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夏器

【字廷璜,世称锦田先生
明·南安县锦田乡山后傅村人(现鲤城区常泰街道华星社区山后傅村)。】

  读书精专。
  屡踬春官。
  嘉靖进士。
  为宦
    ——除礼部仪制司主事。
    ——徙光禄丞。
    ——改吏部稽勋郎中。
    ——罢归。

  隐坂田之野
    ——课家僮耕耘以自给。
    ——筑别业种莳百果。
    ——接引后进。
    ——无意仕途。
    ——协修隆庆《泉州府志》。

  著述。
  身后

    ——万历廿二年卒。
    ——评价。

  遗迹
    ——故居。
    ——会元祠堂。
    ——圳后傅氏会元宗祠。

  傅夏器(1509—1594年),字廷璜,世称锦田先生,明·南安县锦田乡山后傅村人(现鲤城区常泰街道华星社区山后傅村);傅智孙;正德四年(1509年)生。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1·吏部傅廷璜先生夏器“新《郡志》,参《墓志》”为作传。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3·明列传·傅夏器》、民国《南安县志·卷29·明儒林·傅夏器》有传,内容大体相同。

读书精专

  傅夏器童年时读书精专,博学强记,足不出园,稍长居紫帽山麓,弱冠读书破万卷。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1·吏部傅廷璜先生夏器》:傅夏器,字廷璜,南安人。”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75·杂志上》傅为霖文集》曰:

  “傅锦泉有别业在紫帽山麓,锦泉下帷处也。相传读书夜分,尝有呼于空中曰:‘就寝。’其专精如此。

  后李文节李廷机文节亦尝假馆修业于此。故当时有一馆两会元之语。亦一奇也。”(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李廷机》)

  民国《南安县志·卷29·明儒林·傅夏器》:

  “傅夏器(1509—1594年),字廷璜,南安人,居锦田,世称锦泉先生

  读书精专,足不出园,弱冠已破万卷。

  夏器即所居处手植荔枝、杨梅、青梅、梨枣,皆名品异种。张吴东序其宅。”

屡踬春官

  傅夏器23岁登嘉靖十年(1531年)辛卯科乡试第6名举人(亚魁)。

  从嘉靖十一年(1532年)首次进京参加会试不第,在长达18年的时间内又一次又一次地进京赴考不中,益发愤。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1·吏部傅廷璜先生夏器》:

  “年二十三登嘉靖辛卯亚魁。

  不第久之,发愤为举业之文,岁置瓮几下,投所作文,岁终展视,瓮为满矣。”

  民国《南安县志·卷29·明儒林·傅夏器》:

  “年二十三登嘉靖辛卯第六名亚魁举人。

  屡踬春官,益奋发自树。立置瓮几下,每当作文,夜里挑灯,岁终瓮满,其属笔不作细响,卓然自信。虽与时相左,但不改其志。

  少专《易》学,既登贤书,沈酣六藉百家者二十年。”

嘉靖进士

  直至41岁,才于嘉靖廿九年(1550年)庚戌科会试擢名第一(会元)。廷试时,由于严嵩从中作梗,傅夏器仅名列二甲第9名同进士出身。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1·吏部傅廷璜先生夏器》:“嘉靖庚戌会试,擢名第一。廷对抗直,指切权要,严嵩览而恶之,寻遣人招致门下,拒不可,以此不得入史馆。”

  清初·查继佐《罪惟录 ·科举志》“二十九年庚戌试贡士,得傅夏器等三百人。”

  民国《南安县志·卷29·明儒林·傅夏器》:

  “嘉靖二十九年(1550)庚戌科会元。闱文海内传诵,都下称‘从来会元所未有’。”

  “时严嵩柄国,衔策中‘权臣’等语,然雅慕其名,欲罗之门下。夏器循例往谒,值在沐,令其子严世蕃接见延引之,夏器不为动,亦不复投刺。坐是挤,不与及第

  比观刑部政诸僚长多为延誉,严嵩笑曰:‘殆亦朴实头人耳!’”

为宦

  除礼部仪制司主事

  一般说,会元通过廷试后有很大概率会被朝廷召入翰林院,从而累积未来晋卿登相的有利资质。但因严嵩衔之,傅夏器无缘晋身翰林院。初授礼部仪制司主事职。虽然,当时仪制司掌管科举考试、嘉礼、军礼等事务,但傅夏器甫任,惟积累朝故、实本署职掌、参酌时事、期于可行而已。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1·吏部傅廷璜先生夏器》:“除仪制司主事。”

  民国《南安县志·卷29·明儒林·傅夏器》:

  “初授仪制主政名,惟积累朝故,实本署职掌,参酌时事,期于可行。

  癸丑(嘉靖卅二年,1553年)提调会试事竣,其座师欧阳南野(礼部尚书欧阳德叹曰:‘不意君精经术,顾精世务也。’”

  徙光禄丞

  徙光禄丞,参与掌管祭享、宴劳、酒醴、膳羞事务。

  时,嘉靖帝为其生父睿宗朱祐杬扩建世庙刚刚竣工,将于奉先殿举行祭礼。恰傅夏器轮值,操办祭礼这一差事就落到他的头上。光禄寺卿考虑到当时官厨人手短缺,也担心傅夏器初到光禄寺,无法接手,商议要让其他人替其操办。傅夏器却坚持要自己扛下来。不久,祭礼如期举行,一切都安排得甚为妥贴。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1·吏部傅廷璜先生夏器》:“徙光禄丞。”

  民国《南安县志·卷29·明儒林·傅夏器》:

  “不久,转光禄寺丞。

  时方修大官,庖虑有缺,适轮直,正卿议以他人代,夏器固辞。已而,事治办,人称 ‘通才’。”

  改吏部稽勋郎中

  丁二艰归。服阕返朝,改任吏部稽勋郎中。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1·吏部傅廷璜先生夏器》:“改吏部稽勋郎中。”

  民国《南安县志·卷29·明儒林·傅夏器》:

  “丁二艰归,服阙,补稽勋郎中。

  每有荐举,不令人知,曰:‘无以公济私恩。’(清·乾隆《泉州府志·卷43·明列传·傅夏器 》作“无以公道市私恩”)

  勉考功郎申燧做正直人。申燧每称他‘藻鉴精明,肠腑忠厚’,有大事题复,多取决焉。”

  罢归

有 次 , 严嵩 的 1 名亲信遭吏部撤换,惹恼 严嵩 , 拟 劾究 申燧 。 申燧 恰于此时丁忧 去 。于是, 严嵩 等人将矛头对准 傅 夏器 ,对 其 论劾 解职 。 傅 夏器 遂拂衣南归。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1·吏部傅廷璜先生夏器》:“与其长不合,拂衣归。”

  民国《南安县志·卷29·明儒林·傅夏器“会欲去某甲子,政府(指严嵩私人也;由是憾适以忧去,遂将夏器解职,罢归。”

隐坂田之野

  傅夏器归隐后,在故乡锦田的坂田山(亦称“傅岩山”)后傅村岩石下筑别业“岩野”,家居20余载,“藏器敛德,遁世不见知而不悔。”

  课家僮耕耘以自给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1·吏部傅廷璜先生夏器》:

  “即所居坂田之野,灌田以自给,绝迹有司之门,郡人高之。

  少专心《易》学,既登贤书,沉酣于六籍百家二十年,制科之文传诵海内。”

  民国《南安县志·卷29·明儒林·傅夏器》:“隐于故山,课家僮耕耘,夏雨秋云,陶然自足。”

  傅夏器《冬怀》诗题其心境,曰:“满鬓霜华种种丝,傅岩居士欲何之?天高万里若开幌,潮满三洲各聚奇。白雪几歌催岁变,锦江一色对风披。恍然妙悟心安处,绿水青山莫谬悲。”

  筑别业种莳百果

傅 夏器 在居处 筑别业 名 “ 岩野 ” 。

  民国《南安县志·卷29·明儒林·傅夏器

“ 晚年筑别业 ‘岩野’,种莳百果,四时佳景华实。闲时,偕弟昆数辈,藜杖追玩,共享天伦之乐。族属众多,终其身无有阋讼至公庭者。 ”

“ 傅夏器 写有《岩野行》一诗云:

‘ 家在岩山下,岩野主人居。虽迩郡城外,总为小隐庐。巢燕初落构,旋马仅容车。垣墙不坊饰,茅茨不剪除。三千望里界,六一窗前书。默探草玄诀,白守太素初。翔风常作客,彩霞时映渠。学曾闻一贯,骚乃比三闾。孤庭叹凉月,吾意独晏如 。 ’ ”

傅 夏器 还继承未仕前的爱好,在 别业 辟 数亩果园 “ 种莳百果 ” , 亲自培植荔枝、龙眼、桃李等 名种。

  何乔远傅廷璜公集·序》傅夏器“精心制举,以名其文;精心种树,以名其果”。还说,傅夏器“灌园种树”,时常“身植而手莳之,接叶交枝翳然”,光他亲手培植出来的就有“离支、龙目、来禽、青李诸美果”“皆名品异种,自给不外求。”

  傅夏器《涉园遣兴》曰:“春山春草芳,春日拂衣裳。开我东窗坐,试向东浦望。新绿染新色,秀荣发秀香。桃李自家植,蜂蝶此际忙。红妒胭脂锦,碧练琦玉珰。应须借一朵,持此侍花王。”

  民国《南安县志·卷29·明儒林·傅夏器“家居二十余载,手植荔枝,人人爱惜,誉称‘锦荔’之乡。”

  接引后进

  傅夏器自归隐后,一时“名声大噪”,登门求学者络绎不绝。

  民国《南安县志·卷29·明儒林·傅夏器》:

  “接引后进,时为披衷道古,逢言其学从愤悱中得。

  又戒人吃紧在立身,大节切勿随声袭响,依人门户,至不可收转。为人为事垂作风范。”

  傅夏器所治经义,见解独特,自成一家,主旨在于“经世励俗”。时有毛野直,授鄱阳县令,向傅夏器请教治政方法。傅夏器勉其行直道、绝浮言、揭虚伪,曰:“为治之事即为学之事,以为已之心治人,何所往而不可;以为人之心治人,何所往而可?”

  无意仕途

  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明世宗薨,穆宗即位,次年(1567年)改元隆庆。

  民国《南安县志·卷29·明儒林·傅夏器》:

  “穆宗时,朝中多欲疏起之,微使示意。夏器曰:‘我向尚弗求援,今见异已久,宁能摇尾借资前后中丞 。’直指时弊。

  相继式庐,默然应之。”

  协修隆庆《泉州府志》

  《泉州府志》自嘉靖四年乙酉(1525年)纂修后,已历40余年。

  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和州万庆知泉州,隆庆元年(1569年)起重修之意,延聘傅夏器尤烈朱安期赵恒等人搜罗掌放,广采旧闻,进行纂辑。最终又以致仕尚书黄光升、侍郎黄养蒙“总其成”,隆庆二年戊辰(1568年)告成,历时5个月,是为隆庆版《泉州府志》22卷(已失传)。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南著述·泉州府志》、《泉州人名录·万庆尤烈朱安期赵恒黄光昇黄养蒙》)

著述

  傅夏器著有《易说》(或作《易义》)传世。

  居家时,傅夏器还写下大量的文章。傅夏器去世3年后,这些文章大部分由后人集结成《傅廷璜公集4卷,何乔远“序”,首次刊刻。清代重刻,改名《傅锦泉先生文集》,为5卷,并加入吴下名贤吴伟业周茂源等人所作的序文。现代,《傅锦泉先生文集》经《泉州文库》整理,商务印书馆2019年7月出版。(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何乔远》)

  【按:

  吴伟业(1609—1672年),字骏公,号梅村,明末清初·江苏太仓人。崇祯四年(1631年)进士,曾任翰林院编修、左庶子等。入清,顺治十年(1653年)被迫应诏北上,次年授秘书院侍讲,后升国子监祭酒。顺治十三年(1656年),以奉嗣母之丧为由乞假南归,自此不复出仕。吴伟业是著名诗人,与钱谦益龚鼎孳并称“江左三大家”,又为娄东诗派开创者。

  周茂源(1613-1672年),字宿来,号釜山,明末清初·华亭人。顺治六年(1649年)进士,知处州知府。】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1·吏部傅廷璜先生夏器》:“著有《文集》四卷。”

  民国《南安县志·卷29·明儒林·傅夏器》:

  “所著有《锦泉文集》。”

  “吴下周宿来张吴东数公得其集,皆珍之。”

  《傅锦泉先生文集》分5卷,涵盖序、碑文、记、传、说、墓志铭、祭文、诗等多种文体。其中卷4的 “碑记”可能最引人注目,留下了包括《南安县重修儒学记》、《南安重修城隍庙记》、《重修大盈桥记》、《见龙亭记》、《天心洞记》、《莲花石岩室记》、《修南安万石陂水利记》等重要碑记,也为后世考证历史文化遗迹留下了可供资鉴的史料。

  傅夏器《南安县重修儒学记》详尽记载古时南安儒学(南安文庙)的地理位置“在邑治城东郭外,黄龙江之湾,潘山之阳,朋山之原,村落联绕”,同时记载明·隆庆(1567—1572年)间,南安知县、广东雷阳人丘凌霄鸠材敦匠修葺文庙,而后顺势训诲、开导南安儒生一事。碑文指出,经此一修,南安儒学“瞻依之地,聚讲之堂,焕然新矣”。原碑今收藏于泉州市南建筑博物馆,不过风化严重,文字有些漫漶不清了,碑额题“南安修儒学记”6字,与文集收录的原题略有不同。(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学校·泉属县学·南安县学》)

  傅夏器《南安重修城隍庙记》记录下隆庆三年(1569年)南安知县丘凌霄捐俸倡修一事。在这次大修中,城隍庙“乃饰前堂宇以耸外观,乃广后堂署以邃内居。栋梁楹桷代其腐者,瓦甓砖石易其溃者,丹垩圬青新其漫者。像之金碧,望若琼瑶;貌之威严,嵌若干戚;旁之罗猝,森若掾曹,盖规制乃备而一新也。”(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儒道释寺庙·城隍庙·南安城隍庙》)

  傅夏器《修南安万石陂水利记》、《重修大盈桥记》,记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江西余干甘宫莅任南安县令,任内做了许多好事实事,如修万石陂水利、西山坝、千石陂等,“以溉近都之田,百废蒸蒸起矣”;后又修大盈桥,“使车电拂,旅途虹通,方来无虞,利往有功。”甘宫“诚笃其德,平易其政,明察严于吏胥,节俭蠲于徭役,用能惠怀于我有民”。(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水利·万石陂》、《泉州桥梁·大盈桥》)

  傅夏器《见龙亭记》记,嘉靖(1522—1566年)间,南安县令唐爱“改庠前驰道,筑石桥于田中,以通行旅,望之蜿蜒若龙”。后,泉州府同知丁一中(字少鹤)前来参观,望着唐爱修筑的石桥感叹道:“兹非龙与?在田见龙象也,而首下伏,其蛰未伸。”于是,丁一中捐俸筑亭,名“见龙亭”《见龙亭记》丁一中等人善举,称:“夫乘时以泽物,龙中之龙也;懋德以应时,人中之龙也。”(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学校·泉属县学·南安县学》、《泉州人名录·丁一中》)

  傅夏器《天心洞记》《莲花石岩室记》皆叙景抒情之作。《天心洞记》赞南安天心洞山水一体,“倒景飘飘而上下,烟霞漠漠而纵横”;而在游历南安莲花峰石岩室之后所作《莲花石岩室记》则有自我明志之语,曰:“古之贤豪,览其胜而乐之,则有挂巾投劾,铲采埋光,即没世而不悔。”(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儒道释寺庙·天心洞 》、《泉州山川·莲花峰·莲花石》)

身后

  万历廿二年卒

  万历廿二年(1594年),傅夏器卒于家,享年86岁。葬南安一都金鸡报亲寺后(墓今无存)。(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儒道释寺庙·报亲寺》)

  清·李清馥《闽中理学渊源考·卷61·吏部傅廷璜先生夏器》:“卒,年八十六。”

  民国《南安县志·卷29·明儒林·傅夏器》:

  “ 年八十六卒 。

  吏部郎中傅夏器墓,在一都金鸡报亲寺。”

  评价

  民国《南安县志·卷29·明儒林·傅夏器》:夏器高文盛藻,衣被艺林,峻节清风,砥砺颓俗,人咸以不得一甲及第陟清班为憾。然巍科盛名,已蔚为世宗。”

  何乔远傅廷璜公集·序》称:

  “以应明庭所治经义脍炙人口者,自国家以来亦仅得五人焉。”

  “吴郡(指王鏊正于质,毗陵(指唐顺之泽于理,海虞指瞿景淳醇于气,太仓相公指王锡爵赡于才;而吾先生(指傅夏器沉深醲丽,苍然郁然,尤陶铸于六经,而型范于群儒,论者不能易其言。古文渊奥沉变,自成一家,而大旨归于经世砺俗,虽率尔应酬,必衷敬。诗词原本性情,深厚悱恻,有三百篇遗意,不以声响竞工。”

  “公不拙于用世,世何拙于用公,使一代名人终老林麓,惜哉!”

  《泉州府志》、《南安县志》在为傅夏器作传时,都援引了何乔远的这番评价。

  如民国《南安县志·卷29·明儒林·傅夏器》:何乔远论明初至嘉靖首南宫者五人,曰:吴郡正于质;毗陵泽于理;海虞醇于气;太仓相公赡于才;而锦泉沉理本家醲丽。苍然郁然,尤陶铸于六经,而型范于群儒。论者不能易其言。古文渊奥沉变,自成一家,而大旨归于经世砺俗,虽率尔应酬,必衷敬。诗词原本性情,深厚悱恻,有三百篇遗意,不以声响竞工。”

  吴伟业傅锦泉先生文集·序》曰:

  “等辈皆显任,而先生浮沉自如,进不为利,退不为名,终身寥落,而未尝有一言不平,以自诩复用,虽其垂世不朽之文,亦既穷年矻矻,深沉有得矣。”

  “由今观之,如先生者,何可得哉!何可得哉!”

  周茂源傅锦泉先生文集·序》赞扬傅夏器“名德重乎五岳,文章炳乎三辰。”曰:

  “嘉靖中,温陵有王遵岩王慎中傅锦泉傅夏器两先生,为艺林龙象。遵岩古文曲折变化,如《鱼复阵图》之莫测其端;而锦泉先生以南宫第一人,制义衣被海内,尤与毗陵唐顺之、海虞瞿景淳齐名。”(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王慎中》)

  “予见其古文,则皆根柢六经,靡不轨于大道,窃以为有曾子固曾巩之风。然子固有不作诗之憾,而先生之诗学,又复温而且栗,足为后学津梁,岂不视曩贤为较胜也。”

  另,清·康熙五十年(1711年),泉州重修府学,大学士李光地亲撰碑记称:“夫泉僻处海滨,为九州风气裔末。然虚斋蔡清以经解,锦泉傅夏器、晋江(指李廷机以制举业,李贽以横议,天下皆靡然宗之……”(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学校·泉州府文庙》、《泉州人名录·李光地蔡清李廷机李贽》)

遗迹

  故居

  傅夏器故居,亦称“傅氏祖厝”,位于鲤城区常泰街道华星社区山后傅村。由于傅夏器于明·嘉靖廿九年(1550年)会试第1名(会元),氏后裔尊称傅夏器故居”“会元衙”

  几经修葺,近年重修,内部格局几乎原样保留。

  会元祠堂

  会元祠堂,为锦田氏小宗祠堂,位于鲤城区常泰街道华星社区山后傅村,在傅夏器故居”西边,距离不远。祠前的小巷称“会元路”。 此“会元”傅夏器

  明·嘉靖廿九年(1550年)傅夏器高中“会元”后所建。建国后曾被生产队作为“仓库”储存化肥、粮食、种子,因此得以 完整保存下来。1987年,后裔进行局部整修。

  会元祠堂为为红砖古厝,占地面积500多平方米。

  步入内堂,大殿正中位置高悬着1方古老的“会元”匾额,匾上有书:“福建巡按监察御史陈宗夔为嘉靖庚戌科会试第一名傅夏器立”。左右木柱书联:“一代文章山斗,千年诗礼家风。”

  【按:陈宗夔,湖北通山县人,曾任福建巡按监察御史,还与俞大猷戚继光等人一同清剿过倭寇,战功颇显,著有《二十略》等。(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俞大猷》)】

  圳后氏会元宗祠

  氏会元宗祠,位于南安市美林街道玉叶村圳后。

  该宗祠始建于明末清初,是为纪念傅夏器高中会元而建。

  大门联:“派衍银古光禄第,宗承版筑会元家。”

  大厅供奉“会元公”。墙上立有氏会元宗祠碑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