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忠福(广泽尊王)

  成神。
  敕封

    ——南宋累封至威镇忠应孚惠威武英烈广泽尊王。
    ——清·同治加封“保安”。
    ——妙应懿德氏仙妃。

  灵异神迹。
  传播

    ——概述。
    ——闽省。
    ——台湾。
    ——东南亚。

  广泽尊王·郭忠福,安溪县金谷镇人。后居南安诗山十二都郭山(凤山)下,亦作南安人,现诗山镇诗山公园内还保留着郭忠福故居遗址。

  郭忠福卒后成神,全号“威镇忠应孚惠威武英烈保安广泽尊王”,俗称保安尊王、圣王、府圣王、王公、姓王、圣王公、王公祖、王公、相公、圣公等。

  2011年,广泽尊王信俗”入选福建省第四批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

成神

  郭忠福,五代·后唐·清溪县崇善里(今安溪县金谷镇河美村)人。[按:安溪县唐时为南安县小溪场,南唐·保大十三年(955年)置清溪县,北宋·宣和三年(1121年)后改为安溪县。]

  郭忠福,唐·汾阳王郭子仪之后。郭子仪裔孙郭嵩入闽,再传为郭耀居长乐县、郭华迁泉州居涂门,姓遂分南、北二支,而广泽尊王,遂为闽南姓尊为祖佛。

  郭忠福生于五代·后唐·同光(923—925年)中。少时家贫,三餐不继。以孝顺著称乡里,父早逝,无力安葬,卖身姓大户牧羊。后偕母东行,至南安诗山十二都郭山(凤山)下安家,为人打工、放牛为生。后晋·天福(936—942年)间10岁(或说16岁),牧牛郭山,坐古藤上而逝。里人异之,闽国·通文(936—938年)中为立庙祀之,号“郭山庙”,亦号“将军庙”

  明·何乔远《闽书·卷9(方域志)·泉州府南安县2·郭山》:“山有威镇庙,神姓,世居山下,生而神异,意气豪伟。年十岁时,忽取瓮酒,牵牛登山,明日坐绝顶古藤上,垂足而逝,酒尽于器,牛存其骨。已见梦,乡人因为立庙,号将军庙,伪闽·通文中也。”

  清·康熙《南安县志·卷2(疆域志)·郭山》记:“在县北十里,属十二都,山有威镇庙。神姓,世居山下,生而神异,意气豪伟,年十岁时,忽取瓮酒,牵牛登山,明日坐绝顶古藤上,垂足而逝。酒尽于器,牛存其骨。已见梦,乡人因为立庙,号将军庙,此伪闽·通文中事。”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7·山川2·郭山》:“郭山,在十二都……山有威镇庙,神姓,世居是山之下。”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16(坛庙寺观)·威镇庙》:

  “出南安县治之北八十余里为诗山,诗山十二都之巨村为社山村之北,可二里许为郭山。山有庙,庙有神,其姓,名忠福,居山下,以十六岁蜕化于山之古藤上,里人异之,又以其屡有灵应,因建庙祀之,盖伪闽时也。”

  “威镇庙俗呼郭庙,在县治北郭山中,伪闽·通文中建。

  《闽书》:神姓忠福,世居山下,生而神异,意气豪伟,年十六岁时,忽取瓮酒,牵牛登山,明日坐绝顶古藤上,垂足而逝。酒尽于器,牛存其骨,已见梦,乡人为立庙,号将军庙。”

  清·光绪间杨浚《凤山寺志略》载:

  “神姓,名忠福,闽之南安人。先世周文王季第封于虢为虢叔,或曰公,因氏焉。历六十余传,为唐·汾阳王郭子仪,数传至公,始迁闽;再传公,分派泉州,居清溪,代有令德。

  神父性孝友,无崖岸,常逍遥清泉白石间,神母感异梦而娠,后唐·同光(923—925年)中二月二十二日,生于清溪故里。

   生即神异,气象豪伟,以纯孝闻,父薨,母携之居南安十二都郭山,山因神名。后晋·天福初,当在丁酉、戊戌间(后晋·天福二至三年,937—938年),神年十岁,忽携酒牵牛,登绝顶古藤上蜕化,时为八月二十二日,里人异之。

  伪闽·通文中,见梦于乡,为立庙,曰将军庙。”

  清·光绪戴凤仪(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南人名录·戴凤仪》)《郭山庙志·卷2·保安广泽尊王传》载:

  “王,闽之南安人,其姓,忠福其名。唐·汾阳王其远祖也;由汾阳传至,入闽;再传至,迁于泉。王世居泉之南邑十二都郭山下,山以姓得名。

  祖、父多隐德,母感异梦而娠,诞王于后唐·同光初二月二十二日。

  王生有孝德,气度异人,尝牧于清溪家长者家,晨昏之思忽起,驰归侍奉,依依如也。父薨,艰于葬地,王忧心忡忡,虽就牧,犹潸然泪下。一形家鉴其孝,指长者山而告曰:‘窆此大吉。’王然之,稽颡谢。吁求长者而茔之,竣,乃归郭山下而奉母以终身焉。

  后晋·天福(936—942年)间,王年十六,忽牵牛登山,翌日,坐古藤上而逝。母至,攀其左足,塑像者因塑其左足下垂。迨母薨,里人感王至孝,为祔于清溪故茔,其得鲁人合祔之礼与!

   初,王甫着灵捉,里人建庙祀之,号郭山庙,亦号将军庙,盖伪闽时也。”

  清·同治《福建通志·卷8·山川志·南安县》记:“去城七十里,曰郭山,其神姓,故名。”

  圣王神像即一脸童稚面貌,两眼圆睁,右腿打坐,左脚下垂。

敕封

  郭忠福孝行闻名于世,历代官府奏请朝廷加封,奉为神。

  南宋累封至威镇忠应孚惠威武英烈广泽尊王

  关于郭忠福在南宋时的敕封,相传有3次,凤山寺原存有诏书3份,但皆毁于明·嘉靖(1522—1566年)末年的一场倭患中。现见于《宋会要辑稿》的仅有:将军祠,在泉州南安县,绍兴六年(1136年)十一月赐庙额威镇,十三年(1143年)十二月封忠应侯。”由此造成后世表述不一,殊难稽考。

  明·何乔远《闽书·卷9(方域志)·泉州府南安县2·郭山》:“宋·建炎四年(1130年)……其后累加‘威镇忠应侯孚惠广泽’八字。王胄为记。”

  清·康熙《南安县志·卷2(疆域志)·郭山》《闽书》记:“宋·建炎四年……其后累加‘威镇忠应孚惠广泽’八字。王胄为记。”

  清·杨浚《凤山寺志略》则称是“威镇忠应孚惠武烈广泽尊王”

  清·同治(1862—1874年)间永春知州翁学本《请封碑记》郭忠福在南宋的最高封号是“威镇忠应孚惠威武英烈广泽尊王”

  清·光绪(1875—1908年)戴凤仪《郭山庙志·卷3·封爵》载:南宋·绍兴(1131—1162年)间,敕封“威镇广泽侯”,赐庙额“威镇庙”。庆元(1195—1200年)间,加封为“威镇忠应孚惠威武英烈广泽尊王”

  一般认为,“郭山庙”在南宋·绍兴六年(1136年)十一月赐庙额“威镇”,绍兴十三年(1143年)十二月封郭忠福“忠应侯”,庆元(1195—1200年)间加封至“威镇忠应孚惠威武英烈广泽尊王”

  清·同治加封“保安”

  现凤山寺内尚存一方清·同治(1862—1874年)间永春知州翁学本《请封碑记》,详细记载请封经过:时有土匪谢险“啸聚何山寨”,四出焚掠,为害一方,官兵数次围剿无果。翁学本出任知州后,决意铲除此患,便“斋沐躬诣虔祷”,向广泽尊王祈求庇佑,而后出兵剿匪。结果在广泽尊王“神灵默相”的护佑下,一举捣毁匪穴,后来还抓获谢险并将他正法。事毕,翁学本向朝廷请求敕封郭圣王。同治九年(1870年),朝廷敕封郭圣王“保安”二字。(参见下文“灵异神迹”)

  清·光绪戴凤仪《郭山庙志·卷3·封爵》也载:同治九年(1870年),加封“保安王”,封爵全称为“威镇忠应孚惠威武英烈保安广泽尊王”

  妙应懿德氏仙妃

  郭忠福年幼蜕化成神,本无妻子,但在民间传说中,居然还主动求聘妻室。清·光绪杨浚《凤山寺志略》载:相传神蜕化后,有龙溪氏女浣衣,见金钏回旋,不离左右,母令取之。一日,乘舆过神庙,大风,忽失所在,或言入庙坐化。宋时已加封曰“妙应懿德氏仙妃”

灵异神迹

  民间所传广泽尊王的神迹甚多,以保家卫乡为主,亦有降雨、却疾等者。如:

  郭山凤山寺中现存明·万历十六年(1588年)《诗山郭山庙记》碑。据清•道光七年吕廷琼《重修凤山寺记》碑(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儒道释寺庙·凤山寺·郭山凤山寺》),此碑应为佥事陈学伊撰。碑文见于清·乾隆《泉州府志·卷16(坛庙寺观)·威镇庙》、光绪《郭山庙志》、《丰州集稿·卷9》。

  碑文曰:

  “出南安县治之八十余里,为诗山。诗山十二都之巨村,为社山。村之北可二里许,为郭山。山有庙,庙有神,其姓,山以此名。山之脉自文章山而来,龟山、育浆、高田、高盖诸山环左右而向之;一涧之水自西而东,纤回曲折以入于溪;亦邑东北之奇观也。

  山以神名,亦以神胜。神之名曰‘忠福’,世居山下,以十六岁蜕化于山之古藤上,里人异之。又以其屡著灵应,建庙祀之,盖伪闽时也。其后,著灵于绍兴、庆元之间,宋天子至遣官敕封之,侯王其秩,廓大其庙。敕凡三,珍藏于大姓家,盖四百余年矣。庙凡再拓,则宋•抚干君说为之建,教授为之记。之记,则大学士从龙(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曾从龙》)为之书。两碑并树庙门外,亦已有四百余年。

  嘉靖辛丑(嘉靖廿年,1541年)之季,岛寇(倭寇)不靖,鸱张于诗山、永春,吕尚四复起,诗山人褚铎应之。大姓筑堡于庙之北,与里人三四百辈避其中。堡中乏水,贼更番困之。邻堡率乡兵三百,以半夜衔枚直趋庙门,逐贼去,堡中因得取水,而贼死者十余人。贼意为神也,诘朝纵火焚庙殆尽,仍更番困之。堡中炊米而餐,几不支。是夜,天大雨,而贼所用攻堡药亦烬于火,遂终以为神,邃遁之他方。当是时,庙中二记俱毁,而家所藏诸敕,亦为贼裂弃无存。其后贼平,里人稍稍复居,因以次渐葺,庙貌金碧。虽未得邃如昔时,而规制宏敞,则大都不失其旧。盖予再游时,视初游时既有间;三游时,则视再游时峨然改观矣。

  予尝读《八闽通志》,南安祠宇仅载五六,城隍庙之后即继以此,诚重之也。询之里老,云“敕之端,有宋人记述。里人有吴德者,素事神。一日,以椽职赴京,奉香火偕往。宋帝宫火,神摩以白旗,火遂止。是以有绍兴侯爵之封,其详在敕中。”《通志》亦颇言及之。果尔,则亦异矣。

  然神能灭火于数千里外帝王之邃宫,而不能止贼火于咫尺自栖之所。《志》中又载,宋时贼将入境,神引之他往,里得无患。乃不能遏嘉靖辛、壬之贼,使之猖狂得所欲而去;又不能预阻里人之邪心,使之叶谋贼以重污里名;则何以称哉?岂污隆盛衰,天实为之,神固不能为力耶?

  要之,降一夕之雨,焚囊中之药,救三四百人之命,亦不可不归其功于神。贼倡乱,里人误附,竟不终朝而扑灭,又安知非神所为耶?语云‘聪明正直之为神’,盖将军之谓耶?

   予重游里郭山,备详神之终始而具著之,稗后之游者考焉。

  万历十六年(1588年)冬戊子十一(下缺)

  明·何乔远(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何乔远》)《闽书·卷9(方域志)·泉州府南安县2·郭山》:“宋·建炎四年(1130年),寇汤勍逼近境,民欲遁走;卜神不许。一日大雨溪涨,寇不能渡,有白衣乘白马者,诱之浅涉,攻具漂流,黠者多溺死,盖神为也矣。”

  清·康熙《南安县志·卷2(疆域志)·郭山》记:“宋·建炎四年(1130年),寇逼近境,民欲遁走,卜神不许。一日大雨溪涨不能渡,有白衣乘白马者,诱之浅涉,攻具漂流,黠者多溺死,盖神所为也。”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16(坛庙寺观)·威镇庙》:“宋·建炎四年(1130年),寇汤勍逼近境。民欲遁,卜神不许。翌日大雨,溪涨寇不能渡,有白衣乘白马者,诱之,由他路去,攻具漂流,黠者多溺死,邑赖以全,其后累加‘威镇忠应孚惠广泽侯’,王胄为记。”

  清·光绪戴凤仪《郭山庙志·卷2·保安广泽尊王传》载:

  “宋·建炎四年(1130年)逼近境,民欲遁,卜于王,弗许。一日,大雨溪涨,寇不能渡,王衣白衣乘白马,诱之浅涉,黠者多溺死,邑赖以全。

  绍兴(1131—1162年)间,里人吴德奉王香火入京,值宋宫火,王麾以白旗,火遽熄,故有候爵庙额之锡。庆元(1195—1200年)、开庆(1259年)间,复增封王爵。自是,王之声轰烈震聋天地间矣!

  明·嘉靖(1522—1566年)之季,岛倭(倭寇)寇诗山,乡人筑堡庙北,贼困之,不利,意以为神,纵火焚庙,碑敕俱毁。忽大雨骤至,贼之攻堡药亦烬于火,遂惧而遁,四境获安,佥曰:‘非王之力不及此。’

  国朝(清),王灵益震,凡保国安民事观缕述。如剿×(按,点校本因忌讳,以×字代替,下同),遏×逆,歼×匪,沛甘雨,祛瘟疫,尤其彰彰者也。

  迄今薄海蒙庥,每当仲秋,展墓荐馨者,犹不远数千里而来云。”

  清·光绪杨浚《凤山寺志略》:“明·嘉靖辛壬(?应为辛丑,嘉靖廿年,1541年)之岁,岛倭扰及诗山,相去二里许,永春寇吕尚四复起,多应之。乡大姓筑堡庙北,与里中三四百辈避居焉。堡乏水,幸邻人率乡兵三百,夜半直趋庙门,毙贼十余人。逸去,因得汲。及朝更番困之,火其庙,粮几绝,夜忽大雨,贼中火药骤烬,惊为神,乃遁。”

  清·光绪戴凤仪《郭山庙志·卷8·杂志》记:“光绪十年甲申(1884年),法夷滋扰,台北军门孙开华守沪尾,血战迭胜。自晨至午,敌人开花炮子如雨,无一中伤者。居民咸见郭圣王清水祖师阴兵助顺,漫天烟雾中,隐隐有神旗森列云。”

  见之《凤山寺志略》《郭山庙志》的还有:

  “咸丰三年(1853年),土匪林俊(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历史事件·泉州农民起义》)由德化窜陷永春州城,蔓延南安,胁从日众,甚猖獗,俊诣凤山寺,祷神助,珓弗许,询其成败,示以签,有‘树倒花残势自倾’句。至兴化果中弩死。先是,攻州城,正危急时,忽城北大鹏山上,甲兵森立,见‘郭’字其号,士卒乘势,斩馘无数,俊奔窜南永交界,乡团协力堵御,神复显灵助战,夺获器械、马匹。”

  “同、厦会匪黄得美等滋事,勋伯廷钰统兵进剿,有从逆武举变姓名投军,时军中奉神香火,忽显灵示梦,搜获从逆,确证,诛之。”

  “同治二年(1863年),惠安姓到寺进香,沿途蛇行,三步一叩,或问之,曰:‘老母病三年,百药罔效,号泣不已,愿以身代。’夜梦神持药二丸,令其母吞之,顿愈。”

  “同治三年(1864年),泉、永大旱,田禾尽槁,太守倬标忧之,偕邑侯祷于庙,未回军而甘霖立沛,太守书‘云霓慰望’四字匾额,以答神庥。”

  同治六年(1867年),官兵围剿土匪谢险,指挥官“诣寺虔祷,隐卜方略次第,授计营员,购获凶党数辈,移兵直捣巢穴,平之。后谢险潜踪于省城南台,复捕正典刑,皆神庇也。”

  “同治(1862—1874年)间,温陵(泉州)瘟疫,多死者,佥迓神至开元寺焚香顶礼,各家荐馨,神箕示禳疫文。不数日而时气平,阖郡士庶瓣香,不忍离左右,更塑像于开元寺奉之。”(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儒道释寺庙·开元寺》)

传播

  概述

  除郭山凤山寺(郭山庙)外,安溪金谷也建有威镇庙,一为发祥建,一为瞻茔建,均为广泽尊王祖庙(参见泉州历史网《泉州儒道释寺庙·凤山寺—郭山凤山寺、威镇庙》)。据传自后晋·天福(936—942年)至今,安溪金谷是广泽尊王迎香之处,故金谷俗称“佛口”

  清·光绪戴凤仪《郭山庙志·卷8·杂志·尊王分庙纪闻》载:“考王之分庙,始于凤山宫及安溪威镇庙,一为发祥建,一为瞻茔建,关系匪轻,故详著于《庙宇》。其余诸庙虽非若二庙之重,然香火所萃,即灵应所征,不可无以纪之,因就所闻,谨录如左……”

  明、清时期,广泽尊王信仰与影响已超出南安县,遍及闽南、台湾及海外。民间称广泽尊王“尤庇远人”,自古有“白目佛,益外境;越远求,越显灵”之说。由于广泽尊王最喜庇护流寓之人,故得移民及流民之虔诚奉祀。因此对圣王的祭祀以3年1次的祭墓茔最为隆重。

  清·光绪杨浚《凤山寺志略》记:

  “凡谒茔之岁,近如浙粤,远如蜀楚,即至外洋,白叟黄童,扶携跋涉,不惮千里。
附寺百余里村庄,遇来客,即非素识,必遮道邀款,扫榻以迎,不敢计值。

   途不拾遗,偶饘膳宿无可托足,行李纷置中道,但书‘凤山寺进香’五字,不烦防守。次日,各负载,无敢错乱。有窃取者,必自呼于路,归其物于失者,而盗者始安。

  俗多牵羊以献,问珓,应宰即杀,应放,即置之庙,不羁维,入人家,争伺之,涂人得之,仍还于庙,称曰‘圣王公之羊’云。”

  甚至夸张到,农历八月廿二日圣王蜕化升天之日,“凡闽、浙、吴、粤及南洋群岛到庙瓣香者,以亿万计。”

  且据乡老云,先前交通不便,省外香客步行至南安凤山寺进香,出门时把雏鸡放在篮子里,沿途喂养,到凤山寺时鸡已长大,可为供品云云。

  闽省

  《郭山庙志》载:清末南安县仅十一都、十二都、十三都3地就至少有13座广泽尊王庙,俗称“十三行祠”。泉州府的城隍庙、承天寺、开元寺、天后宫等寺庙也同祀供奉广泽尊王神像。晋江陈埭、安海、深沪、惠安洛阳桥北、同安县城外、永春县西门外,厦门、漳州、兴化、福州、福安、宁德、建宁、汀州、龙溪、龙岩、漳平等地也有广泽尊王庙,或他庙同祀、祭祀神像。

  台湾

  广泽尊王信仰传入台湾始于明末清初。至今台湾以广泽尊王为主神的庙宇有260多座,规模较大的超过30所,较著名的如台南市西罗殿、永华宫、桃园市镇抚宫等,全台敬奉广泽尊王的信众有上百万人。

  清·光绪戴凤仪《郭山庙志·卷8·杂志·尊王分庙纪闻》载:分香台湾者,“一在台南府西门外,庙亦名凤山寺;一在台北府城内,一在漳化鹿港(今“凤山寺”)。”

  台南市西罗殿刊行《西罗殿志》载:康熙元年(1662年),泉州府南安县氏6房祖先,奉圣王分身东渡来台,在昔时台南府5条港渡头一带,以当码头工为生。氏一族特别团结,剽悍勇武,成为渡头的码头老大,控制该码头地盘;而供奉圣王的场所,也由简陋的“圣公馆”,发展成日后巍峨壮丽的“西罗殿”。故“总统”蒋经国也曾亲自莅庙行香祭拜,并赐匾“保安天下”。尤其台南市“做十六岁”的成人礼习俗,酬谢神明,欢宴亲朋,便是从这群南安姓族人传开的。

  陈梅卿《说圣王,道信仰——透视台湾广泽尊王(台湾建筑与文化资产出版社,2000年)载:统计分析,全台主祀广泽尊王庙宇最多地区为台南市、台南县,再次是台中县、屏东县。台南市内即有3庙,近郊又有1庙,为全台信仰最密集地区。台中县则集中在以清水、沙鹿为中心及其邻近之大雅、大安乡。这些地区多是泉籍移民较多之处,说明了寺庙之取名或分香或纪念祖庙,与原乡泉州南安诗山“凤山寺”有极深渊源,鹿港镇凤山寺亦不例外。

  台湾的广泽尊王庙,大多认南安凤山寺为祖庙,不少庙的庙名即称“凤山寺”,即使西罗殿庙额也高悬“凤山古地”巨匾,以示根源。陈梅卿《说圣王,道信仰——透视台湾广泽尊王(台湾建筑与文化资产出版社,2000年)载:在台湾主祀广泽尊王的寺庙,仅取名“凤山寺(宫、庙)”的有11家,分别位于云林县土库镇中山路(明•崇祯八年(1635年)创建)、嘉义县义竹乡溪州村[清•康熙十六年(1677年)创建]、彰化县鹿港镇德兴街[清•乾隆四十五年(1780年)创建]、屏东县万丹乡加兴村[清•道光廿六年(1846年)创建]、竹头崎台南县南化乡玉山村[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创建]、高雄县大树乡檨脚村实践街[清•光绪十六年(1890年)创建]、台南县南化乡小仑村[清•光绪卅二年(1906年)创建]、宜兰县头城镇合兴路(清末创建)、台北县板桥市仁化街(1945年创建)、高雄市旗津二路(1984年创建)、台南市公园路(创建年代不详)。

  日治初,台湾信众每3年都要组团到南安郭山祖庙进香朝拜,后因太平洋战争爆发而中断。近年又恢复进香朝拜活动,据1990年统计,仅签名留念的就有台南、台北、新竹、高雄等十多个县市计57个进香团,人数约2000名,此后有增无减。

  东南亚

  随着闽南人的出洋谋生,广泽尊王深受海外华侨的崇拜。

  旧时华侨出洋前,都不忘到凤山寺走一趟,或请1尊广泽尊王木雕神像,或带1面凤山寺令旗,或取1包香灰带在身边。

  广泽尊王信仰也远播越南,新加坡,印尼泗水,菲律宾马尼拉,马来西亚吉隆坡、怡保、仙打根、吧巴,缅甸仰光等国家和地区,香火传播东南亚各国的庙宇有300多座,有的华侨甚至在侨居地兴建中国传统建筑风格的“凤山寺”、“保安宫”、“广泽尊王庙”等,如新加坡凤山寺、越南同奈边和凤山寺、马来西亚吉隆坡巴山凤山寺、菲律宾加牙鄢省亚巴里社大千寺广泽尊王庙……其中新加坡南安会馆所建的凤山寺,规制则完全仿自郭山凤山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