泉州驿站

  泉州古驿道概述
    ——基本设置[驿道。驿站(驿馆)。腰站。驿递铺舍。]
    ——唐—五代。
    ——宋。
    ——明。
    ——清。

  3划:
  上壅驿[上瓮驿。今德化县上涌镇上涌村亭厝坪(古属德化县东西团)。]、大洋驿(安溪县治西20里)

  4划:
  双济驿[安溪县崇善里(今蓬莱镇)双济桥北]

  5划:
  旧馆驿、
  龙浔驿[德化县城西门、今德化城关龙浔镇]、龙门驿[安溪县龙门镇龙门村(古属依仁里龙门山)]

  7划:
  来远驿[泉州南门车桥头附近。北宋·政和始设泉州来远驿。明初重设来远驿于泉州南门车桥头附近(永乐重设。馆舍规制。)。明·成化废止。遗址(馆舍故址。进贡厂故址。)]、汰口驿[或讹作“沃口驿”。南安县十六都(今属南安市码头镇)]

  8划:
  罗渡驿[安溪县参内乡罗内村罗渡东(时属长泰里罗洋乡)]

  10划:
  晋安驿(古泉州府城内,后迁城外。宋始置“晋安驿”于义成门内。元·至正在南宋·南外宗正司旧址改建为“清源站”。明·洪武在驿内巷原宋贡院旧址改建,复称“晋安驿”。明·天启迁城外。清袭明制。五陵腰站。)、桃源驿(永春县衙隔溪对面古渡头)

  11划:
  清军驿(鲤城区新街联墀宫正对面清军驿巷)
  康店驿
(大盈驿。南安市水头镇南康店。沿革。诗词。)

  13划:
  锦田驿
惠安县城南门驿口蓝溪驿(凤山馆。古安溪县署东。)

泉州古驿道概述

  基本设置

  驿道

  驿道,是古代用于传递公文、官吏和各色人员往来、运输物资的通路,部分驿道还是重要的军事设施之一。
驿道有官道、民道之分。

  【官道】

  官方修筑的重要通衢即为官道。明、清时代,从京都通往各省省会及各省会互通的路线,名“官马大路”,省会通县城及领县县城互通的路线称“官马支路”。如南安官桥社庄至水头小盈岭为“官马大路”,南安县城(县治丰州)至泉州、晋江、安溪、永春及澳头巡检司等为“官马支路”

  据清·陈寿祺等《福建通志·卷32·邮驿》载,清代,福建有主要“官马支路”的邮驿线路5条,其中4条都有1段共同的线路,即自福州三山驿至南平剑浦驿之间的驿路。以南平剑浦驿为支点,这4条线路分别向闽北、闽西北及闽西方向延伸;此外,还有1条重要线路,以福州三山驿为起点,至漳州府诏安县南诏驿,终与广东交界,全程“一千零三十里”(约合593公里),将福州府、兴化府、泉州府及漳州府贯穿起来,联成一气。

  这条自福州至广东交界处的驿道,其具体走向为:

  自福州“三山驿”起,南行“七十里至大田驿”(故址位今闽侯县祥谦乡宏屿村附近);自“大田驿”南行“五十里至福清县宏路驿”(故址位今福清市宏路镇);自“宏路驿”南行“四十里至蒜岭驿”(故址位今福清市新厝乡蒜岭村)。

  此后即进入兴化府域:自“蒜岭驿”往西南方向行“五十里至兴化府莆田县莆阳驿”(故址位今莆田市区);自“莆阳驿”前行“六十里至仙游县枫亭驿”(故址位今仙游县枫亭镇)。

  此后即进入泉州府域:自“枫亭驿”前行“五十里至泉州府惠安县锦田驿”(故址位今惠安县城内);自“锦田驿”前行“五十里至晋江县晋安驿”(故址位今鲤城区内驿内巷);自“晋安驿”前行“六十里至南安县康店驿”(故址位今南安县水头镇);自“康店驿”前行“七十里至同安县大轮驿”(故址位今厦门市同安区);自“大轮驿”前行“六十里至深青驿”(故址位今厦门市集美区灌口镇深青村)。

  此后即进入漳州府域:自“深青驿”前行“五十里至漳州府龙溪县江东驿”(故址位今龙海县角美镇);自“江东驿”西行“四十里至丹霞驿”(故址位今漳州市内);自“丹霞驿南行“四十里至甘棠驿”(故址位今龙海县程溪镇);自“甘棠驿”南行“五十里至漳浦县临漳驿”(故址位今漳浦县城);自“临漳驿”前行“七十里至云霄驿”(故址位今云霄县城);自“云霄驿”前行“八十里至诏安县南诏驿”(故址位今诏安县城)。

  具体如惠安县“官马支路”驿道,自福州三山驿入境,经白水岭,过陈同关,入白水铺(今涂岭乡白水村)、涂岭铺(今涂岭乡涂岭村)、驿坂铺(今涂岭乡驿坂村)、居仁铺(今辋川乡玉围村居仁)至县城驿站总铺县前铺,再南经盘龙铺(今螺阳乡盘龙村)、上田铺(今洛阳镇上田村)、通津铺(今洛阳镇),过洛阳桥,抵晋江晋安驿,转南安、龙溪、漳浦,直抵广东饶平。县境内的县际驿道全长50公里,共设8个铺递。

  【民道】

  民道,则是在官道的基础上,多数由民间自发建造的通往乡、铺、里、村等的道路,并使之连接官道,方便各地百姓交流往来。

  驿站(驿馆)

  在官道上,在交通便捷、位置冲要的主要节点设有“驿站”或“驿馆”,建置馆舍,供往来人员和坐骑歇息,承担接待功能。清·陈寿祺等《福建通志·卷32·邮驿》称:“宋承唐制,三十里有‘驿’,非通途大道则曰‘馆’。”“驿站”“驿馆”由府、县官府管理,其工役夫费官府承担。

  自唐朝始,福建道上即设置有“驿站”、“驿馆”

  至清代,福建辖10个府、2个直隶州、58个县。据清·陈寿祺等《福建通志·卷32·邮驿》记载,全省除福宁府、台湾府、永春州未设驿站外,其余各府、州共设水陆驿站59个(其中泉州府5个),每站配置的赡夫一般从5—115人,递夫2—14人,兜夫3—44人不等。

  随着清末光绪(1875—1908年)间新式邮政机构的出现,延亘了数千年的驿递制度开始瓦解,驿站设置日渐废弃。

  腰站

  驿站之下,或在两驿之间设置“腰站”,或称“腰驿”,隶驿站管辖,是官道上的换马处。

  清代,据清·陈寿祺等《福建通志·卷32·邮驿》载,福建全省设有腰站9个;其中泉州2个:“晋安驿”“五陵腰站”,“锦田驿”“盘龙腰站”,各设兜夫15名。

  驿递铺舍

  驿递铺舍,简称“铺递”,又称“铺站”,是比较小的单位,职责主要是递送公文。顾炎武《日知录·驿传》“今时十里一铺,以传公文。”据清·陈寿祺等《福建通志·卷32·邮驿》载,清代福建全省设有铺站784个。

  在泉州,铺舍则晋江有19个、南安16个、惠安7个(在其中两铺又“另设二铺专递盐场海汛小路文书”,所以铺也可能指1个建制单位,如是,则惠安有9个铺)、安溪3个,同安13个(另设6铺专递盐场海汛小路文书,其中5个是单设的,所以也可以说有19个铺)。

  地方志均未述及铺舍的人力配备,参考其他材料,每个铺舍的铺兵应不会超过10人。

  唐—五代

  入唐,泉州港逐渐兴起,是蕃客往来之地。对外交往和经贸的发展,横跨泉州全境的驿道也是必备条件之一。要将内陆商品输运至港口,驿道运输是最便捷的输送方式。因此,在泉州境内曾遍布官修驿道。天宝(742—756年)间,中唐诗人包何《送泉州使君之任》(《全唐诗·卷208》)诗咏泉州时有云:“傍海皆荒服,分符重汉臣。云山百越路,市井十洲人。执玉来朝远,还珠入贡频。”揭示了当时陆路交通与泉州港城发展之间的联系。

  至王审知割据福建,实行保境安民政策,使东南一隅之地相对比较安宁;同时, 把开展海外贸易作为增加收入、扩大实力的手段,积极“招徕海上蛮夷商贾”, 经济因此有所发展。(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海丝之路·五代之前》、《泉州人名录·王审知》)

  如惠安县,唐代浙江衢州经福州至漳州的驿道,自惠安境内的白水岭而入,过洛阳江,直贯而出。五代·闽·龙启元年(933年)境内始建驿站。

  

  宋时,泉州贸易兴盛,港口逐渐发展成为举世闻名的对外商贸大港。与此相对应的是,陆路、水路交通也得到了大的发展,路、桥、亭等公共设施被大量开辟。泉州与漳州、兴化等地之间“驿骑通途,楼船涨海,农士工商之会,东西南北之人”

  北宋·太平兴国六年(981年),惠安置县,即于县治左设置皇华驿。

  北宋时,泉州城有清源驿,驿站设在城内。洛阳桥未建成之时,行人欲上福州,只能从城北朝天门出,翻山越岭,由朋山至白虹山,再从白虹山左至仙游,以达福州。而在洛阳桥落成后,行人便可改道出东门(仁风门),经跨海大桥——洛阳桥至惠安,再北上前往福州。《泉州鲤城军事志》称:“洛阳桥建成后,改道从东出仁风门,过该桥至惠安县锦田驿,经涂岭驿,仙游枫亭驿、莆田莆阳驿、福清宏路驿至福州三山驿。”少走了许多山路,运送货物更加便捷。当然,经朋山前往仙游的道路依然被保留着,只是走的人少了。所以,有学者认为,古驿道不应简单地视为1条道路或几条道路,而是1个完整的路网系统,它可能会在不同时期,出现不同的变化。

  南宋时,泉州曾出现过一段“造桥热”,仅绍兴(1131—1162年)年间这大约30年,泉州共造出了30多里长的石桥,平均每年造桥1里以上,按江南地区一般小桥的长度来算,相当于每年建造了二三十座石桥。桥的大量兴建,促进泉州的路网系统更加完善和发达。

  

  明代,据明代官修地理总志《寰宇通志》、清朝官修地理总志《大清一统志》记载,泉州府境内有5条最主要的“官道”,每条驿道上都有1个驿站作为关节点进行串接:①锦田驿,属惠安县,改“龙山驿”而置;②晋安驿,位于泉州府城内(亦晋江县治所在地),明·洪武九年(1376年)改元“清源站”设置的;③康店驿,在南安县;④大轮驿,位于同安县内,洪武九年改“同安驿”而置(古同安县属泉州);⑤深青驿,位于同安县内,元代置站,明代改为驿。如从泉州府的西南端往东北方向前往福州的话,最主要的通行路线即:同安深青驿—同安大轮驿—南安康店驿—晋江晋安驿—惠安锦田驿—兴化府仙游县枫亭驿,再从北上以到省城。

  不过,这不代表历史上泉州境内仅有这5条古驿道。

  如明·曹学佺《名胜志》(《舆地名胜志》、《大明一统名胜志》)曰:“宋自西北取剑州,路出城西义成门,至南安汰口驿、永春桃源驿、德化龙浔驿、上壅驿,抵尤溪县,迤逦经西芹至延平,避福州大义江之险,后废。宋·清源驿,洛阳未桥时,路出城北朝天门,由白虹山左至仙游以达福州,后亦废……元·清源驿即宋南外宗正司地,后废为织染局。另裴巷内有清军驿,西街有旧馆驿,不知设自何时,故志失传矣,亦废。明·来远驿在府城南三十五都车桥村,永乐三年建以馆,海提举司移置福州,驿废。”

  又如清·道光《晋江县志·卷20·驿传志》载:“晋安驿,在县治西驿内巷,本宋贡院地,元为清源站,明·洪武间,知府张灏改建其东为递运所,驿兼领之。正统十一年(1446年),佥事陈祚重修,上至锦田驿即惠安县治五十里,下至康店驿即南安大盈六十里……”实际上就是打造以府治和县治(那时泉州府治与晋江县治同在今泉州市区)为中心的驿道网路。

  

  入清后,泉州驿站承袭明制。有晋安驿(晋江)、康店驿(南安)、锦田驿(惠安)、大轮驿(同安)、深青驿(同安)5个正式驿站,各驿站相距在50至70里之间。安溪以不在交通孔道,不设驿站。

  驿站配备的人夫不少,泉州这5个驿站的定额,有赡夫(在《周礼》中也有赡夫一职,是管理饮食供应的官员,但在此处,似乎应当是指担夫,这是仅在福建使用的对驿站员役的一种特殊称呼)60名、走递公文等夫6名、兜夫(当指轿夫)15名。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20·驿传志·晋安驿》记载的更加详细“晋安驿额设赡夫六十名,每名每日给工食银二分。晋安驿额设兜夫三十名,每名每日给工食银二分。晋安驿额设抄单夫二名,每名每日给工食银一分六厘六毫六丝六忽。晋安驿额设走递夫二名,每名每日给工食银一分六厘六毫六丝六忽。晋安驿额设解徒夫二名,每名每日给工食银一分六厘六毫六丝六忽。共额设各夫九十名,如逢大建,共支给工食银五十七两正,小建共支给工食银五十五两一钱正,通共全年计给工食银七百三十一两五钱正。遵奉宪行,就于征收地丁内驿站项下支给,造册报销。”

  到清·道光(1821—1850年)年间,泉州的驿道仍被频繁使用。清·道光《晋江县志·卷20·驿传志》曰:“山川之险,道路之遥,必有驿以传之。虽德之流行,速于置邮,而驿传自不可缺。”

三划

上壅驿

  上壅驿,讹音“上瓮驿”,遗址位于今德化县上涌镇上涌村亭厝坪(古属德化县东西团),在上涌古街(“杏仁古街”)之末。北宋·太平兴国三年(978年)置,元代仍存,后废。

  上涌,古称“上壅”,最早属尤溪县。五代·后汉·乾祐二年(940年)划归德化县;因境内石门头“筑垣以遮壅城门”,故称“上壅”。后因其地处涌溪上游,水势湍急,遂改“上壅”为“上涌”,别称“涌邦”。

   《名胜志》载:(泉州)宋自西北取剑州,路出城西义成门,至南安汰口驿、永春桃源驿、德化龙浔驿、上壅驿,抵尤溪县,迤逦经西芹至延平,避福州大义江之险。”

  上涌距德化县城27公里,是德化西北部交通要冲,是德化县葛坑、汤头、杨梅、桂阳等地通往县城的必经之路,也是宋代以来德化县城通往尤溪县的惟一“官道”。建置“上壅驿”后,驿站前逐渐形成集市,元代以后,驿站虽然无存,但集市仍在,且民国初期更形成1条繁华古街,200余米长,店面数十家,布行、棺材店,甚至银行一应俱全。今古街仍存。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德化县·上瓮驿》:

  “上瓮驿,在县北,宋置。

  《志》云:自宋以前,郡城西北取延建路,道南安澄口驿、永春桃源驿、德化龙浔驿、上瓮驿,抵尤溪县,逶迤经西芹,至延平。盖以避大义江之险,然山岭高峻,卒不可行。自宋以来,西北之驿道遂废。”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5·建置志》:“上壅驿,在县西北东西团,距县六十里。宋时设,元因之。后废。”

  现代《泉州市志·驿站·德化县》:“宋·太平兴国三年置上壅驿(今上涌)。元袭之,后废。”

  现代《德化县志·邮驿》

  “宋乾德二年(964年),德化建龙浔驿(今县城西门)。宋太平兴国三年(978年),置上壅(今上涌)驿。宋嘉定六年(1213年),重建龙浔驿。

  宋还设石山铺、邱店(今国宝)铺、赤水铺、半林(今上涌桂林)铺、汤头铺、汤尾(今岭脚)铺,通尤溪县。每铺设铺兵5人,由士兵充役,传递官方文书。元朝驿铺沿袭宋制。明代驿废,增设县前(今县城)和高洋(今浔中高阳)铺,通永春县。清雍正十三年(1735年),又设绮阳(今美湖阳山)铺、苦菁洋(今春美梁春)铺。每铺设铺司1人,铺兵2人,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铺废。”

大洋驿

  大洋驿,位于安溪县治西20里,南宋·绍兴卅一年(1161年)安溪县令黄朴建,通同安县。具体地址不详。(详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朴》)

  明·嘉靖《安溪县志·卷8杂志类·古迹·大洋驿》

  “大洋驿,在县西二十里。绍兴三十一年县令黄朴建。

  通同安县,朱晦翁朱熹所谓‘泉石奇甚’(清·康熙《安溪县志》作“泉石奇郁”),即此也。”

  明·嘉靖《安溪县志·卷7文章类·士翰·诗》收录“《过安溪道中,泉石奇甚,绝类建剑间山水佳处,因吟》(朱文公)”,曰:“驱车陟连冈,振辔出林莽。雾霞晓方除,日照川如掌。行行遵曲岸,水石穷游赏。地偏寒筱多,涧激淙流响。祗役未忘倦,精神渐萧爽。感兹怀故山,何日脱征鞅?”(详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朱熹·朱熹与安溪》)

四划

双济驿

  双济驿,位于安溪县崇善里(今蓬莱镇)双济桥北。南宋·淳熙十五年(1188年)安溪县令林澈建。无存。

  明·嘉靖《安溪县志·卷8杂志类·古迹·双济驿》“双济驿,在崇善里双济桥北。淳熙十五年县令林澈建。陈木斋(按:应为“陈休斋”之误)有诗,见《文章志》。”

  明·嘉靖《安溪县志·卷7文章类·士翰·诗》“《题双济驿》陈休斋:‘村南村北放黄犊,东坞西坞闻鹧鸪。麦熟田家饭自快,梅残野店酒相呼。’”

  【按:陈知柔,名晋叔,字体仁,号休斋,永春人,卒于淳熙十一年(1184年)三月。而史载双济驿建于淳熙十五年(1188年),时陈知柔已卒。或许在林澈建驿馆前双济驿就已设置,林澈新建而已。

五划

旧馆驿

  旧馆驿巷在旧泉州肃清门外,今西街中段南侧、东塔脚斜对面,南端为东西走向的古榕巷横断,巷长约200米,是泉州闻名的古街巷,时人讹称“牛仔驿”。清代,此巷属万厚铺古榕里。南宋·宝庆初年(1225~1227年),巷西侧为泉州行衙所在地。 旧馆驿西侧、古榕巷西北隅一带是宋·南外宗正司。

  旧馆驿是泉州古代一驿站。宋代,原泉州大路驿站——晋安驿,设县治西(今中山北路驿内巷)。元代,晋安驿迁至宋·南外宗正司故址(即今旧馆驿内),易名清源驿。明·天启年间(1621~1627年)知府沈翘楚更迁于城外。驿站废了,此处便演变成为地名和巷名。

  巷中历史积淀丰富,文物史迹众多,有水陆寺、天室池、南外宗正司、元代驿站、明代染织房;有明·嘉靖间御史汪旦、户部侍郎庄国桢府第;有清·道光间翰林龚维琳胞弟举人龚维琨、刑部主事王海文、清·嘉庆间进士杨滨海故居、清末状元吴鲁的读书处,有氏宗祠以及一些近代著名的民居。

龙浔驿

  龙浔驿,位于德化县城西门、今德化城关龙浔镇,旧址约在今县府大院西侧。

  北宋·乾德二年(964年)置。南宋·嘉定嘉定六年(1213年),德化县令端谊重建。元因之。后废,改为儒学教谕署址。

  明·嘉靖《德化县志》记:龙浔驿在县西坊隅。嘉定间(1208—1224年)县令端谊重建。

  《名胜志》载:(泉州)宋自西北取剑州,路出城西义成门,至南安汰口驿、永春桃源驿、德化龙浔驿、上壅驿,抵尤溪县,迤逦经西芹至延平,避福州大义江之险。”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2·沿革志》:“太平兴国三年(978年)……置龙浔驿、上壅驿。后俱废。”

  清·乾隆《德化县志·卷5·建置志》:“龙浔驿,在县治西。宋·嘉定六年,知县季端谊重建。元因之。后废,即今儒学教谕署址。”

  现代《泉州市志·驿站·德化县》:“德化县于宋·乾德二年(964年)在县治西建龙浔驿。”

  现代《德化县志·邮驿》

  “宋·乾德二年(964年),德化建龙浔驿(今县城西门)。宋·太平兴国三年(978年),置上壅(今上涌)驿。宋·嘉定六年(1213年),重建龙浔驿。

  宋还设石山铺、邱店(今国宝)铺、赤水铺、半林(今上涌桂林)铺、汤头铺、汤尾(今岭脚)铺,通尤溪县。每铺设铺兵5人,由士兵充役,传递官方文书。元朝驿铺沿袭宋制。明代驿废,增设县前(今县城)和高洋(今浔中高阳)铺,通永春县。清·雍正十三年(1735年),又设绮阳(今美湖阳山)铺、苦菁洋(今春美梁春)铺。每铺设铺司1人,铺兵2人,清·光绪三十年(1904年)铺废。”

龙门驿

  龙门驿,位于安溪县南部龙门镇龙门村(古属依仁里龙门山)。南宋·绍兴廿六年(1156年)安溪县令李著始建。后废。

  龙门村距龙门镇政府驻地东南1.6公里处东岭峰,与同安县交界,是安溪通往同安、厦门的交通要道。自古因“龙门驿”置此,即以名村。

  明·嘉靖《安溪县志·卷8杂志类·古迹·龙门驿》

  “龙门驿,在依仁里龙门山,驿前有石名‘“驿口石’。见《山川志》。

  绍兴二十六年县令李著建,通同安县。”

  明·嘉靖《安溪县志·卷1地舆类·山川·山》:“龙门山,在依仁里,山势若崖,两石夹峙如门?(原处龙门圩尾,今毁),古‘龙门驿’以此得名。”

  明·嘉靖《安溪县志·卷1地舆类·山川·岭》:“龙门岭 在依仁里,路通同安。”

  现代《泉州市志·驿站·安溪县》:“绍兴二十六年在县西30里依仁里设龙门驿……至清代,因非南北主要通道,不再设驿。”

七划

来远驿

  来远驿,原为朝廷官署名。北宋·熙宁三年(1070年)置,属鸿胪寺,掌接待少数族与外国来客。后来在泉州等海交口岸又有分设,属市舶司管辖。

  北宋·政和始设泉州来远驿

  北宋·元祐二年(1087年),泉州设立市舶司。至于始设“来远驿”的时间,史无明载。但据《宋会要辑稿》中的政和五年(1115年)七月八日礼部奏疏可知,泉州已置建有“来远驿”,同时广州设“怀远驿”、明州(宁波)设“安远驿”,以接待前来贸易交往的外国官员、贡使、商人。(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海丝之路·北宋》)

  《宋会要辑稿·蕃夷4》还记录了乾道三年(1167年)十二月廿八日程佑之的一段话:“本司元劝发占城番兴拜纲首陈应等船已回舶,分载正、副使杨卜萨达麻等并随行人计一十二名,于昭应入贡体例,差官引伴,于‘来远驿’安泊……”

  时程佑之“福建提举舶事”,而福建市舶司驻地泉州,习称“泉州市舶司”。证之九日山的祈风石刻,又有“河南程佑之?吉老,提举舶事以深最闻,得秘阁移宪广东,金华王流?季流,帅永嘉薛伯室?士昭,天台鹿何?伯可,浚仪赵庠夫?元序,莆阳陈谠?正仲蒋雝?元肃,饮饯于延福寺,实乾道四年九月二十九日”的记载。

  或说当时“来远驿”驿址在今旧馆驿,后废,事已不可考。清·道光《晋江县志·卷20·驿传志·附》:“另……西街有旧馆驿,不知设自何时,故《志》失传矣,亦废。”

  明初重设来远驿于泉州南门车桥头附近

  永乐重设

  朱元璋立国之初,为增进对海外各国的了解,同时抑制奸商,于吴元年(1367年)十二月在江苏太仓黄渡镇设立市舶司。后鉴于此处与国都南京接近,恐不利于国家安全,遂于明·洪武三年(1370年)二月撤销太仓黄渡市舶司,然随即复设市舶司于宁波、泉州、广州。洪武七年(1374年)九月,不知出于何种原因,朝廷又突然下令“罢福建之泉州、浙江之明州(宁波)、广东之广州三市舶司。”洪武(1368—1398年)中期,朝廷为控制和垄断海外贸易,采用招徕海外各国到明王朝进行朝贡的贸易制度,即有朝贡即有互市,非朝贡不许互市,同时对贡期、船数、人数及贡品都有所限制。这一制度的最终确立,是在洪武十六年(1383年)。该年,朱元璋正式赐颁“勘合”(证书)给海外国家,此后,凡没有持有“勘合”前来的使团便不是前来朝贡的国家使团而不予接待。

  永乐元年(1403年)八月,明成祖为招徕外国商使,更为了加强对“附至番货”的外国使团之的管理,再次设置浙江、福建、广东三市舶司。福建市舶提举司仍旧设在泉州,设官如洪武初制,管理官方的朝贡贸易,即“勘合贸易”。泉州主要只是接待来进行“勘合贸易”的琉球贡使。

  永乐三年(1405年),以诸蕃贡使益多,仍因宋制,在福建市舶司(址泉州)设“来远驿”(时全称“进贡厂来远驿”)、浙江市舶司(址宁波)设“安远驿”,广东市舶司(址广州)设“怀远驿”,以接待外国的客人。(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海丝之路·明》)

  《明史·食货志·市舶》载:“永乐三年,以诸蕃贡使益多,乃置驿于福建、浙江、广东三市舶司以馆之。福建曰‘来远’、浙江曰‘安远’,广东曰‘怀远’。”

  据近代日本·桑原隲藏蒲寿庚考》载,明洪武、永乐间,广州仍设“怀远驿”,暹罗、占城及“西洋”(南洋)诸国贡使,在驿中安置;泉州设“来远驿”,朝鲜、日本、琉球等国贡使,在这里安置;宁波设“安远驿”,日本贡使在那里安置。诸驿皆隶各市舶提举使,其制盖沿宋代之旧。

  泉州来远驿位于泉州郡城南门聚宝街车桥附近(属晋江县卅五都车桥村),是专门接待来明朝进行“勘合贸易”的琉球贡使、商人和留学生,泉人习称“琉球馆”

  在“来远驿”附近,还设立储备贡品的“进贡厂”。当时,琉球入贡的物品有玛瑙、象牙、锡、降香、檀香、乌木、胡椒、硫磺等物品,明朝则赐给他们以瓷器、铁釜、文绮、纱罗等为主的货品。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20·驿传志·来远驿》:“明·来远驿,在府城南三十五都车桥村,永乐三年建以馆。”

  《泉州市志·驿站》:“明·永乐三年,在泉州城南车桥村设来远驿,为招待海外各国贡使馆舍。”

  明代,琉球国是中国的附属国。中国对琉球有几年一贡的限制,琉球使节入明,必须持有礼部颁发的勘合文书,方可在福建市舶司所在地泉州上岸,在“来远驿”内的“嘉宾堂”歇脚,等候朝廷的入京许可。这样,一住可能要数月,一旦得到入京许可,使节一行便携带国书、贡物以及挟带货物,在明朝官员的护送下,前往北京会同馆,等待接见。在向朝廷提交国书、贡献方物、领取赏赐后,挟带的货物方可出售,先尽政府有关部门购买,然后才可有商人购买,并买入非违禁货物。虽说几年一贡,但接贡和送蕃的过程很久,加之每年都会有琉球留学生前来中国留学,因此,泉州“来远驿”并不闲着。

   来中国留学的琉球生分为“唐监生”“勤学人”两种。“唐监生”为官费留学生,多为琉球王室、贵族子弟,被安排在北京、南京的国子监学习,其费用由中国政府负担;“勤学人”是自费留学生,人数多于“唐监生”,通过“来远驿”进入各地学习。

  据载:明前期,琉球朝贡使团在中国期间,官府对所有人员每天都供应固定的廪米和菜金。明中期则规定为每次按150人的标准供应,官员每人每天供应米5升、菜银5分、柴火银1厘;人伴、水手的供应标准相应有所降低。

  馆舍规制

  泉州“来远驿”的馆舍规制,于史无载,但可以从成化八年(1472年)福建市舶司移置福州时设立的“柔远驿”规制略见一斑,可以合理推测福州“柔远驿”是泉州“来远驿”的复制品,也可能经营了近60年的泉州“来远驿”规模应不比福州“柔远驿”小。

  福州“柔远驿”,官方全称为“进贡厂柔远驿”,总建筑面积数千平方米。有:大门1间;前厅3间,两边卧房6间;后厅5间,两边夷梢卧房27间;贰门3间,两边夷梢卧房6间;守把千户房两边10间,军士房2间;还有附设1座天妃宫用于祭祀妈祖女神,1所进贡厂用于存储、检查和加工贡品和商品,另外还有控海楼和尚公桥等。

  明·成化废止

  明代,自复设市舶司始,朝廷就往每个市舶司派遣1名宦官专任提督市舶太监职务,主持参与市舶工作。市舶太监往往驻于省城,可是市舶司所在的港口却未必尽为省城。如福建市舶提举司设在泉州,而同期的福建市舶太监却驻于省城福州乌石山北“地平瑜伽教寺”庙宇,后来又在福州府治西南法光寺东营建起了提督市舶衙门。同时,福建市舶司隶属于布政司管辖,而福建布政司也设于福州。

  由于主管市舶司的官员与市舶太监都常住福州,造成了市舶司与主管领导分居两地的局面。故前来福建的贡船必须先到泉州停靠,将贡品交给市舶司检验后送到“进贡厂”存放,再到福州办理相关手续,然后等待进京。
由于琉球至中国间交通以直航福州港最为便捷,加之从事中、琉贸易的人员很多是明初移民到琉球的福州河口人,他们为了乘朝贡之机回乡探亲访友,往往将前来中国的琉球贡船先在福州停靠,再前往福建市舶司所在地泉州。
另外,由于当时泉州港被限定为仅通琉球,而琉球国小贫弱,所贡之物多转贩自日本、吕宋等国。南洋诸国海商为获得免征舶税的优惠,大多假琉球之名来泉互市。在这种情势下,明代泉州港的官办海外贸易就远远不如前代。

  后来,由于福建市舶司负责的琉球贡船多数停泊在福州府城南河口,市舶司在泉州实难管理和控制,所以成化二年(1466年)开始,福建地方官员们便屡有将福建市舶司移置福州之议,虽历尽波折,终在成化八年(1472年)由泉州迁司福州,并设立“怀远驿”,后改名“柔远驿”,以接待琉球人。泉州“来远驿”随之废止。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20·驿传志·来远驿》:“海提举司移置福州,驿废。”

  《泉州市志·驿站》:“成化八年(1472年),市舶司迁往福州,后(来远驿)废。”

  (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海丝之路·明》)

  遗址

  馆舍故址

  “来远驿”自成化八年(1472年)废止后,历经倭患和明末清初战火,早已湮没无存,唯志书载有“来远驿,在府城南三十五都车桥村”,但连车桥村的具体位置都无人知晓。

  1952年,厦门大学庄为玑教授根据《宋会要辑稿》的记载进行遗址调查时,才在泉州市区南门聚宝街车桥头附近发现2方《重修来远驿碑记》石刻碑记,确定此处是“来远驿”故址。

  1984年,泉州市文管会在发现《重修来远驿碑记》之处立碑为记。碑文曰:“明来远驿遗址?泉州市文物管理委员会 公元一九八四年六月 日立。”

  进贡厂故址

  在泉州南门聚宝街之南,尚存1条“厂口街”地名。街之下即是后山,有1座古码头,是泉州湾最接近泉州郡城的码头。

  “厂口”在古泉州很有名气,有相当标志性。仅从清·道光《晋江县志》就可以找到多处记载,如:“厂口街,在德济门外,有市。”“宝海庵,在南门外厂口街后。”“泉郡神宫凡三处:一在南门外厂口……”“总督郝玉麟檄令将盐归县,始于厂口、法石。”还有,在现在聚宝街南端近江之处,原有1座天妃宫称“厂口妈祖庙”,江边有1处码头称“厂口渡头”。而赫赫有名的聚宝街,在《县志》中却仅出现过1次:“聚津铺:领浯普、聚宝、富美、后山,隶三十五都。”

  古代泉人习惯在标志性建筑的门外加上1个“口”字来作为地名。如:开元寺大门外称“开元口”;泉州府衙门外称“府口”;玄妙观门外称“观口”;兴泉道衙门外称“道口”,衙门前的大街称“道口街”。因此可以确定,“厂口”就是“厂”的大门口,“厂口街”就是“厂”前面的那条街。

  问题是“厂”字,有两说:

  一说是“造船厂”。是宋、元时代1处修造船舶的地方。现船厂已无任何遗迹可寻,仅存一埔,犹称“厂埔”,该处已建成民居及商店,故以街名。“厂口街”中段东侧有“打铁巷”,相传是当时专为造船打制船钉、船锚等铁器的工场。

  一说是“进贡厂”,是市舶司用于存储、检查和加工贡品和商品的仓库。“来远驿”就在“进贡厂”的旁边,“厂口妈祖庙”“来远驿”的配套建筑,“厂口渡头”是供外来船只停靠的专用码头。于是,“来远驿”“进贡厂”这一大片建筑的前面,就形成“厂口”地名,后来又因番商在此交易而渐渐成市,此街即叫“厂口街”

汰口驿(沃口驿)

  汰口驿,或讹作“沃口驿”,位于南安县十六都(今属南安市码头镇),在古南安县治丰州之北的刘店、郑山(今前峰)之间。宋初设,南宋·嘉定十四年(1221年)南安知县宋钧重建。后废无存。

  码头因诗溪航道而得名。诗溪为南安北部的1条内河水道,以前有舟楫通往丰州、泉州。位于码头镇诗溪口的土皮芸是南安北部最大的内河深水港,宋代汰口驿即建于此处。

  南宋·嘉定(1208—1224年)间,从南安县治丰州出发,有2条进京大路,史称“官路”,其一即从丰州经郑山(今洪濑前峰),过汰口驿,入永春、德化、尤溪,至南平北上入京。

  明《八闽通志·古迹·南安县·沃口驿》:“沃口驿(?),在县北十六都郑山,宋初设,后废。”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南安县》:

  “汰口驿,在县(县治在丰州)北,有汰口山。两山并峙,溪流其间。宋时有僧建桥于此,曰‘汰口桥’;以近卧龙山,亦名‘卧龙桥’;寻置驿。

  《志》云:驿在刘店、郑山之间,盖道出尤溪,以避义江之险也,后废。”

  现代《泉州市志·驿站·南安县》:“宋·汰口驿,在刘店、郑山之间,后废。”

八划

罗渡驿

  罗渡驿,位于安溪县治东25里参内乡罗内村罗渡东(时属长泰里罗洋乡)。南宋·绍兴卅一年(1161年)设置。嘉定三年(1210年)秋,陈宓(字师复,号复斋)出知安溪县,新建官驿馆舍。入清废。(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陈宓》)

  罗内,在参内乡政府驻地东南7公里处,东与坑头村相邻,南与南安大宇村、园美村接壤,北至田底村岩前村,西临晋江上游西溪,连接泉州港,交通繁忙。

  清·乾隆(1736—1795年)前,安溪通往泉州、同安、永春3条线路,共设蓝溪驿、大洋驿、双济驿、罗渡驿、龙门驿等5个驿站。可见,罗渡驿在古代承担着传递文书、接待官吏、及、转运物资等繁忙任务。

  明·嘉靖《安溪县志·卷8杂志类·古迹·罗渡驿》“罗渡驿,在县东二十五里罗渡东。县令陈复斋建。”

  清·乾隆《安溪县志》:“罗渡驿,在县东二十里。宋令陈宓建。今废。”

  现代《泉州市志·驿站·安溪县》:“绍兴三十一年在县东25里设罗渡驿(今罗内)……至清代,因非南北主要通道,不再设驿。”

  罗渡驿的设置,与罗渡相关。古时,罗渡繁忙季节,溪面舟楫云集,永春、漳平、大田等县客商到此贸易经商,形成集市,称“罗渡铺”清·康熙《安溪县志·卷之二·山川形势之二》:“罗渡铺,长泰里,以在罗汉山下名。正德十五年(1520年),令龚颖重建。嘉靖(1522—1566年)中令汪瑀、万历(1573—1620年)中令贺详重建。”·顺治(1644—1661年)福建陆路提督还在此设立江防河标。(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龚颖汪瑀》)

  明初,罗渡即发展为官渡。据载,至清·乾隆(1736—1795年)间,安溪共有18个渡口,而只有县城的常沿渡、黄龙渡和罗洋乡的罗渡这3个渡才有人员编制:“编渡夫一人,渡银三两”,享受官渡待遇。

十划

晋安驿

  晋安驿,位于古泉州府城内,后迁城外。

  宋始置“晋安驿”于义成门内

  宋代,原泉州大路驿站为“晋安驿”,在古泉州罗城义成门内贡院地。因唐·天宝元年·泉州曾名清源郡、五代·南唐·保大七年曾升泉州为清源军,“晋安驿”又习称“清源驿”。(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府城·泉州罗城·五代·重加版筑》、《泉州沿革》)

  现代《泉州市志·驿站·晋安驿》:“宋代,泉州于城西义成门内设‘晋安驿’,后废。”

  南宋·乾道六年(1170年)闰五月,泉州郡守王十朋(1112年—1171年)离任后,在清源驿过夜,赋寓清源驿诗(《王十朋全集》 :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两年缪作清源守,不到清源洞里游。天恐孤予远来意,驿中聊许少迟留。”(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王十朋》)

  元·至正在南宋·南外宗正司旧址改建为“清源站”

  元·至正十七年(1357年),在南宋·府治左忠厚坊内被废的南外宗正司故址的一半改建为驿站,“晋安驿”迁此,易名“清源站”,习称“清源驿”。故址尚存,位今鲤城区旧馆驿25号、董杨大宗祠斜对面。时巷内置有1座专供过往官员或信使住宿和更换马匹的馆舍,故名巷“馆驿”;入明,驿站移建驿内巷后,即称“旧馆驿”。清代,此巷属晋江县万厚铺古榕里。(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民系·泉州宗祠家庙·董杨大宗祠》)

  “清源站”不久即废。明·正统三年(1438年),泉州守尹罗宏“染织局”,址即原“清源站”地。(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历史事件·南外宗正司》、《泉州织造·明》)

  清·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晋江县·晋安驿》:“元曰‘清源站’。《志》云:府治西南有‘清源驿’,元置,寻废。”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3·公署志》“光华坊、嘉宾亭、弥封誊录所、状元井,元·至正十七年,改为‘清源站’。”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20·驿传志·晋安驿》:“元为‘清源站’。”

  现代《泉州市志·驿站·晋安驿》:“元代,在宋南外宗正司旧址建‘清源站(驿)’。后废,改为‘染织局’。”

  明·洪武在驿内巷原宋贡院旧址改建,复称“晋安驿”

  明·洪武九年(1376年),在古泉州子城肃清门内、晋江县治西驿内巷复改宋贡院地为“晋安驿”,并设递运所于其东,以驿兼领。(遗址在现西街裴巷口的街道上)(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府城·泉州子城·肃清门》)

  清·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晋江县·晋安驿》:“晋安驿,府治西肃清门内。明·洪武九年改置驿,并设递运所于其东,以驿兼领。”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13·公署志》“明·洪武九年,改为晋安驿。”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20·驿传志·晋安驿》:

  “晋安驿,在县治西驿内巷,本宋贡院地。明·洪武(1368—1398年)间,知府张灏改建其东为递运所,驿兼领之。

  正统十一年(1446年),佥事陈祚重修。

  上至锦田驿即惠安县治(锦田,《府志》作“锦里”,误)五十里,下至康店驿即南安大盈六十里。

  额设赡夫六十名,走递公文等夫六名,兜夫十五名。”

  现代《泉州市志·驿站·晋安驿

  “明·洪武年间(1368~1398年),在府治西驿内巷原宋贡院旧址改建,复称‘晋安驿’(驿东建递运所归晋安驿管领),设赡夫60名、走递公文等夫6名、兜夫15名。”

  “由于泉州城居晋江平原地带,与邻县驿距均在60里左右。‘晋安驿’北至惠安‘锦田驿’50里,西至南安‘汰口驿’(今码头诗口)60里,南至南安‘康店驿’60里。”

  明·天启迁城外

  明·天启(1621—1627年)间,泉州知府沈翘楚“晋安驿”于城外。(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沈翘楚》)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20·驿传志·晋安驿》:“天启间,知府沈翘楚更迁城外。”

  清袭明制

  清初,城外的晋安驿馆舍废,但制如故。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20·驿传志·晋安驿》:

  “今驿舍废,制如故。”

  “晋安驿额设赡夫六十名,每名每日给工食银二分。

  晋安驿额设兜夫三十名,每名每日给工食银二分。

  晋安驿额设抄单夫二名,每名每日给工食银一分六厘六毫六丝六忽。

  晋安驿额设走递夫二名,每名每日给工食银一分六厘六毫六丝六忽。

  晋安驿额设解徒夫二名,每名每日给工食银一分六厘六毫六丝六忽。

  共额设各夫九十名,如逢大建,共支给工食银五十七两正,小建共支给工食银五十五两一钱正,通共全年计给工食银七百三十一两五钱正。遵奉宪行,就于征收地丁内驿站项下支给,造册报销。”

  现代《泉州市志·驿站·晋安驿》:“清代沿续明制,‘晋安驿’设赡夫60名、兜夫30名,抄单夫、走递夫和解徒夫各2名,全驿各夫共96名。”

  五陵腰站

  在泉州府城与南安“康店驿”之间30里处,明代设有“五陵腰站”,为供应夫、马和过往官员歇息的站馆,清初划归“晋安驿”管辖。

  清·道光《晋江县志·卷20·驿传志·晋安驿》:“五陵腰站今归‘晋安驿’,留设兜夫十五名。”

  现代《泉州市志·驿站·晋安驿》:“在府城与‘康店驿’之间30里处,设‘五陵腰站’,为供应夫、马和过往官员歇息的站馆,属‘晋安驿’管理,常设兜夫15名。”

桃源驿

  唐·长庆二年(822年),析南安县西北两乡置桃林场。闽·龙启元年(后唐·长兴四年,933年),闽国升南安县桃林场为桃源县,县衙设在魁星岩下的上场城;后晋·天福三年(938),以境内“四时多燠”、“山之草木四时不变”、“永如春天”,改名永春县。北宋·开宝二年(969年),永春知县林滂始移建县署于大鹏山南,即今永春县府所在地。南宋·太平兴国三年(978年),在县衙隔溪对面古渡头设置桃源驿。

  现代《泉州市志·驿站·永春县》:“永春县于宋·太平兴国三年(978年)设桃源驿。”

十一划

清军驿

  清军驿,巷名,位于鲤城区新街联墀宫正对面路口。该巷长180米,路宽3米,与西街平行,串起台魁巷、裴巷与新街,与明代的军事机构“泉州卫”(位今威远楼、中山公园,晋江县城隍庙一带)相距仅约80米。(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卫邑所司寨城·泉州卫城》)

  元代,泉州即设有清军驿,在南宋·南外宗正司旧址后半。清·道光《晋江县志·卷28·职官志·文秩·历代泉州府以下职官考·宋·诸司附置泉州者·南外宗正司》“元以其地之后半置清军驿,俗呼旧馆驿。”

  明代,除江西外,各省皆设有“清军道”“清”“清点”之意,“清军道”是各省按察使(又称“理刑按察司”)的佐官,由按察副使或佥事中的1名兼任,负责清点本省军役。浙江、山东、福建等地,“清军道”还兼管驿传(邮驿)。

  泉州旧有“清军馆”,为“清军道”驻地。明·万历《泉州府志·卷4》有载:“清军馆,在集贤铺文庙北,后改为兴泉道,馆徙察院西。”(按:集贤铺:今鲤城区打锡街与桂坛巷一带。察院:都察院的简称。)

  今清军驿巷即在旧“察院西”。时巷内还有“督粮馆”、“理刑馆”等按察司机构。因“清军道”兼管驿传,“清军馆”又习称“清军驿”,巷因此得名。

康店驿

  康店驿,原名“大盈驿”,位于南安市水头镇南康店,距水头镇西侧3公里(古为南安县康店村),在古南安县县治丰州西南60里,距晋安驿亦60里。境内复船山有郑成功墓。古驿道从康店村中穿过,北通泉州、福州,南延伸到漳州、潮州、广州。(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古墓·郑成功墓》)

  沿革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南安县·康店驿》:“康店驿,县(指南安县治丰州)西南六十里。”

  ·陈寿祺等撰《福建通志·卷32·邮驿》载:“南安县康店驿,原设赡夫六十名,递夫六名,兜夫十五名。现定赡夫五十三名,递夫六名,兜夫二十二名。”

  驿馆建在康店村南的俗称“寨头”的小山头上。

  据清·康熙壬子《南安县志》等资料记载:南宋·嘉定十四年(1221年),改大盈驿为康店驿,宋钧建康店驿馆。元、明,多次毁于战乱和倭患,又重建。清·顺治(1644—1661年)间再次毁于战火,康熙八年(1669年)南安知县刘佑再重建驿馆。雍正十二年(1734年),置康店巡检司于此,并兼理驿事。

  现代《泉州市志·驿站·南安县》:“南安县康店驿,在县西南三十六都(今水头康龙)。宋·嘉定十四年(1221年)建,原名‘大盈驿’。明·嘉靖三十八年(1559年)毁于倭,嘉靖四十五年重修。设赡夫60名,走递公文等夫6名,兜夫15名。”

  2010年发展工业区时,“寨头”小山被铲平。

  诗词

  ·黄克晦(字吾野,1524—1590年)《宿康店驿》诗曰:“离筵暮散古词阴,处处春江水气沉。半夜驿亭浮客梦,一灯风雨别家心。穷来好友偏相似,老去名山尚可寻。天地翩翩向所着,却怜孤鹤在空林。”(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黄克晦》)

  ·詹仰庇(1534—1605年)《初发康店驿别黄吾野诗曰:“巢云回首北山隈,客路风尘晓骑催。万里离情依碧草,一天愁思满高台。逃名久学谢安卧,报国应惭贾谊才。入夜乡关烟雨外,停骖且醉故人杯。”(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詹仰庇》)

  ·林希元(1481—1565年)《夜宿康店驿》诗曰:“肩輿凌晓指归程,山岭烟埋雨气横。绿草连阡迷客路,青苗遍野喜农耕。每闻桴鼓伤时事,贯见炎凉识世情。远望乡关东岭外,邮亭高柳且停旌。”(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林希元》)  

十三划

锦田驿

  锦田驿,位于惠安县治西南1里、县城南门驿口。今无存,唯留“驿口”地名。

  五代·闽·龙启元年(933年),惠安县境内始建驿站。北宋·太平兴国六年(981年)惠安置县,即于县治东设置皇华驿。元·元贞(1295—1297年)间迁县治西南1里,更名龙山驿;明·洪武八年(1375年)改名锦田驿。清沿明制。

  明·永乐五年至宣德八年(1407—1433年),三宝太监郑和七下西洋,其中有1次回国途中到过惠安县。明·何乔远《闽书·卷33·建置志》:“惠安县,在螺山之阳……锦田驿,驿堂后花台有三石,苍翠可玩,绝胜太湖。相传国朝永乐间中贵人郑和得之外国,以重大劳费,故置于此。今亡其一。”(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郑和》)

  清初·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9·福建5·泉州府·惠安县》:

  “县治西南一里。旧名皇华驿,在城东。宋·太平兴国(976—984年)中建。元·元贞(1295—1297年)间迁今所,更名龙山驿,兼置龙山站。洪武八年改今名。

  又西为递运所,以驿兼领。”

  ·《钦定古今图书集成方舆汇编职方典·第1050卷·泉州府·驿递考·惠安县》:“锦田驿,在县治,留设赡夫六十名,走递公文等夫六名。”“锦田驿夫二名,每名银七两二钱,另各加浆洗修补银三两六钱。”

  清·道光《续增惠安县志·卷8·衙署》:“锦田驿,在县治南。”

  现代《泉州市志·驿站·惠安县》:

  “惠安县于宋·太平兴国六年(981年)在县治东设皇华驿。

  元代迁县治西,改称龙山驿。

  明·洪武八年(1375年),称为锦田驿,设赡夫60名、走递公文等夫6名、兜夫15名。
锦田驿与晋安驿之间设盘龙腰站,有兜夫15名。”

蓝溪驿

  蓝溪驿,位于宋代安溪县署东。南宋·绍兴廿二年(1152年),县令韦能惠始建。嘉定(1208—1224年)间,县令陈宓(字师复,号复斋)改名“凤山馆”;后令颜振仲改为行衙。咸淳四年(1268年),县令钟国秀重建。明·嘉靖(1522—1566年)时已废。(参见泉州历史网www.qzhnet.com《泉州人名录·陈宓颜振仲》)

  ·嘉靖《安溪县志·8杂志类·古迹·蓝溪驿

  “蓝溪驿,在县门左。

  宋绍兴二十二年,县令韦能惠建,尉罗时用有诗,见《文章志》。

  嘉定间,复斋改名为‘凤山馆’。

  后令颜振仲改为行衙。

  咸淳四年,县令钟国秀重建堂屋三间,庚午腊月始作厅事。门庑仍曰蓝溪驿,匾‘凤山馆’。今废。”

  明·嘉靖《安溪县志·卷7文章类·士翰·诗》收录“《留蓝溪驿》罗时用(宋县尉)”“寂寥孤馆白日静,酣睡有魔那得降。扣户故人风动竹,龁萁羸马浪翻江。飞残蝙蝠灯留壁,啼尽栖鸦日到窗。堪笑浪游成住此,一秋赢得鬓丝霜。”

  按:

  ①明·嘉靖《安溪县志·卷3官制类·职官·历官·宋·尉》:罗时用,绍兴二十二年任。”

  ②清·陆心源《宋诗纪事补遗·卷47》收录罗时用此诗,但题为《凤山馆》。“蓝溪驿”改名“凤山馆”乃嘉定间事,罗时用不及知,仍后人想当然耳。

  现代《泉州市志·驿站·安溪县

  “安溪县于宋·绍兴二十二年(1152年)在县署东建蓝溪驿(后改为行衙)……

  至清代,因非南北主要通道,不再设驿。”