元·王麟石刻‘如此江山’四字之下。”

  但孔希岛墓今在“无等岩”下,如非志误,则是后迁。

  墓碑云:“琴者孔希岛之墓 明·万历十四年岁次丙戌仲夏吉旦立。”

  墓碑阴刻:孔希岛,不知何许人,善鼓琴,遨游湖海上。问其家,不答;其年,曰不知也。性狷介,冬葛夏裘。人与之钱不受,受辄与人。时慷慨取琴鼓数行。遇豪贵人辄避去。鼓之鼓,弗鼓也。往来泉中四十年而貌不加老。囗而逝。与游者会葬于九日山,附隐君秦系以不朽云。”

  “九日山”三个大字崖刻

  相传九日山岩壁原有南宋·朱熹手书“九日山”3字崖刻,至清代已无存。乾隆卅二年丁亥(1767年)二月,马负书在西峰岩壁重勒3字,今存。(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朱熹马负书》)

  在3字崖刻旁,有马负书所附跋文:“郡乘山川志,朱文公两游于此,有书‘九日山’三字。余游历憩览,考之山僧,谓世远湮没无存,良可慨惜!因重勒三字,以承先哲表彰胜地之至意云。乾隆丁亥年二月,提军使者马负书题。”

  翻经石

  西峰“一眺石”前,有一埠无字的大盘石,方广丈余,石平如砥,可容十数人同坐。北宋初集贤殿修撰曾会《重修延福寺碑铭》载:五代·梁·普通(520—527年)中,天竺三藏拘那罗陀于此石翻译佛经。后人为纪念此事,即号此石为“翻经石”,为九日山现存最早古迹,属“九日山三十六奇”之一。(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曾会》、《泉州宗教·佛教·晋—隋·两晋南北朝·最早来泉州弘法者的番僧—拘那罗陀》、《泉州儒道释寺庙·延福寺》)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地理·山川·泉州府·南安县·九日山》:“翻经石,梁·普通(520—527年)中,僧拘那罗陀尝翻译《金刚经》于其上。”

  民国《南安县志·卷2·舆地志2·山·九日山》:“《闽书》:山故有三十六奇……一曰‘翻经石’。梁·普通中,梵僧拘罗那佗翻译《金刚经》于此。”

  千余年来,翻经石安然如故,唯宋代有人在此石上刻了个棋盘。

  一眺石

  一眺石,在“翻经石”左近,是九日山36奇之一。在这里,东可望清源山,南对紫帽山,左襟丰州,下临金溪,遥看泉州古城双塔,近览金鸡桥闸,放眼晋江流水蜿蜒入海去,回瞬山峦叠嶂来,野阔天空,景色万千。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地理·山川·泉州府·南安县·九日山》:“一眺石,在莲花峰之巅。高广皆丈余,登其上,则四方万境举在目中,故名。”

  黄文炤《九日山志》云:“有石头如盘,方广丈余,登其上,长江叠嶂宛然在目。”

  民国《南安县志·卷2·舆地志2·山·九日山》:“《闽书》:山故有三十六奇……一曰‘一眺石’。在石佛前古榕间,有石如盘,广丈余。登此石,长江叠嶂,一览千里。左镌‘一眺石’三字,右镌‘与木石居’四字。”

  民国《南安县志·卷47·艺文志3·表疏策启跋考等·金石》:“‘一眺石’刻石,在九日山石佛古榕间,有石如盘,广丈余。登此石,长江叠嶂,一览千里。左刻‘一眺石’三字,右刻‘与木石居’四字。”

  “与木石居”石刻题者不详,学者疑为朱熹所书。

  民国《南安县志·卷48·艺文志4·诗歌·宋诗》:

  “《一眺石(七绝)》(傅伯寿):(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傅伯寿》)

  ‘一眺人间万事非,海鸥山鸟便忘机。林端仿佛见帆影,知有扁舟天际归。’”

  民国《南安县志·卷48·艺文志4·诗歌·明诗》:

  “《游九日山一眺石待月五律二首》(邑人黄淑清,山人):黄淑清黄河清弟,号晓江隐者,终身不仕。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淑清黄河清》)

  ‘被衲出山房,石盘已暝色。乍收叠嶂青,犹见一溪白。
  林鹤爱游人,松风欺醉客。 梵钟远近声,渔火两三只。’

  ‘暮岚倏已净,明月胡迟来。石灶茶烟冷,金溪渔火回。
  白知山夜气,寒觉水云堆。且与山僧约,竹门试半开。’”

  明·黄克晦《题一眺石》:(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克晦》)

  “清游曾记遍岩峦,一眺石边几度看。陈迹那堪如落叶,流年谁为障狂澜。
  空闻到处逢丹灶,不是当年戴褐冠。愚谷萧条松桂晚,鸣琴犹自向人弹。”

  碧玉峡

  《名山志》云:碧玉峡“在山之阳,两石似相并玉立。”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地理·山川·泉州府·南安县·九日山》:“碧玉峡,二石相并,如玉之立。”今无存。

  民国《南安县志·卷2·舆地志2·山·九日山》:“《闽书》:山故有三十六奇……一曰‘碧玉峡’,两石并立,在山之阳。张思有诗。”
  

  民国《南安县志·卷48·艺文志4·诗歌·宋诗》:

  “《碧玉峡(七绝)》(傅伯寿):(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傅伯寿》)

  ‘野迥方知天广大,身高更觉石岧峣。泉人试为平章看,胜绝何如透碧霄。’”
  (“碧霄”:指清源山碧霄岩。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山川·清源山》)

  “碧玉峡”今无存。据清·康熙(1662—1722年)间张云翼《九日山游记》曰:“日将夕,自‘秦君亭’移坐‘一眺石’,于‘碧玉峡’踏仄蹬而下,过‘无等岩’,寻前径以归。”可知“碧玉峡”应在西峰“一眺石”“无等岩”之间的峭岩陡坡处。“一眺石”下原有立岩数块,后被石工采伐而去,谅为此处。(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张云翼》)

白云坞

  白云坞,在东峰、西峰、北峰三峰怀抱的低洼处,白云萦绕山坞故名,或曰因白云井得名。坞中碧潭一窟,泉流回曲,梯田数亩,林木苍郁,稳为一区。

  白云井、白云堂

  今白云井确切井址已不知何处。

  里人傅笋(又作“”,唐·会昌六年第二名进士)未及第时筑“白云书屋”于此苦读;屋旁有井,名“白云井”。(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地理·山川·泉州府·南安县·九日山》:“白云井。泉味甘冽,相传,唐·进士傅荀尝旦汲井,见云覆水涌,有龙跃其中。又名‘钓龙井’。”

  民国《南安县志·卷2·舆地志2·山·九日山》:“《闽书》:山故有三十六奇……一曰白云井。在北峰之南。唐·进士傅荀寄褐(“寄褐”:旧俗,为使孩子长寿而给他穿僧衣)于兹,旭日汲水,见云霞覆井上,波涌其中,有龙跃起。又名‘钓龙井’。”

  宋人曾筑“白云堂”于此,入元后废圮无存。

  仙人桥

  仙人桥,位于菩萨泉上方不远、白云坞入口处的九日山东、西两峰交界处。其处两峰并峡,有高岩两块隔涧对峙,宋时有桥架空连接东、西两峰,其势险绝,俗称“仙人桥”。后桥毁塌,两峰突出之巨岩尚存。

  民国《南安县志·卷2·舆地志2·山·九日山》:“《闽书》:山故有三十六奇……一曰‘仙人桥’。”

上山岩道

  过延福寺,入九日山山门,为上山岩道。

  菩萨泉(菩提泉、菩萨坑)

  菩萨泉,亦名“菩提泉”、“菩萨坑”,位于上山岩路北侧、东西两峰相交山峡间,今尚存。

  “菩萨泉”泉源在“白云坞”,集九日山东、西、北三峰之泉南注山口出峡,汇为小潭,后流经延福寺西侧而汇入现在的北渠。潭边有红色隶书竖写的题刻“菩萨泉”三字。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地理·山川·泉州府·南安县·九日山》:“菩提泉,在(县西)延福寺后山。泉出大盘石中,其源莫测,湍流奔激有声。”

  民国《南安县志·卷2·舆地志2·山·九日山》:“《闽书》:山故有三十六奇……(石佛岩)岩后复有菩萨泉,泉出盘石中,奔湍漱响,声如丝竹。”

  民国《南安县志·卷3·舆地志3·井泉·菩萨泉》:“菩萨泉,在延福寺后山。泉出大石盘中,有源莫测,奔激有声。”

  民国《南安县志·卷2·舆地志2·山·九日山》:“《闽书》:山故有三十六奇……一曰‘菩萨坑’。”

  民国《南安县志·卷48·艺文志4·诗歌·明诗》:

  “《题菩萨泉步旧韵(五律)》(李廷机 九我):(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李廷机》)

  ‘石泉名菩萨,水以圣僧灵。垂荫无名木(有石刻在泉之左),回流怀古亭(旧址在泉之右)。
  浊世尘多眯,何人眼独青。徘徊今古事,归来月半汀。’”

  琴泉轩

  “琴泉轩”旧址在“白云坞”“菩萨泉”边一带,宋僧无可建。今无存。

  民国《南安县志·卷48·艺文志4·诗歌·宋诗》:

  “《游琴泉轩(五律)》[(北宋)吕夏卿]:(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吕夏卿》)

  ‘野寺抱琴至,古台终日留。暖风宜酒病,好客伴春游。
  胜事回头改,浮名到耳休。吾怀真放旷,不强落林丘。’”

  “《琴泉轩次韵(七律)》[(北宋末南宋初)李邴,谥文肃](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李邴》)

  ‘但怪朱弦韵枯木,那知古涧坠寒泉。鸟啼静夜应传谱,风入寒松拟续弦。
  妙体难寻斤斫处,高吟宁堕膝横边。饮光到此如欣舞,笑倒云门逸格禅。’”

  南宋·黄公度《题琴泉轩》(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公度》)

   “摇落江城暮,招提访旧游。泉声终夜雨,竹影一堂秋。
  露湛衣裳冷,山空枕簟幽。故人怜寂寞,抱被肯相投。”

  思古堂(怀古堂)

  思古堂,又称“怀古堂”、“思古台”,建于南宋初,元代已废。其确切地点不明。

  《闽书》记该堂在“半山里许道上”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3·宫室·泉州府·南安县·思古堂》记:“思古堂,在九日山‘延福寺’。宋·朱熹书匾。”

  民国《南安县志·卷2·舆地志2·山·九日山》:“《闽书》:山故有三十六奇……一曰‘思古台’。台在山阿。文公朱熹书亭匾曰‘仰高’,盖景行二公之意。”

  民国《南安县志·卷6·营建志3·亭阁台楼堂室堤·思古堂》:“思古堂,在九日山阿,宋·朱子朱熹建,有匾曰‘仰高’,盖景行二公之意。详见《山川》。”

  较大可能在“九日山”3字崖刻前的平台处,因南宋石刻时有“憩息于怀古堂”的记述,南宋·林躬行等人的留名石刻中也有“饮‘怀古堂’,访隐君遗迹……足以助登览之胜”的记述,系游人必到之处。

  据黄柏龄《九日山志》记载,南宋·绍兴廿六年(1156年)八月朱熹首游九日山时,在九日山建“思古堂”,以纪念唐朝隐居于此的秦系姜公辅,并为该堂题“仰高”2字为堂匾。(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朱熹》)

  民国《南安县志·卷48·艺文志4·诗歌·宋诗》:

  “《思古堂(七绝)》(昌言刘涛):(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刘昌言刘涛》)

  ‘今人思古不如古,后代思今亦似今。古往今来只如此,溪山伤尽几人心。’”

  “《思古堂(五古)》(傅宗教):

  ‘何人凿山腹?高堂跨崔嵬。悠悠百年事,滚滚随尘埃。弃置君莫问,且复共此杯。’”
  (该诗《全宋诗》有录。按:傅宗教傅自得子。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傅自得》)

  “《怀古堂(七绝)二首》(廖信孙):廖信孙,南宋人,事迹不详)

  ‘深入林泉避世喧,幽人已往迹空存。登临怀古怀何事,山不能应石不言。’

  ‘我来未暇访畴昔,先拜文公戏铁画(应为“画铁”)。盘桓上下坐忘归,月影婆娑散林隙。’”

  南宋·王十朋《思古堂》:“孤屿游人思公,天台禅客亦思丰。黄花境界谁思古,堂在烟云缥缈中。”(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王十朋》)

  小清凉石

  小清凉石应在旧日上九日山路边,但此类岩石山下颇多,不知所指。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7·地理·山川·泉州府·南安县·九日山》:

  “小清凉石,方广丈余,古木数株掩映其上,登者必先憩于此。”

  《名山记》:“方广丈余,古木葱蔚掩映其上,登着必先憩于此。”

  民国《南安县志·卷2·舆地志2·山·九日山》:“《闽书》:山故有三十六奇……一曰‘小清凉石’。”

玉立石

  玉立石,位于九日山西北山脊,西向。孤岩耸削,似玉而立,故名。又因状似猪八戒坐像,俗名八戒石”

乱峰轩

  乱峰轩与“琴泉轩”同为宋·僧无等建,后废,轩址不可考。

  民国《南安县志·卷2·舆地志2·山·九日山》:“《闽书》:山故有三十六奇……一曰‘乱峰轩’,亦无等所建。”

  南宋·朱熹首游九日山时,有《题九日山乱峰轩》诗2首(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朱熹》):

  “因依古佛居,结屋寒林杪。当户碧峰稠,云烟自昏晓。”

  “岩中老释子,白发对青山。 不作看天想,秋云时复还。”

晋朝松

  晋朝松,九日山36奇之一。

  相传,东晋时九日山植有松树百余棵,南宋·赵曾护时仅存1株。清·顺治(1644—1661年)间,这棵仅存的晋朝松最终被台风撕拔消失。

  《新唐书·秦系传》“九日山大松百余章,俗传东晋时所植。”

  民国《南安县志·卷2·舆地志2·山·九日山》:“《闽书》:山故有三十六奇……一曰‘晋朝松’。偃蹇(“偃蹇”:傲慢,盛气凌人)蟠屈,异于常木。或天阴雨,有龙攫其上。”

  南宋·赵曾护(南安主簿)《题九日山》中有句:“晋朝松百株,存在才一见。”

   民国《南安县志·卷48·艺文志4·诗歌·宋诗》:

  “《晋朝松(七绝)二首》(王十朋):(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王十朋》)

  ‘孤山陈柏已物化,九日晋松犹后生。欲问东西两朝事,风枝潇洒似谈情。’

  ‘老节苍苍不计年,传来恐在太康(280—289年)前。虬枝翠发梳风韵,犹似清谈往昔贤。’”

二贤祠、三贤祠、四贤祠

  名士欧阳詹常到九日山从秦系姜公辅游。后人建祠祀之。(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秦系姜公辅韩偓欧阳詹》)

  二贤祠

  二贤祠,亦称二公祠”,祀秦系姜公辅

  南宋·绍兴廿一年赵令衿始建于延福寺之东,自为《记》

  南宋·绍兴廿一年(1151年),泉州太守赵令衿始建延福寺东之东。(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赵令衿》)

  清·康熙《南安县志·第17卷·艺文志之2·记》收录二公祠记(宋·赵令衿,郡守)”,民国《南安县志·卷46·艺文志2·记》亦以“《二公祠记》(宋·郡守赵令衿)”收录。文同,曰:

  “泉为郡,界闽海之陬。唐都长安,距泉五千余里,闻人胜士罕有至者。

  贞元(785—805年)末,丞相姜公辅以直谏迕旨,始谪为泉州别驾。先时,隐君秦系居南安九日山,晦影收光,不事夸耀,从之游。既没,为葬山下。

  常料朱泚必叛,张镒必败,遂相帝以济奉天之难。以诗名,权德舆尝云:‘刘长卿自以为五言长城,用偏师攻之。’

  二公皆唐伟人,名在简册(“简册”民国志作“简策”),邦人景慕之若山斗焉。之坟号曰‘相峰’,之故居榜曰‘君亭’,而又命其山之巅为‘高士峰’,以示后人,使仰其高躅(“躅”:足迹)而不忘也。

  令衿假守兹土,初见吏民,时访遗迹。幕有郑丙者,博学能文,饰以吏事,因为之言:‘今亭、坟俱存,而祠独缺焉,非怀古尚贤之意。’于是悠然慨叹,亟作堂宇于‘延福寺’之东以奉祀焉,俾来者永其香火而不坠。且为之铭,庶几百世之下,闻者竦跃而兴起也。

  铭曰:

  ‘鳞撄神龙,蹇蹇匪躬,相之忠;
  尘视公卿,惟义是荣,君之清。
  怀哉二魂,作于九原,英风如存。’”

  南宋·乾道王十朋迁西峰石佛之下

  后祠毁圮,南宋·乾道四年—五年(1168—1169年)王十朋任泉州太守时原址已改建为前太守生祠,遂迁二公像于西峰石佛之下,王十朋曾作诗大为感叹。(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王十朋》)

  南宋·王十朋祠》

  “郡侯不识国元勋,释子那知。隐士有灵应抚掌,相公死亦不容身。”

  其前有小序曰:“旧在延福寺中,后易之而立前守生祠,而迁其像于西山石佛之下。前守,乃改忠献堂额者。”

  南宋·王十朋《次韵贺州题二公祠·丞相》

  “姓名端合上麒麟,当时那知相是真。遗冢尚余封马鬣,孤忠曾记犯龙鳞。
  三巴流落知音士,九日追陪避世人。精爽不迷祠宇复,俨然唐室旧冠巾。”
(“三巴”句:指宣公。)

  南宋·王十朋《次韵贺州题二公祠·隐君》

  “去剡游闽避世喧,清风寥邈典刑存。峰前鸟宿无名树,祠下僧鼓有月门。
   高尚端如上九蛊,含章更类六三坤。偏师胜后诗无敌,正要公来与共论。”
(自注:“来诗云‘安得斯人与共论'。”

  南宋·王十朋《寄南安鹿宰》

  “春秋重复古,二贤还旧祠。直道不终废,高风宜见思。
  古墓出荆榛,孤亭起颓隳。更将碧纱笼,覆护端明诗。”

  诗前有序曰:“予比至延福寺访祠,则迁他所,问相墓,则曰不知也。以语南安宰鹿君。越数日,南安见访,云祠已复旧,墓亦得之,且修治矣。惟秦君亭未葺,蔡端明诗将与壁俱圮而不护,因寄南安。”

  (注:南安鹿宰:南安知县鹿何,字伯奇端明蔡襄,曾任端明殿学士。(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蔡襄》)

  三贤祠

  后人又建三贤祠,祀秦系姜公辅韩偓,址不明。淳祐十二年(1252年)才重建。

  在九日山西峰“九日山”三字巨岩之东,有南宋·淳祐赵竹屋重修三贤祠记事摩崖石刻,文曰:“□□竹屋 公以俸资重修三贤祠、秦君亭,砌石□阶路及怀古前一了。淳祐壬子(淳祐十二年,1252年)端阳,住山惠珪谨识。”赵竹屋名不见志传,应系邑官。

  在九日山东峰南麓石刻群悬崖前小岩间,有南宋·淳祐重建三贤祠落成记事摩崖石刻,文曰:“淳祐壬子夏五月,南邑重建三贤祠成;六月上氵幹(即上旬),郡人陈晋接 进叔蔡次传 仲孚徐明叔 仲晦赵时焕 尧章王庚景 同拜祠下,令君赵崇白敫(“白敫”合一字) 用晦置酒合乐以落之。”

  入元毁圮。

  四贤祠

  又建四贤祠,祀秦系姜公辅韩偓欧阳詹,址不明。

  宋末元初·傅定保《题四贤祠》诗云:(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傅定保》)

   “四杰唐遗迹,千年此妥灵。草荒丞相墓,云锁隐君亭。
  助教衣犹绿,翰林山尚青。因怀水南令,秋思绕春汀。”

  民国《南安县志·卷48·艺文志4·诗歌·元诗》:

   “《四贤祠追次使君韵(五律)》(欧阳至):欧阳至身世不详)

  ‘唐像衣冠古,空山笔砚灵。老僧新栋宇,隐士旧池亭。
  茶灶云根白,书灯鬼火青。残碑藓化碧,小篆雁书汀。’”

  民国《南安县志·卷48·艺文志4·诗歌·明诗》:

  “《题四贤祠步旧韵(五律)》(郡人李廷机,榜眼,内阁):(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李廷机》)

   ‘甲子岁偕诸会丈苏君禹张为春等为黄有及拉游九日山,泛舟来往,问奇选胜,慨然吊古。

  往哲遗香火,聚英托地灵。怀人争有待,吊古已无亭。
  旧事悲回禄,芳名照汗青。临风重搔首,落日映沙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