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伯成

字景初,号竹隐,谥“忠简”,南宋·泉州晋江人。

  南宋·隆兴元年登进士第。
  历连江县尉、明州教授、闽清知县。
  知连江县 。
  将作监丞,进大府寺丞。
  知漳州。
  历工部侍郎、右司郎官。
  湖广总领。
  累至权吏部侍郎。
  知建宁府。
  知镇江府,致仕。
  再召,辞。
  卒于家。
  评价。
  著述。

  傅伯成(1143一1226年),字景初,号竹隐,谥忠简,南宋·泉州晋江人,祖籍南安县;绍兴十三年 (1143年)生。傅察孙,傅自得次子,傅伯寿弟。(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傅自得傅伯寿》)

  《宋史·卷415·列传174·傅伯成》、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6·人物·泉州府·名臣·宋·傅伯成》、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宋·傅伯成》、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7·人物志·名臣1· 宋·傅伯成》有传。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1·忠简 傅景初先生伯成》据《考亭渊源录》、《弘简录》、《郡志》为作传。

南宋·隆兴元年登进士第

  傅伯成的祖父傅察,济原(今属河南)人,进士及第,官至吏部员外郎,出使金国不屈遇害;父傅自得,荫补承务部,官至吏部郎中、福建路转运副使,迁居晋江。

  傅伯成少从朱熹学,南宋·隆兴元年(1163年)21岁,与兄傅伯寿同登进士第。(参见www.qzhnet.com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朱熹》)

  《宋史·卷415·列传174·傅伯成》:傅伯成,字景初,吏部员外郎之孙。少从朱熹学。登隆兴元年进士第。”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6·人物·泉州府·名臣·宋·傅伯成》:傅伯成,字景初,晋江人,自得之子。少从朱熹学。隆兴初,与兄伯寿同登第。”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1·忠简 傅景初先生伯成》:傅伯成,字景初自得子。少从朱子学。隆兴元年与兄伯寿同登进士第。”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宋·傅伯成》:傅伯成,字景初自得子。早执经朱熹之门,隆兴元年与兄伯寿同登进士。”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7·人物志·名臣1·宋·傅伯成》:傅伯成,字景初自得子。少从朱熹学。隆兴元年与兄伯寿同登第。”

历连江县尉、明州教授、闽清知县

  淳熙五年(1178年) ,傅伯成调连江县尉,后授明州教授,改知闽清县。

  《宋史·卷415·列传174·傅伯成》:

  “调连江尉。

  试中教官科,授明州教授。以年少,嫌以师自居,日与诸生论质往复,后多成才。

  改知闽清县。”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1·忠简 傅景初先生伯成》:“调连江尉,授明州教授,改知闽清县。”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7·人物志·名臣1·宋·傅伯成》:“历官连江尉、四明教授,改闽清县。”

知连江县

  淳熙十年(1183年)丁父艰,服除,起知连江县。

  《宋史·卷415·列传174·傅伯成》:“丁父艰,服除,知连江县。东湖溉田余二千顷,堤坏,即下流南港为石堤三百尺,民蒙其利。”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1·忠简 傅景初先生伯成》:“淳熙十年丁父艰,服除,知连江县。疏筑水利,溉田三千余顷,民蒙其利。”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7·人物志·名臣1·宋·傅伯成》:“丁外艰。起知连江县。东湖溉田二千顷,岁久堤坏,伯成即下流南港筑堤三百尺,民蒙其惠。”

  【按:连江东湖,隋·开皇十三年(593年)邑人林峣献田始建,周长20里,上纳九溪之水,下灌北野7里民田4万余亩。】

  傅伯成还在连江学宫后凿井,当地百姓取名公泉”

将作监丞,进大府寺丞

  庆 元 元年 (1195年), 傅伯成 入 为 将作监丞,进 太 府寺丞 (或作 “大 府寺丞 ”) 。

  时韩侘胄受宠专权,千方百计逼使赵汝愚罢相,并一再贬谪,太府寺丞吕祖俭上书陈谏,也被贬韶州 (治所在今广东省韶关市)。傅伯成上书宁宗,说吕祖俭不当因上书而被贬,要求朝廷“毋使下窃直谏之名,上有罪言之谤”。当此时,又党论渐起,傅伯成极论朋党之祸,与权臣意不合。

  《宋史·卷415·列传174·傅伯成》:

  “庆元初,召为将作监,进太府寺丞。

  言‘吕祖俭不当以上书贬。’

  又言于御史:‘朱熹大儒,不可以伪学目之。’

  又言:‘朋党之敝,起于人主好恶之偏。’

  坐是不合。”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6·人物·泉州府·名臣·宋·傅伯成》:“庆元间为太府寺丞。力言:‘吕祖俭不当贬,朱熹不可目以伪学。’又言:‘朋党之弊,起于人主好恶之偏。’”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1·忠简 傅景初先生伯成》:“庆元初为大府寺丞。进言:吕祖俭不当以上书贬,朱熹大儒不当目以伪学。'又言:‘朋党之敝 ,起于人主好恶之偏。'与权臣意不合。”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宋·傅伯成》:“庆元初为太府丞,进言 :‘吕祖俭不当以上书贬,朱熹不当目以伪学。'又言:‘朋党之弊起于人主好恶之偏。'与权臣意不合。”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7·人物志·名臣1·宋·傅伯成》:“庆元初,为大府寺丞。进言:‘吕祖俭不当以上书贬,朱熹不当目以伪学。'又言:‘朋党之弊起于人主好恶之偏。'坐是不合。”

知漳州

  同年(庆元元年,1195年),傅伯成遭排挤,出知漳州。

  《宋史·卷415·列传174·傅伯成》:

  “出知漳州,以律己爱民为本,推 熹 遗意而遵行之。

  创惠民局济民病,以革禨鬼之俗。

  由郡南门至漳浦,为桥三十五,治道千二百丈。”[按:庆历四年(1198年),漳州知州傅伯成拨公款建造东溪自漳州南门至漳浦35座石梁桥,治道千二百丈(折 3686·4米),郡人在道旁摩崖刻记其惠政。石梁桥中以跨越茭蓼潭的1座为最长,共17孔,称“茭蓼桥”,俗称“长桥”,后长桥即成为地名。]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6·人物·泉州府·名臣·宋·傅伯成》:“出知漳州。”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1·忠简 傅景初先生伯成》:“出知漳州。律已爱民, 悉推朱子遗意而遵行之。”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宋·傅伯成》:“出知漳州。律己爱民,悉遵行朱熹遗意。”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7·人物志·名臣1·宋·傅伯成》:“出知漳州。洁己爱民,推意而遵行之。”

历工部侍郎、右司郎官

  累迁工部侍郎。开禧年间(1205~1207年),韩侘胄为建稀世之功,请宁宗举行北伐(史称“开禧北伐”)。然当时国势孱弱,府库空虚,师旅不振,贸然发动北伐,未免轻率。因此,北伐尚末开始之际,傅伯成就上疏反对。韩侘胄不悦。

  进右司郎官。

  《宋史·卷415·列传174·傅伯成》:

  “两为部使者,迁工部侍郎。

  时权臣方开边,语尚秘。伯成言:‘天下之势,譬如乘舟,中兴且八十年矣,外而望之,舟若坚致,岁月既久,罅漏浸多,苟安旦夕,犹惧覆败,乃欲徼幸图古人之所难,臣则未之知也。’

  相府灾,同列相率唁丞相,或以为偶然者,伯成正色谓:‘天意如此,官师相规时也,以为偶然乎?’丞相色动。遂陈三事:一曰失民心,二曰隳军政,三曰启边衅。

  进右司郎官,权幸有私谒者,皆峻拒之。”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6·人物·泉州府·名臣·宋·傅伯成》:“召除工部侍郎。火灾陈三事,曰‘失人心,曰‘隳军政,曰‘启边衅’。”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1·忠简 傅景初先生伯成》:

  “累迁工部侍郎。

  时韩侂胄方议开边,语尚秘。伯成言:‘天下之势,譬如乘舟。中兴且八十年矣,外而望之,舟若坚致,岁月既久,罅漏寖多,苟安旦夕犹恐覆败,况可徼幸以图所难?

  相府灾, 同列相率往唁,或谓偶然。伯成正色曰:‘天意如此,官师相规时也。遂陈三事,一曰‘失民心, 二曰‘隳军政,三曰‘启边衅,言甚痛切。

  进右司郎官。”

  钦定四库全书 《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宋·傅伯成》:

  “迁工部侍郎。

  时权臣方议开边,伯成言:‘天下之势譬如乘舟,岁月既久,罅漏寖多,苟安旦夕 ,犹惧覆败,况可徼幸以图所难。’

  相府灾,同列徃唁者或谓偶然,伯成正色曰:‘天意如此,官师相规,时也。’遂陈三事曰‘失人心,隳军政,启边衅’,言甚痛切 。

  进右司郎中。”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7·人物志·名臣1·宋·傅伯成》:“累迁工部侍郎。时韩侂胄方议开边,语尚秘,伯成上言:‘毋欲侥幸开边衅。

湖广总领

  出为湖广总领。

  傅伯成虽不在朝中,仍心系国事,多次写信向执政者和韩侘胄陈述意见。针对朝议欲纳金人之叛降者,傅伯成言不宜轻弃信誓;针对宋、金交界处的一些宋军将帅经常派遣军士出界夺取战马、杀戮吏民的行为,要求朝廷应戒将帅不要生事。因此,遭御史中丞邓友龙劾以“摇动国是”罪名而罢官。“开禧北伐”在开禧二年(1206年)发动,终于失败,至嘉定元年(1208年)宋、金订立屈辱的“嘉定和议”而结束。

  《宋史·卷415·列传174·傅伯成》:“出为湖广总领。朝议欲纳金人之叛降者,伯成言不宜轻弃信誓,乞戒将帅毋生事。御史中丞邓友龙遂劾伯成,罢之。”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6·人物·泉州府·名臣·宋·傅伯成》:“朝议欲纳金人之叛降者,伯成言不宜轻弃信誓。中丞邓友龙劾罢之。 ”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1·忠简 傅景初先生伯成》:“出为湖广总领。朝议欲纳金人之叛降者,伯成言:‘不宜轻弃信誓,乞戒将帅,毋使生事。御史中丞邓友龙遂劾伯成,罢之。”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宋·傅伯成》:“出为湖广总领。”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7·人物志·名臣1·宋·傅伯成》:“出为湖广总领。朝议欲纳金人之叛降者,伯成言:‘不宜轻弃信誓,乞戒将帅,毋使生事。御史中丞邓友龙劾罢之。”

累至权吏部侍郎

  宋朝“开禧北伐”失败后,重新起用傅伯成提点两浙东路刑狱。未几,除直龙图阁知庆元府 (治所在今浙江省宁波市)兼沿海制置使。

  嘉定元年(1208年),进权户部侍郎,擢左谏议大夫。时史弥远为独揽朝政,百般排斥左丞相钱象祖,还极力拉拢傅伯成,派心腹示意,诱以“旦夕除执政”傅伯成应曰:“吾岂倾人以为利哉!”并上疏朝廷,要求“诏大臣以公灭私”

  史弥远傅伯成不附和,左迁其权吏部侍郎。

  《宋史·卷415·列传174·傅伯成》:

  “嘉定元年,召对,面谕:‘前日失于战,今日失之和。小使虽返,要求尚多。陛下不获己,悉从之。使和议成,犹可以纾一时之急;否则虚帑藏以资敌人,驱降附以绝来者,非计也。今之策虽以和为主,宜惜日为战守之备。’

  权户部侍郎。史弥远初拜相,麻词有‘昆命元龟’之语,闽帅倪思以为不当用,御史劾罢伯成因对及其事,帝曰‘过当’者再。对曰:‘固过当,但恐摧抑太过,遂塞言路,乞明诏台谏侍从,竭尽底蕴,无以思为戒。’李壁谪居抚州,伯成言:‘侂胄之诛,与有功,不酬近功,乃追前罪,他日负罪之臣,不容以功赎过矣。’

  伯成未为谏官也,尝言:‘弥远谋诛侂胄,事不遂则其家先破,侂胄诛而代之,势也。诸公要相协和,共议国事;若立党相挤,必有胜负,非国之福。’又劝丞相钱象祖:‘安危大事,以死争之;差除小者,何必乖异?’拜左谏议大夫,抗疏十有三,皆军国大义。或致弥远意,欲使有所弹劾,谓将引以共政。谢之曰:‘吾岂倾人以为利哉。’疏乞诏大臣以公灭私。

  左迁权吏部侍郎。”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6·人物·泉州府·名臣·宋·傅伯成》:

  “嘉定更化,召对,面论:‘前日失之战,今日失之和,今之策,虽以和为主,宜惜日为战守之备。 ’

  权户部侍郎,拜左谏议大夫。抗疏十有三,皆军国大议。史弥远密谕以当共政,使有所弹劾,谢之曰:‘岂可倾人以为利哉?’疏乞诏大臣以公灭私。

  改权吏部侍郎。”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1·忠简 傅景初先生伯成》:

  “嘉定元年召对,面论:‘前日失于战,今日失于和,策虽主和,尤宜修战守之备。进权户部侍郎,拜左谏议大夫。在职五十余日,抗疏十有三,皆军国大义。史弥远与左相不叶,或致弥远意,欲使有所弹劾,谓将引以共政,谢之曰:‘吾岂倾人以为利哉!疏奏,乞诏大臣‘以公灭私

  左迁权吏部侍郎。”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宋·傅伯成》:

  “复除户部侍郎、左谏议大夫,在职余五十日,抗疏十三,皆军国大议。

  史弥远与左相不叶,或致弥远意,谓将引以共政。伯成谢曰:‘吾岂倾人为利者。’疏奏,乞诏大臣以公灭私。

  左迁权吏部侍郎。”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7·人物志·名臣1·宋·傅伯成》:

  “嘉定更化,召对面论,除户部侍郎左谏议大夫。在职五十余日,而抗疏十三,皆军国大议。

  迁权吏部侍郎。”

知建宁府

  不久,以集英殿修撰知建宁府(治所在今福建建瓯县)。

  《宋史·卷415·列传174·傅伯成》:“以集英殿修撰知建宁府。蔡元定谪死道州,归葬建阳,乃雪其冤于朝。”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1·忠简 傅景初先生伯成》:“以集英殿修撰知建昌府(误,应为“建宁府”)。诉蔡元定冤,俾得归葬。”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7·人物志·名臣1·宋·傅伯成》:“以集英殿修撰知建昌府(误,应为“建宁府”)。诉蔡元定冤,俾得归葬。”

  蔡元定(1135~1198年),字季通,号西山,福建建阳人。绍兴廿九年(1159年),蔡元定往崇安五夫拜朱熹为师,为得意门生,后亦师亦友,也是朱熹教学和著述上的得力助手。庆元二年(1196年) ,权臣韩侂胄专权,设“伪学”之禁,打击政敌赵汝愚,祸及道学儒士。朱熹落职,蔡元定被逮,发遣道州(今属湖南) 。庆元四年(1198年) 卒于贬所。不久,旨下许归葬。其子蔡沉扶棺回建阳,葬建阳崇泰里(今莒口乡)后山陈布村翠岚之原。

知镇江府,致仕

  嘉定三年 (1210年),傅伯成进宝谟阁待制、移知镇江府。嘉定八年(1215年)召赴阙,以病乞休,除宝谟阁直学士、通奉大夫致仕。

  《宋史·卷415·列传174·傅伯成》:

  “进宝谟阁待制、知镇江府。

  全活饥民,瘗藏野殍,不可胜数。

  制置司欲移焦山防江军于圌山石牌,伯成谓:‘虚此实彼,利害等耳。包港在焦、圌之中,不若两砦之兵迭戍焉。’圌山砦兵,素与海盗为地,伯成廉知姓名,会郡都试捕而鞫之,无一逸去;狱具,请贷其死,黥隶诸军。

  嘉定八年,召赴阙,辞不获,行至莆,拜疏曰:‘臣病不能进矣。’除宝谟阁直学士、通奉大夫,致仕。”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6·人物·泉州府·名臣·宋·傅伯成》:“俄补郡。八年,召不至。”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1·忠简 傅景初先生伯成》:

  “进宝谟阁待制,知镇江府。全活饥民,瘞藏野殍无数。廉得圌山砦兵素结海盗,捕鞫无一逸者,狱具,贷死,黥隶诸军。

  嘉定八年召赴阙,以病乞休,除宝谟阁直学士、通奉大夫致仕。”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宋·傅伯成》:“致仕。”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7·人物志·名臣1·宋·傅伯成》:

  “进宝谟阁待制,知镇江府。

  嘉定八年召赴阙,以病乞休,除宝谟阁直学士、通奉大夫致仕。”

再召,辞

  嘉定十七年(1224年)理宗即位,升直学士,予祠,辞免。宝庆元年(1225年),傅伯成已过耄耋之年,召赴阙任职,加宝文阁学士,提举祐神观,奉朝请,辞。宝庆二年(1226年),加龙图阁学士,提举鸿庆宫,复辞。

  《宋史·卷415·列传174·傅伯成》:

  “理宗 即位,升直学士,落致仕,予祠,锡金带。伯成辞免,乃进‘昭明天常、扶持人极之说,诏进一官。

  宝庆元年,与杨简同召,寻加宝文阁学士,提举祐神观,奉朝请。虽力以老病辞,而爱君忧国之念不少衰。

  闻大理评事胡梦昱坐论事贬,蹙然语所亲曰:‘向吕祖俭之谪,吾为小臣,犹尝抗论。今蒙国恩,叨窃至此而不言,谁当言者。遂抗疏曰:‘臣恐陛下不复闻天下事矣。方今内无良吏,田里怨咨,外无名将,边陲危急,而廉耻道丧,风俗益偷,贿赂流行,公私俱困。谓宜君臣上下,忧边恤民,以弭祸乱。奈何今日某人言某事,未几而斥,明日某人言某事,未几而斥,则是上疏者以共工驩兜之刑加之矣。昔韩愈论后世人主奉佛,运祚短促,唐宪宗大怒,将抵以死,自崔群裴度戚里诸贤皆为言,止贬潮州,寻复内徙。今上疏者非可 比,然在列之臣,无一为言者,万一死于瘴疠,陛下与大臣有杀谏者之谤,史册书之,有累圣治。臣垂尽之年,与斯人相去,风马牛之不相及,独以受恩优异,效其瞽言。不报。

  明年,加龙图阁学士,转一官,提举鸿庆宫,复辞。”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6·人物·泉州府·名臣·宋·傅伯成》:理宗即位,加宝谟阁直学士,予祠。乃进‘昭明天常,扶持人极’之说。寻召除宝文阁学士,奉内祠。胡梦昱坐论 济王冤状贬,抗疏力论,不报。加龙图阁学士。”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1·忠简 傅景初先生伯成》:

  “理宗即位,以先朝元老与杨简同召,赐金带。为太子废,进‘昭明天常、扶持人极’之说,弥远甚恶之。

  寻加宝文阁学士、提举佑神观、奉朝请。

  闻大理评事胡梦昱坐论事贬,戚然语所亲曰:‘向吕祖俭之谪,吾为小臣,犹尝抗论,今蒙国恩,叨窃至此,安忍无言?遂抗疏曰:‘方今内无良吏,田里怨咨;外无名将,边陲危急。廉耻道丧,风俗益媮;贿赂流行,公私俱困。正宜君臣上下忧边恤民,以弥祸乱,奈何以共工驩兠之罪加之言事之臣?今廷臣无一人论救,万一贬者死于瘴疠,陛下有杀谏臣之谤,史册书之,有累圣治。不报。

  明年,加龙图阁学士、提举鸿庆宫,复辞不受。”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宋·傅伯成》:“宝庆初,以先朝元老召,寻以宝文阁学士提举佑神观,奉朝请,复加龙图阁学士提举鸿庆宫。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7·人物志·名臣1·宋·傅伯成》:理宗即位,加宝文阁学士。虽引疾告老,而犹以国事为念。明年,加龙图阁学士,提举鸿庆宫,复辞。”

卒于家

  宝庆二年(1226年)八月,傅伯成卒于家,年84岁,赠开府仪同三司;葬南安县(县治在今南安丰州)西卅二都双象峰云台寺之旁(南安县金鸡乡崇顺里苏岭之原)。端平三年 (1236年)谥忠简

  刘克庄(号后村)为撰《龙学竹隐 公行状》(载《后村先生大全集·卷167》。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刘克庄》)

  《宋史·卷415·列传174·傅伯成》:

  “常慕尸谏,疏草毕,亟命缮写,朝服而逝,年八十有四,赠开府仪同三司。端平三年,赐谥‘忠简’。”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6·人物·泉州府·名臣·宋·傅伯成》:“常慕尸谏,疚革疏草,亟命缮写,朝服而逝。端平中谥‘忠简’。”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1·忠简 傅景初先生伯成》:

  “疾革,手草遗奏,朝服端坐而逝,年八十有四,赠开府仪同三司。端平三年谥忠简。”

  “子知漳州,能行父政;知南剑州。”(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傅壅傅康》)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宋·傅伯成》:“年八十四卒,赠开府仪同三司,谥‘忠简’。”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7·人物志·名臣1·宋·傅伯成》:

  “卒年八十四,赠开封府仪同三司(“封”应为衍文,当是“开府仪同三司”),谥忠简。”

  “子。”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66·人物·泉州府·名臣·宋·傅伯成》:傅伯成墓,在县西三十二都双象峰云台寺之旁。”

评价

  傅伯成既尽忠朱熹闽学,又是地方上颇具影响的人物,与杨炳李訦并尊为“温陵三大老”。(参见 www.qzhnet.com 泉州历史网《泉州人名录·杨炳李訦》)

  《宋史·卷415·列传174·傅伯成》:伯成纯实无妄,表里洞达,每称人善,不啻如己出,语及奸人误国,邪人害正,词色俱厉,不少假借。”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1·忠简 傅景初先生伯成》:

  “伯成纯实无妄,表里洞达。每称人善,不啻口出;语及奸人误国,邪类害正,词色俱厉。

  真文忠·德秀序其兄子文云:‘予昔徜徉盘谷竹隐间,倾公余论,盖济岱典型之旧、伊洛源流之正,萃于公矣。(参见泉州历史网 www.qzhnet.com 《泉州人名录·真德秀》)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7·人物志·名臣1·宋·傅伯成》:伯成性资纯实,表里洞达。每称人善,不啻己出,语及奸邪,则词色俱厉。”

著述

  傅伯成著有《竹隐居士集》30卷(佚)、《奏议》(《忠简奏议》)10卷、《耄至》6卷。《耄至》乃是“手记朝廷故实,前辈事迹”。《丰州集稿》中录有傅伯成部分诗文。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31·忠简 傅景初先生伯成》:“所著有《竹隐居士集》三十卷、《奏议》十卷、《耋至》六卷。”

  钦定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45·人物3·泉州府·宋·傅伯成》:“所著有《竹隐居士集》三十卷、《奏议》十卷、《耋志》六卷。”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37·人物志·名臣1·宋·傅伯成》:“所著有《竹隐居士集》三十卷、《奏议》十卷、《耄志》六卷。”

  傅伯成有诗:

  《拟和元夕御诗》:“元夜新添一月春,曲轻花嫩未成尘。笙歌满地醉还醒,楼阁中天奂且轮。新乐妙如仪凤舞,远人动似塞鸿宾。不知湛露恩多少,但见三韩拜舞频。”

  《拟和元夕御制》:“万户千门绣作团,未央宫阙耸巑岏。灯花无数排金粟,月魄不空倚扇纨。香绕御炉烟羃羃,玉瑶仙佩响珊珊。游人共说归来晚,一枕钧天好梦残。”

  《送留正知赣州》:“尚书镇章江,慈母怀婴儿。去年甫去郡,未觉棠阴移。如何失调驭,众目惊睽睽。诏书念前绩,趣志持州麾。重临亦云宠,去后良多思。”(注:赣州位江南西路。)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留正》)

  《素馨花》:“昔日云鬟锁翠屏,只今烟冢伴荒城。香魂断续无人问,空有幽花独擅名。” ( 注:《端溪诗述·卷1》题作《题刘王女墓》;位广南东路南恩州。)

  《五峰岩》:“山中亦何有,烟云扶层梯。叠石抚空罅,洞水涵清漪。”

  《清芬亭》句:“岁晚松篁期苦节,春光桃李任我情。”(注:清芬亭位泉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