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阳深(1500—1562年)

【字德深,号东田,明·南安县东田人。】

  身世。
  泉州卫指挥佥事

    ——自太学“纳级”获武职。
    ——响应平倭征召。
    ——拒敌于晋江。
    ——从征漳南。

  泉州卫指挥同知
    ——再次应召平倭。
    ——击施思备等于东田。
    ——击高老等于晋江。
    ——破八尺岭等贼巢。
    ——将风将略。

  福建都指挥佥事
    ——论功迁福建都指挥佥事。
    ——倭寇侵犯兴化府。
    ——赴援。
    ——殉国于东萧战役。

  后事
    ——哀荣。
    ——俞大猷《祭欧阳东田都阃文》。

  欧阳深(1500—1562年),字德深,号东田,明·南安县东田人;唐·四门助教欧阳詹后裔。(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欧阳詹》)

  欧阳深阵亡后,俞大猷亲撰《祭欧阳东田都阃文》(新编《南安县志·文选》收录,江西人民出版社,1993年10月出版)(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俞大猷》)

  明·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四月,有司在泉州卫附近“小山丛竹书院”“不二祠”紧邻为建欧阳将军忠节祠”。祠内立2碑:①泉州知府万庆、同知谭维鼎、通判潘璘、推官钟崇文、晋江县知县谭启等为立 欧阳将军忠节祠记”碑(现存泉州市博物馆),记述欧阳深行状。②姚安知府赵恒欧阳深阵亡后曾撰有《平寇记略》(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8·武功志》收录),据此又为撰立“都指挥欧阳公平倭碑”于祠。(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学校·泉州书院·小山丛竹书院》、《泉州专祠·欧阳指挥祠》、《泉州人名录·万庆赵恒》)

  新编《南安县志·人物志·欧阳深》(江西人民出版社,1993年10月出版)有传。

身世

  欧阳深世家南安东田,为欧阳詹后裔欧阳敏济之子,少为泉州府学的生员,因学业成绩优异,被选送入太学(国子监)就读。

  《欧阳氏族谱》载,欧阳深敏济公之子,嘉靖间平倭乱死节,奉旨特祭祀忠义祠,世袭指使使。墓在桃花山。”

  明·万庆欧阳将军忠节祠记》碑文曰:

  “君名,字德深,唐·四门助教裔。世家南安东田,因号东田

  君生含双阳之精,符三台之数,倜傥有奇气,美容仪,音吐琅琅宣畅。不喜徇时,好淟忍相效,庶几国士之风。”

  新编《南安县志·人物志·欧阳深

  “欧阳深,号东田,南安县东田人,欧阳詹的后裔。

  少为泉州府学的生员。”

泉州卫指挥佥事

  自太学“纳级”获武职

  明·嘉靖卅四年 (1555年),倭寇进犯泉州,后分掠泉属各县,极尽残暴。当时泉州一带的“倭寇”内外勾结,如蜂群密聚。谢爱夫率众盘踞永春,苏光祚出没仙游,施思备屯兵南安,高老骚扰晋江,江一峰寇聚南安双溪口,清江老屯兵英林、潘径。(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历史事件·泉州倭患》)

  嘉靖卅七年(1558年),欧阳深自太学“纳级”(纳赀升级)获授泉州卫指挥佥事,总管军事文牍。

  明·万庆欧阳将军忠节祠记》碑文曰:“会倭夷匪茹流薄漳、泉、兴、福间,漳、泉、兴、福亡敢发一矢,君以成均‘纳级' ,高卧清源。”

  新编《南安县志·人物志·欧阳深

  “明·嘉靖三十四年 (1555),倭寇进犯泉州,此后勾结内地叛贼连年分掠泉属、南安等县,到处焚烧杀掠,发掘坟墓,勒财赎尸,极尽残暴,以致民心惶惶,居无宁日。

  嘉靖三十七年(1558),欧阳深授任泉州卫指挥佥事,总管军事文牍,曾书同人诗句‘家散万金酬死士,身留一剑答君恩’于壁上,以表夙志。”

  响应平倭征召

  嘉靖四十年(1561年),副都御史王询(号“方湖”)征召欧阳深平倭。欧阳深悬赏募兵,泉州各地“悍勇艺能之士”纷纷响应,不久,组建起1支颇具战斗力的军队。

  明·赵恒《平寇记略》载曰:欧阳深不忍桑梓之难,受数百之兵,持不数月之粮,以抗十余万方张之贼徒。”

  明·万庆欧阳将军忠节祠记》碑文曰:“有中丞王方湖公者,檄君,君仗剑而起,慷慨运筹,悬赏募兵,一时悍勇艺能之士,素知君, □然从之,愿为君效死。”

  拒敌于晋江

  尔后,欧阳深率数百之兵,拒倭于泉州郡郊笋江(明属晋江县,今属鲤城区)。又追击败退之敌至同安、长泰,两战两捷。

  明·万庆欧阳将军忠节祠记》碑文曰:“君出次郡郊,引药弩,歼数千倭。倭走同安,追之梵天山,又追之长泰,两战两捷焉,由是威名日振振起。”

  新编《南安县志·人物志·欧阳深“尔后,提兵近千拒敌于晋江。”

  从征漳南

  欧阳深又从征漳南 ,至月港,开谕散贼党。(按:月港,今漳州龙海市海澄镇。明属海澄县,在县城西,南接南溪,东通海潮,其形如月。)

  明·赵恒《平寇记略》载曰:

  “又从征漳南,新立奇功,先声所加,弃戈铤而来款者,日数万。公赈而遣之,皆为农民。择可为兵者,勉以大义,慰劳出于至诚,众咸踊跃,争欲杀贼自效。

  旬月之间,士气百倍,数战数胜,功出诸将之右。”

  明·万庆欧阳将军忠节祠记》碑文曰:“至月港,开谕诸酋,散其党二十四将。事闻,赐白金采币。”

泉州卫指挥同知

  嘉靖四十年(1561年),欧阳深以军功擢泉州卫指挥同知。新编《南安县志·人物志·欧阳深“因军功提升为指挥同知。”

  再次应召平倭

  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二月,又有1支倭寇攻打永宁卫城,卫城指挥王国瑞失守,城陷,倭寇大掠数日而去。三月,倭寇复来攻城,再陷,永宁卫城军民为其杀伤几尽。接连攻城得手的倭寇,野心更大了,不断流窜于漳、泉、兴、福之间,刧掠无休。时王方湖王询)离任,接任的副都御史游让溪游震得让溪)巡抚福建,再次征召欧阳深继续平倭。

  明·万庆欧阳将军忠节祠记》碑文曰:“逾年,倭益猖獗,山海无籍,景附风从,至十余万。崇武、永宁相继陷失,发冢质棺,惨及枯骨,郡城震恐。中丞游让溪公继公至,又檄君。”

  击施思备等于东田

  据明·赵恒《平寇记略》,是年(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欧阳深率兵攻打南安东田贼施思备等,“破走之”

  新编《南安县志·人物志·欧阳深“嘉靖四十一年(1562),倭寇勾结贼首江一峰谢爱夫施思备等人,入安溪焚劫,顺途抢掠南安东田,欧阳深奉分巡道万民英之命,率兵围攻东田,施思备败走。”(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万民英》)

  在东田镇乌墩岭,至今尚存1座“什班公宫”。相传,倭贼施思备败走时,廖平乙等10多位乡勇义士奋起追击,岂料在乌墩岭石坑坝头一带误中倭贼奸计,陷进深田湿地,进退不行。贼寇前后夹击,众义士苦斗力尽不敌,全部壮烈牺牲。事后,乡民自发将这些义士集体埋葬在桃子脚山坡。欧阳深之子欧阳模功成名就后,每每感念廖平乙等义士的事迹,遂为立宫,设“明无祀公神位”(今存)奉祀,并撰碑文为记。(参见泉州历史网 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欧阳模》)

  击高老等于晋江

  五月,欧阳深又同参将黎鹏举、千户王道成,进攻晋江青阳等处,高老贼部遁走。

  据明·赵恒《平寇记略》又载,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五月,参将黎鹏举、指挥某、千户王道成百希周等率兵由水道进发,欧阳深由陆路进军,至岭尾山,连破七寨,擒杀韦老等200余徒。又追剿水田、下浯等处倭贼,“斩获百余级”

  欧阳深遣人宣谕谢爱夫黄元爵等贼首受抚。谢爱夫黄元爵各散从贼4000余人。贼酋苏光祚康大福等拥众万余,“同爱夫等听抚,亦来归顺。”

  新编《南安县志·人物志·欧阳深“五月,进攻江一峰,从双溪至岭尾山,连破七寨,复进兵英林、潘迳等处,又击退李五官(或作“李五观”)部,捕杀贼首韦老等,斩俘倭寇百余人。贼首谢爱夫黄元爵陈子爱苏光祚康大福闻风归降。”

  破八尺岭等贼巢

  此时,盘踞于南安双溪口八尺岭附近的是江一峰率领的贼部,欧阳深一一破之。

  明·万庆欧阳将军忠节祠记》碑文曰:

  “是时,贼巢双溪口八尺岭,谋绝郡城饷道。

  君两夜扁舟,率师袭之。贼觉,慴缩莫敢斗。诘朝大战,连破七巢,潘径、氵丙洲六路诸巢皆下。

  君度贼携贰,可抚而散也,请给贴便宜招降,散者数万人。

  就令讨,执江一峰李五观(或作“李五官”)二酋,戮于市,泉郡抵宁,我武维扬。”

  新编《南安县志·人物志·欧阳深“后又擒拿负隅顽抗的江一峰李五官南蛮老施思备王二千李三直等一百多人,斩于市郊,泉州地区始得安宁。 ”

  明·赵恒《平寇记略》载称:“凯旋之日,百万生灵,莫不俱呼相庆,且喜且悲。”

  将风将略

  明·赵恒《平寇记略》曾总结欧阳深为将3大特点:一是爱民如子,视财如弃。二是号令严明,秋毫无犯 。三是作战勇猛,有胆有识,“临敌风生,突至阵前,奋勇大呼,部下乘之,贼皆披靡。”

  而新编《南安县志·人物志·欧阳深则主要肯定欧阳深“剿抚兼施”策略,曰:“当倭寇勾结恶绅危害地方时,欧阳深曾率数骑插入敌营,观察虚实,剿抚兼施,贼受其感化,率众前来归从者不绝。欧阳深对待投诚兵卒,常以私财犒赏。并从中挑选悍勇的,置于左右听用,对于怙恶不悛者,则严厉剿灭。”

福建都指挥佥事

  论功迁福建都指挥佥事

  明·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 夏剿灭江一峰李五观(或作“李五官”)后,欧阳深又论功擢福建都指挥佥事,专职负责在泉、漳一带平定倭乱。

  明·万庆欧阳将军忠节祠记》碑文曰:“事闻,钦授都指挥佥事,专职泉郡地方。”

  新编《南安县志·人物志·欧阳深欧阳深论功升迁都指挥使司。”

  倭寇侵犯兴化府

  明·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 秋冬,泉州地区倭乱稍定,但北边的兴化府(今莆田市)却遭严重倭患。

  是年十一月,数千倭寇包围兴化府城。广东总兵刘显奉令率兵700余人增援,但因兵力单薄,兵屯江口桥迎仙寨不敢进,只先派8名士兵去兴化府城联络副使翁时器。这8名士兵在中途全被倭寇截杀,倭寇挑8人换上明军制服,携伪造的公牒前往兴化府城。府城守军不辨真伪,8名奸细混入城中。该月廿九日深夜,8个奸细杀死西北角上守城的士兵,打开西门,大队倭寇蜂拥入城内,城陷。兴化郡同知奚世亮、训导卢尧佐战殁,副使翁时器、参将毕高、通判李邦光弃城逃。倭寇大肆屠戮,兴化全城军民被杀达1万多人,有的家庭人丁尽绝,“哭声连门,死尸塞路。”

  新编《南安县志·人物志·欧阳深“同年(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倭寇攻破兴化(莆田)城,窃据平海卫。”

  兴化府城是明代倭患以来东南沿海第1个、也是唯一1个被倭寇攻陷的府城,八闽震惊。福建道监察御史李邦珍上疏告急,明廷急调抗倭名将俞大猷任福建总兵,又令戚继光率浙师援闽。

  倭寇陷城后,洗劫兴化城乡2个月,因粮草不继,遂于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正月廿九日退出兴化府城,窃踞海边崎头堡(亦称“鹅头堡”,今莆田埭头镇鹅村)结巢伺机待动,准备以此为跳板进犯平海卫城。【今鹅村尚存明代“崎头寨”遗址,留有寨墙、础基、古井、街道遗迹。此处濒海,地势险要,为海防要塞。】

  赴援

  福建巡抚游震得见倭寇陆续撤出,以为敌方士气转衰,为减轻府城沦陷的罪责并挽回颜面,游震得檄令署都指挥佥事欧阳深率兵前往兴化剿倭。

  新编《南安县志·人物志·欧阳深“军府令欧阳深进援兴化。”

  明·万庆欧阳将军忠节祠记》碑文曰:“居无何,倭陷兴化,中丞又檄君往。或谓莆非信地,可无往。君曰:‘事急不往,非义也! ’”

  所谓“莆非信地”,是因为之前种种军报显示,每次倭寇进犯兴化,都有一些败类与倭寇内外勾结,或为其耳目、向导,或为其谋划。明代莆田名臣康大和曾在《重建郡治记》中云:“倭寇内侵,土民响导。”更有甚者,一些客兵也成了内奸,在倭寇来临时,助其毁坏燉台、墙垣等。如此一来,敌友难分,防不胜防。但由于游震得之前屡次保举欧阳深,有知遇之恩,又事涉大义,欧阳深接令后立即起兵北上。

  始入兴化境,欧阳深先是屯兵濑溪,与倭寇对垒。后探知倭寇弃城前往崎头堡,遂入兴化城安抚城内黎民,而后继续率师东进。明·万庆欧阳将军忠节祠记》碑文曰:欧阳深乃进濑溪与贼对垒。贼弃城去崎头堡,君入城抚摩遗黎,移营逼贼垒仅十五里,俟救至。”

  殉国于东萧战役

  时戚继光部正在赶往平海卫,而总兵俞大猷则统兵前去把截海口,防止倭寇从海上逃脱,刘显亦率部进逼贼巢,欧阳深奉遣应援,由陆路堵截,明军已对倭寇形成三面包夹之势,稳妥合击即可取胜。

  然而福建巡抚游震得急于求胜,不断檄令欧阳深率兵出战。时在兴化的倭寇及附倭者将近万人,而欧阳深所部仅1000多新军,敌强我弱形势至为明显,周冕等部将都劝说欧阳深扎营停战以避其锐,但“督府诸司责战益急”欧阳深在军令下,决然舍身取义,以报游震得屡次保举的知遇之恩。

  欧阳深军次平海之东萧时,恰遇倭寇,斩敌首百余级,并乘胜追击。倭寇大部队四下来援,欧阳深与部将薛天申周岳镇等浴血奋战,终因众寡悬殊,全军覆没,欧阳深殉国。

  明·万庆欧阳将军忠节祠记》碑文曰:

  “贼悉众来攻,或又谓众寡弗当,可且退。君曰:‘临难而退,非忠也!’乃逆战。移日晚,身被二枪,犹手刃二贼而死……

  旬日救至,贼亦灭。郡人痛君益加切,相向失声挥泪。”

  明·赵恒《平寇记略》称:“公欧阳深扼其冲,力战而亡。一时部下争先赴敌,而天下之人服其烈。”

  新编《南安县志·人物志·欧阳深欧阳深兵驻东萧,斩敌首百余级,乘胜追击;随后,倭寇大队来援,与部士薛天申周岳镇等浴血奋战,终因众寡悬殊,英勇殉国。”

后事

  哀荣

  明·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 欧阳深殉国后,谥封昭毅将军。明世宗诏有司为欧阳深立祠。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四月,欧阳将军忠节祠”成,泉州知府万庆、同知谭维鼎、通判潘璘、推官钟崇文、晋江知县谭启等为立欧阳将军忠节祠记”碑,“姚安知府、赵宋后裔赵恒为撰立“都指挥欧阳公平倭碑”。(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专祠·欧阳指挥祠》、《泉州人名录·万庆赵恒》)

  明·万庆欧阳将军忠节祠记》碑文曰:

  “天子悼之,赐立祠祭祀,给棺殓费,荫子孙世袭指挥佥事。

  君家子,足绍弓裘,振门阀,拓光先业者,举进士;让弟生员授职,归自本兵。”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4·学校志·乡贤祠·附乡贤专祠之祭·欧阳指挥祠》:欧阳指挥祠,原在泉州卫旁,祀明·都督佥事欧阳深。今废。附祀于唐·四门助教祠(不二祠)。”

  新编《南安县志·人物志·欧阳深欧阳深殉国后,世宗皇帝下诏有司为欧阳深立祠,春秋特祀,并谥封‘昭毅将军’,录其子孙,世袭指挥佥事,以示褒扬。”

  欧阳深葬南安市东田镇桃花山上东南麓。2001年重修,大致保留了原有格局。墓坐西向东,为“龟壳墓”“风”字形展开。墓碑书:“明·骠骑将军欧阳公、诰一品夫人赵氏坟茔。”

  俞大猷《祭欧阳东田都阃文》

  俞大猷欧阳深与少年同学,曾赞欧阳深“国士”,后互为师友,携手抗倭,皆为一代名将。

  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 冬欧阳深阵亡后,嘉靖四十二年(1563年)四月新任福建巡抚谭纶召集俞大猷戚继光刘显举行军事会议,制定作战计划,决定以戚继光部为中路主攻,刘显部居左,俞大猷部居右,三路夹击倭寇。此役明军大胜,倭寇惨败退入许厝负隅顽抗。明军四面包围许厝,顺风火攻,把倭巢焚为一片焦土,而后乘胜克复平海卫。该役共歼灭倭寇 2200多人,救出被掳群众3000多人,兴化府的倭患至此基本解除。

  嘉靖四十二年癸亥(1563年)五月,俞大猷亲撰《祭欧阳东田都阃文》,对欧阳深作出评价, 同时对东萧战役的失败作了深刻分析。(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俞大猷》)

  新编《南安县志 ·人物志·欧阳深欧阳深俞大猷少年同学,携手抗倭,皆为一代名将,不幸欧阳深竟先阵亡,俞大猷极其悲痛,亲撰祭文以悼念。”

  俞大猷《祭欧阳东田都阃文》曰:

  “维嘉靖四十二年,岁次癸亥夏五月朔,署都督佥事、会生俞大猷,谨以牲议奠于亡友、福建都指挥佥事、东田 欧阳公之灵,曰:

  古称士为知己者死。名之为士,天地纲常此身攸系,而区区一知己,慨然以死许之,岂为无故哉?!夫士生于世,学古人之道,数十年来,未有知之者,则尝私自叹白:‘苟有知我者,虽为之死可也。’彼其为士之知己者,则当爱惜曲全,求其能成天下之事,以报君亲,相安于勇功智名之俱全,然复水火涂炭之民有所利赖以奠安。

  呜呼!吾于东田之死,不能无悲,亦不能无恨。悲者谓宇宙内事业尚多,而至于是,而止于是。然而死忠死孝死于知己,其古志士仁人之流矣;恨者谓为东田知己者,徒知其志之所存,不知其时之未可,羽檄交驰,督责日急,必欲其致此身而后已,正兵法所谓‘不知三军之不可以进而谓之进,是谓靡军’。呜呼悲夫,知己者乃适以靡己!

  东田往矣,成仁取义,夫复何憾!余所悲者,庙社之事,欲俟东田以共济者,今皆虚矣。少小同读书以报明时,泽斯世,种种论议,今皆莫酬矣。壶山带夕阳之云,淌海锁恨吉之雾,余悲东田之情,与此山海同,悠悠于千万载之间,而莫能解也。

  呜呼 哀哉,尚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